Inbox

冲神相关的分析/整理/同人,选择倾向为完稿/严肃类,其余杂物扔子博。微博:Shio_o

【分析】银魂中的冲神从开始到现在(part 1)

这大概属于比较没情趣的流水账www 仅针对漫画,站在冲神CP的基础上,尽量冷静客观地来阐述。个人观点,欢迎讨论,不喜勿掐(虽然觉得没什么掐点)。

漫画截图来自腾讯、台湾东立版(此为两大正版)、热情、LAC(此为两家民间汉化)。有言下之意的地方会贴日文版,因为翻译无法体现原语言的潜台词,不过我日语只是一个脚刚踏进门的水平,哪里有不对请提出。

顺手会放上和动画版的重要出入处。

全文根CP关系发展的程度分成五段:

一、赏樱篇 - 炼狱关篇(本贴)

二、银时失忆篇 - 六角事件篇(第一部分:点我)(第二部分:点我

三、两年后篇 - 神乐装病篇(点我

四、死神篇 - 再见真选组篇528训(点我

五、再见真选组篇533训 - 至今(点我

××××××××××××××××××××××××××××××


(1)赏樱篇 ── 17训(第三卷)/ 动画125:

这一训的意义在于,这是万事屋和真选组第一次的“全员正面”碰撞,冲神的起点就诞生于这样的碰撞里。

这两个人首次碰到,理论上是在池田屋事件,但那次真选组的目标是桂,万事屋是被无辜卷入,双方不存在利益关系,缺少交手的契机,因此没有机会互刷印象。两队人马中唯一有交集的是银时和土方,两人交了一下手(漫画就过了一招,动画增加了打斗戏)。

双方再后来的交集都是以银时个人为主,比如他和近藤决斗,然后土方又去找他复仇,所以到了赏樱篇的时候,他和土方可以说已经达成了“冤家”状态,互相看对方不顺眼,而挑起矛盾的也正是他们两个——土方先去挑衅,要万事屋让座,银时一看是他,偏就不让了。明明不是什么大事,真选组其他人员表示只要有酒就行,万事屋亲属表示只要有吃就行,但这两人就是要争那口气。

剩下的几人都是互相不熟的(除了志村姐弟和近藤,其实近藤对新八也不了解),最多就是“见过脸”的程度吧……

决定比赛后,银时会和土方对上这毫无疑问,近藤肯定会选阿妙,而阿妙也想亲手解决掉近藤以绝后患,两个没存在感的当了裁判,那就剩冲田和神乐了。因此这对组合是凑着凑着剩下的,反正都是小鬼也正好,这也是他们第一次正眼看到对方。

虽然没写他们在想什么,不过既然互相不认识,恐怕也没什么想法吧,但是想赢对方是肯定的,神乐本来就好胜,而冲田会想输给一个小女孩吗,自己的队员还都在看呢。

第一回合以近藤被阿妙一记KO而告终(所以说妙姐没想比赛,就是来发泄的),第二回合的冲神在大家注意力还没回过来时就迅速开始了,而且一开场就十分震撼,动作快得看不清,可见两人都求胜心切,从一开始就使出了全力;不过急归急,比赛规矩倒还遵守着(一来还没结仇,二来也没必要),所以心态差不多是这样:没啥意思啊,赶快决出胜负吧,只不过是个小女孩/地球人而已,不需要做什么小动作就能赢的——啊咧,比我以为的要强嘛?

但是没过多久,观众发觉不对了——安全帽一直戴着,锤子也没了,这两人分明就是在打架啊!规规矩矩比赛的状态被打破了,也就是说,有人不想这样势均力敌地耗下去,想要一个更好地能赢的办法,哪怕是靠作弊。从这个意义上说,冲田先犯规的可能性比较大,他已经达到“超人”状态,没什么上升空间了,可神乐还留着夜兔的怪力没使出来呢。不过无论是主动挑衅还是被挑衅,两人都没有再乖乖守规矩的理由了,外加也都能打,于是在你来我往中,战争就升级了。

旁边的真选组队员全都是一脸兴奋看好戏的架势,看动作还在喝彩加油,所以这架想停也停不下来(真选组本来就是乡下小混混,巴不得事情变这样呢)。

两人越打越激动(一边喊一边打),真的变成互殴了,然后神乐终于烦得受不了了,大喊着把冲田按到了地上揍——是的,至少在徒手战中,只要神乐愿意,她就能赢(否则让夜兔的设定情何以堪),所以她前面多少还是有点克制的。 

由于冲田直接跌入了人群,一番队队长被小丫头打倒在地上的样子,可是被队员们超近距离地围观了哦。且不说自尊心强不强的问题,是个男人都会觉得丢脸的吧。 

最后这一群人发泄完了,达成和解,一起坐下来喝酒赏花。而在这幅“其乐融融”的画面里,却有两个小鬼继续带着装备在远处打架,本来是来干嘛的已经顾不上了,尤其是冲田,当初抱着个酒瓶过来,说只有有酒喝,在柏油路上变朵花也没事,现在的注意力却全在向神乐寻仇上了,连喜欢喝的酒也不要了。

因此在17训之后,继银&土“冤家”模式确立后,类似的冲神模式也诞生了(可以说前者无意中做了后者的“介绍人”)。在挺长的一段时间内,他们之间的互相了解,都还继续会通过“跟着大人出去,大人掐起来了,于是小孩也掐起来了”的这种“副产物”模式来进行。

动画比较

整个17训在动画的位置很奇怪,首先是出现在2005年的一个OVA中,时间点在TV之前,漫画这些内容结束后,还有大段原创内容,比如桂开着“高达”来捣乱,上图也是其中的原创;可能因为已经播放过了,后来在TV里出现是在很后面的125集,作为回顾片段来播出,内容和漫画基本一致。

由于以上原因,在动画的时间线上,既然这集没了嘛,冲神这第一次相遇以及相处模式如何建立的源头就缺失了,所以下面23训所提到的台词也顺着被删了,动画的“第一次”变成了在长谷川摊前互掐,老实说蛮突兀的,没怎么交过集怎么就掐上了呢?

另外还有一个区别是,漫画中真选组穿的是便服,神乐穿的是裙子,动画改成制服/裤子。按情理自然是便服比较正常,而裙子的话,按漫画版同人就可以用一下“走光梗”。

(2)公主出走篇 ──  23训(第四卷)/ 动画14

沖田:「あの娘には花見の時の借りがあるもんで」

神乐遇到向往外面世界,偷偷从家里逃出来的澄夜,两人成了好朋友,最后和奉命把公主带回家的真选组相遇。神乐拉着公主跳上屋顶,冲田立刻掏出了火箭炮,近藤大惊失色,说干嘛要拿这么危险的东西出来,冲田很淡定地说,因为在赏花时和那女孩有一笔账没算。这里原文是借り,也可以直白地翻成“因为我有一个必须报的仇,必须要还的牙”,所以他计较的不是和神乐打架本身,而是被她打败了的事实。前面也提到,在自己队员眼前输给一个小女孩,论谁面子上都挂不住。

近藤吓坏了,说打到公主怎么办,冲田开始耍赖,这个没有截,总之就是说自己玩这个没问题,很明显是在敷衍,他根本不在乎公主会怎么样,也不在乎这次任务能不能完成,就是一心想寻私仇而已,并用上了杀伤力很强的武器,只求能一击成功,这口怨气可见真的是很大啊。

就这样,神乐成功地在他心目中刷出了一个深刻的印象,虽然她没想那么做,也并不知道。因为一点小事而记恨,使劲地要打击对方赢回面子,这是冲田孩子气的一面,是他在自己的生活环境中无法排遣的情绪,但终于在神乐那里找到了接口。

由于种种原因,这次的报复也没成功,于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不管是出于算账心理,还是不知不觉喜欢上了这种全新的“玩耍”模式,他对神乐的挑衅将会继续下去,或许起初是前者那个原因占多,但渐渐地,重点恐怕就移到后者去了。 

这一段的冲神梗动画里是没有的,在第(1)点最后已经解释过。


(3)祭典篇 ── 30-31训(第四卷)/ 动画17

万事屋和真选组共同的“对立方”高杉出现了,也就促成了双方的第一次“合作”——其实也不能说是“合作”,因为并没有说好了一起上,只是恰好都做出了同一个选择罢了,并且选择的动机完全不同,真选组是为保护将军,而万事屋是为了……他们一贯就是这样的;当然从平时的日常中,我们也了解到了双方的站队是一致的,只不过要到达“心心相印”的战友状态,这里还太早。

在一开始还和平的时候,神乐看到了摆摊的长谷川,忍不住又去欺负他了,打掉了他的墨镜,突然冲田出现,打坏了他的手表(如此快地就懂了规则,说明他前面都有在看吧)。他和长谷川无冤无仇,也肯定不是想要奖品,所以就是来挑衅神乐的。尽管心里不爽,但好歹也算是个男人,总不能直接去打神乐,那么就只能抓一切能抓的机会来“报复”啦,就像之前以找公主为理由掏火箭炮,这次又以游戏为契机——这个即使玩赢了,对身体是不会造成任何伤害的,所以冲田无所谓报复的方式,只要能压一压神乐的锐气就可以了。

既然是抱着挑衅的态度来的,神乐也不会不接。打架这东西也是一回生二回熟,这次互看一眼,就立刻明白了潜台词,开始了比赛(动画还有一个各自把食物往后一扔的动作,但神乐是不舍得扔的吧),只是倒霉了可怜的长谷川。新八在一边都看呆了,两次比划他都有围观到,对他这样规规矩矩的孩子而言,这种莫名其妙乱来的比赛简直是无法理解啊,于是到了后面的真选组闹鬼篇终于忍不住吐槽了,这个之后再说。

不过呢,看来神乐也并不讨厌和冲田比赛,真心不喜欢的话不理就好,何况她已经赢过了,没什么需要讨回的。看来,不断挑衅虽是冲田主动发出的行为,但另一个也会立刻“咬钩”,也就让两人的互动得以继续维持下去。

但是这场比试还是没有结果(至今也没有,作为他们互动的推动因素之一被持续保留着),因为它半途被打断了,高杉引起了骚乱。 两人爆发,没有为什么,最大的可能是正玩到兴头上,节外生枝,十分不爽,但这回他们有了共同的外在目标,第一次向我们展示出了惊人的同步率,当然还有武力值。 

近藤吃惊地说,是祭典的妖怪吗——这也是“妖怪夫妇”这一昵称的来源,虽然只是国内比较流行。这些主要是为了搞笑,因为祭典篇的主调其实还是蛮悲伤的(作品中灰色调的地方一般都会加点搞笑或者燃的东西做调剂),但至少可以知道,他们要是配合起来,其实也是相当好的。 


(4)真选组闹鬼篇 ── 34训(第五卷) / 动画20

闹鬼篇还是以搞笑为主,顺便再拉拉双方日常的关系,重点是那两个怕鬼的人。

“鬼”出现后,下面这三人逃到了一个仓库。

神乐:「元凶はお前アルか おのれ銀ちゃんの敵!!」

冲神之间因为之前就互相看不顺眼,所以遇到一点小事又立刻爆发,让目睹了截止到此为止的全部三次互掐的新八忍不住吐槽“为什么你们一见面就……”,在他看来这掐得很没必要。公式书上有提到土方输给银时一次后,就特别不甘心,那份敌对意识过份强烈,像小学生一样,其实放在冲田身上也是如此;而因为神乐也是那种被打了要还的个性,所谓一个碗不响,两个碗才能叮当,虽然神乐基本上不会没事去找他碴(很很后面有例外),但渐渐地对方在她心目中的存在感也在增强。如果说赏樱篇后神乐在冲田心里刷出了存在感,那么祭典篇后,冲田的存在感也在她心中刷出来了,尽管前者要深……大概不少吧…… 

后面新八爆发S了两个抖S就是搞笑段,不多说了,顺便截多了一点是因为漫画里有交代冲田的结局(晕了),果真是不耐打的玻璃剑,动画删了。


(5)炼狱关篇 ── 42训(第六卷) / 动画27

到了炼狱关篇。

-----------------------------------------------------

首先有个存疑点:


先说明一点,我实在不喜欢台版“支那女孩”的翻译,所以如果用了台版,涉及到“支那”两字的,我都会自己修掉。原文是China娘的,会直译成China女孩或者按同人里的习惯写成中华妹;若原文只有China,那就直接写China。

我一直很纠结此篇的开头,右下红框叫“China娘滚下来”(娘=女孩)的台词到底是谁说的,动画删了所以没法参考,看位置和字体似乎是冲田说的,但也有可能是旁人说的(后面还有一句目つぶせ,不知为何两大中文正版都没翻,直译的话就是弄坏眼睛,不太确定在这里是否有别的意思,感觉像观众在起哄)。

日本有一个专门的冲神维基站,并没有把这段算作冲神梗,不知道日本人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语感能判断说话着,所以我也跟着没算,不过还是贴出来存个疑吧。

顺便,隔壁提到春菜(Haruna)的台词,土豆字幕误翻为了神乐。

PS:如开头所提,喊神乐China有两种,一个是China娘(娘=女孩),另一个是只有China,我觉得两者还是有区别的,China娘更像是类似“那位大块头”这样带形容的称呼,China就真的是个绰号了。

如果这段真是冲田的台词,那么他第一次喊China娘就是在这里,不过也没什么特别的,因为之前近藤、长谷川和格斗赛主持人都这么叫过,但单独的China(不带娘)是冲田先喊出来的──这个“第一次”在本篇的结尾。

存疑结束,下面正文开始。

-----------------------------------------------------

之所以把炼狱关篇放在part 1的压轴,是因为在我心目中,这算是第一个小转折,虽然看起来不像后面的大转折那么明显,而是在暗处使劲的类型。

在说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先来追溯下神乐初登场时,在新八帮助了她之后,她曾说了句“我喜欢多管闲事的笨蛋”(但是不喜欢四眼),就这样,我们得到了神乐的一个喜好。在这一训之前,冲田留给人的印象大概就是实力很强、自由散漫、目中无人这样,至少没有特别正面的点,但在这个可以算他半主场的炼狱关篇里,作者忽然让他展现出了嫉恶如仇、正直仁义、心肠还蛮热的另一面,借用公式书上的话──“轻率的态度里裹着的是一颗炙热的心/火热的武士魂”。从CP发展考虑的话,人物越能符合作品的三观自然越好,要是他只有吊儿郎当的那面,神乐也不可能认可他,不认可那也就没然后了,所幸我们在以后会看到猩猩越来越高的亲爹度。于是再次回到神乐的那个喜好,咦,“多管闲事的笨蛋”不就是冲田在这一篇章里的写照吗?他本人也承人了自己也是个笨蛋。当然,不是说符合了神乐就能一下子喜欢他,但是可以看到,从不认识到单纯身体冲突,再到精神层面的了解,他们确实在一点点地互相认识中(这也是万事屋和真选组在一点点地相互认识)。

在女子格斗赛场偶遇后,冲田带他们来到炼狱关、看到血腥的实战后,神乐的反应如下。

【神乐:胸クソ悪いモン見せやがって 眠れなくなったらどーするつもりだコノヤロー!】

这段翻译最后少了“你这家伙/小子”,因为略带贬义,也可直接翻成“你这混蛋”。

正如之前所说,冲田在她心中已经有了估计归类于“冤家”的存在感,所以这样的反应也并不奇怪啦。另外,既然冲田主动找到万事屋,并认为万事屋肯定和他想法一致,说明他已经对那三人的基本作风有了了解,而且是既欣赏又羡慕的态度,所以冲田认可神乐这点已经没有问题,只不过他到底怎么认为她个人的至今还是个迷……(原作没有明显的交代),而反过来,经过炼狱关篇后,神乐对冲田的认可其实也没有问题了,将来的点点滴滴无非是继续加深,只不过嘛,表面上还是会继续冤家的。

万事屋接了委托,去监视鬼道丸,不付钱坐霸王轿。

神乐在轿子里说“我讨厌那家伙”(动画整段坐轿都删了)。这没啥好解释的,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不过另一方面,银魂中涉及“讨厌”的语言和行为也不能太单纯地从表面理解,否则后面会被打脸的。就像冲田在真选组动乱篇里看到万事屋出现时的一句话:碍眼的家伙一个接着一个冒出来,不过要消灭他们,就算派一支军队来都不够呢。你说这到底算讨厌呢还是赞赏呢?当然这张截图没那么复杂,只是稍微展开了一下。

顺便恭喜冲田君真的刷出了存在感,原来只是他单方面耍赖,输了以后还要拉着人家给自己翻盘机会,但不知怎么地神乐也就真的加入了游戏的样子。

然后到了炼狱关篇的最后:

【冲田:心配いりやせんぜ 俺が介錯してあげまさァ チャイナ てめーの時は手元が狂うかもしれねーが 】

【神乐:コイツ絶対私のこと好きアルヨ ウゼー】

不知道为啥,腾讯和台版的翻译都不是特别全,动画的翻译是全的,但本身有删词。

直译一下(因为是直译所以不要纠结优美性):不要担心,我会(给你们)提供介错的,China,轮到你的时候,手说不定会不受控制一下。这家伙绝对是喜欢我的阿鲁,真烦。

介错就是帮切腹的人砍头,为了减少痛苦。冲田所说的手不受控制也就是会抖一抖颤一颤,意在给她增加痛苦。漫画这样翻是为了在不增加注释的情况下让读者能够理解,但两个版本都把神乐那个“真烦”去掉了,好奇怪。动画是删了China这个称呼,所以冲田第一次喊China(非China娘)是在这里。

在炼狱关篇的下半程,土方加入了进来,这等于促成了万事屋和真选组第一次真正的合作,大家都是同样类型笨蛋的事实也都摊开了。两个团体“亦敌亦友”的关系我想已不必多说,如果说前面的都是在靠“敌”来发展关系,那么现在,也开始靠“友”来发展了。

最后说着切腹什么的,也没人在意,都知道是在开玩笑。冲田习惯性地再次针对神乐,而神乐的回答大概可以算第一颗比较明显的糖,差不多类似“他干嘛老找我碴,肯定是对我有意思吧”这种感觉,因为恰好说中了CP爱好者的期待,所以也特别喜闻乐见。不过这依然还是玩笑话啦,她自己也不会当真,但是能说出这种擦边球的话,对一个女生而言,恰好说明了她本身至少是不反感对方的,就如前面提到的,真的讨厌的话是会放置paly的,更不可能说出他喜欢自己的话,哪怕是玩笑,因为想想就很恶心(要是有汉子在看,扯开一句,不要想当然地认为即使妹子讨厌你,也会对你的告白心存感激,被喜欢的感觉并不是全部都是好的……表白需注意)。

总结:在这个第一阶段,万事屋和真选组这作品里的两大主角团开始了相互的认识和了解,那么作为跟随效应,团体里的冲神两人也完成了相互认识和了解──大概到明白了大家都是一路人,可以信任的程度。

冲田对神乐的在意起源于第一次比划输给了她,想讨回面子,但是讨了几次都未遂,令他欲罢不能,于是渐渐地,这种针对性好像有朝日常习惯发展的趋势。

神乐对冲田的在意起源于总是被他挑衅,尽管完全可以不理他,但还是给了回应,于是渐渐地,虽然嘴上说着讨厌,但也不自觉地有了加入“加时赛”的趋势(后来确实加入了)。

这样,两人表面的“宿敌”状态达成,但同时又因为三观相合,理念一致,使得内在的朋友关系有了萌芽的土壤。



评论(1)
热度(451)

© Inbo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