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box

冲神相关的分析/整理/同人,选择倾向为完稿/严肃类,其余杂物扔子博。微博:Shio_o

【分析】银魂中的冲神从开始到现在(part 2)

前面不废话了,反正就是跟着pt.1的pt.2。

总目录如下:

一、赏花篇 - 炼狱关篇(点我

二、银时失忆篇 - 六角事件篇(第一部分在本帖)(第二部分点我

三、两年后篇 - 神乐装病篇(点我

四、死神篇 - 再见真选组篇528训(点我

五、再见真选组篇533训 - 至今(点我


××××××××××××××××××××××××××××××

如果您想认真看的话,请从part 1开始看,很多思路都是连贯的,因为银魂的剧情本身就有连贯性,谢谢~


先说几句废话。

写这个的目的不是想证明什么,而是想梳理下冲神线在这十多年里,是怎么从无到有发展起来的。

 银魂并不是一个只会扔节操的故事,它有自己明确的三观,也有虽然不明显但确实存在的主线——关于(作者自己心目中的)武士道是怎样一步步揭示、发扬和传承的。角色自身如何成长,他们之间的关系又如何形成,都有据可循,所以,如果有人说冲神没有CP感我完全没问题,反正本来就是非官方,但很不喜欢把他们之间简单形容成“熊孩子遇上了打一架,仅此而已”。 

不过,冲神虽然热,糖其实并不好发,首先银魂是正常向作品,BG都有官配潜力,所以很敏感,不像BL怎么玩都可以有别的解释;其次他们并非一个阵营,连见面次数都很有限,还被设定为表面要不和,发挥的余地就很小。所以冲神关系的推进快不了,也不容易深入,看“深度”的话,这点自然比不上同阵营的CP,如果说这是“伤”,那便是先天硬伤;但横向看的话,至少截止到目前,这条线一直保持着抬头往上走的趋势,作者这份“虽然比较难但依然在耐心铺垫”的心思也是我心目萌CP的最大信心了。 

那么言归正传。


(6)银时失忆篇 ── 52训(第七卷)/ 动画32集:

因为银时和近藤&山崎在justaway工厂的偶遇,万事屋和真选组在了现场相遇。真选组除了救自己人,同时也为了帮助银时(土方说了,必须保护一般市民)。银时一路得到了帮助和保护,最后在这气势强大的后援团的刺激下,记忆被友情所唤醒。 在炼狱关篇的转折之后,双方的关系真的从“敌”往“友”的方向走了——当然表面上还是要继续别扭的,也许到了完结还是别扭。 

在全员队列中,冲神正好站在了一起,于是发生了如下对话。 


沖田「ガキはすっこんでな 死にてーのか」,神楽「あんだと てめーもガキだろ」

把动画贴出来是因为土豆字幕翻译有误,大概因为“后退”和“醋昆布”发音有点像。至于“乖乖一边吃”大概是脑补出来的吧……漫画没什么问题,神乐的“半斤八两”指的正是冲田自己也是小鬼这件事,就是有点意译了而已。 

尽管还是拌嘴,但这回冲田的话里第一次出现了“关心”的意味,因为刚见识过那个叫蝮Z的大炮的威力,确实很可怕。从他的角度看,不管对方手里有无人质,作为持有危险武器的恐怖分子,就该是他们警察出面的时候了,和别人没关系。尽管新八和神乐能打,他也不想要他们帮忙。

叫她撤退是如上所述的公事公办,还是掺杂了一些个人的关心,我们无从知道,不过,尽管用个颜艺脸说着难听的话,但至少这回不是打击,而是出于好心。所以说,1.他在正经事面前还是有原则的;2.不过就算表达好意也必须别扭。

不过从神乐的角度来看,因为在她心中已经有了“他总是针对我”的固有印象,再说这话的口气本来也很不舒服,听上去就是完全的鄙视了(所谓永远get不到的冲田式关心,后面剧情也有),再说她并不喜欢被小孩看待,所以回敬道“你也是小鬼啊”,也就是说“你也没比我好到哪里去”。绝大部分冲神互动都是这样来的,冲田先起的头,然后神乐再接的续,虽然起头的占的份额比较大,但两者都有参与,只有一方起劲是发展不下去的。

至此,他们遇到了就斗斗嘴打打架的相处模式开始从“由特定事件引发”走向“不需要什么理由只是变成了习惯”的层面──为什么要斗要打,已经说不上什么具体原因了,就是看到这人就想这么做而已。这算关系进了一步吗?好吧,也算进了一小步吧──偶然性变成了必然性。


『插播』:星海坊主篇 ── 63训 / 动画42集

这个“插播”没有两人互动,但对关系发展却有着一定的意义。

在星海坊主来打怪兽的那篇,最后神乐在给他的信中写道,“在江户有一群叫做武士的家伙,是一群很不可思议的人”,这时配的图是真选组三人;接着她继续表扬下去,再依次出现了新八和银时,并表示这是吸引她留在地球的最大原因,她相信自己在这里一定能够有所改变。所以说,不管表面上怎么嫌弃,真选组在她心目中和万事屋的另两人是同样正面的,同样令她钦佩和憧憬。尽管这不涉及个人感情,但总归是个好基础。

在上一阶段的总结里我写过,经历过一连串事件——最重要的是炼狱关篇后,双方(主要还是指团体)的友情有了萌芽的可能,那么上面神乐的总结不失为一种侧面的体现。

大家的交往还会继续进行,不论是搞笑的日常,还是严肃的正篇,都将持续不断地加深这种友情(虽然目前只是革命友情,和各自团体内部那种带有“家人”感的友情不一样),以后也越来越多地能看到他们的合作与互帮互助,所以在六角屋事件里,冲神能够单独地去展示这种默契和友情,也并不唐突,当然这是后话。


(7)定春变大篇 ── 72训(第九卷)/ 动画45集:

a. 重新回到萌芽阶段,接着到了定春变大篇,神乐被暴走的定春拖着在街上狂奔,遇到冲田的警车。


最右边的“那边的中华妹”是我重修的(因为不喜欢台版那个“支那”的翻译)。

沖田「そこのチャイナ娘!止まりなさい!お前一体何キロで散歩してるんだ!道路交通法違反で逮捕する 今スグ停車しなさい!」  

沖田「ハイ 公務執行妨害で逮捕~~ おまわりさんの心を傷つけた~~」 

这里没什么可深挖的,剧情以卖萌为主,两人的关系之前也已经定了,就是进入“见到你就想惹惹你/就是不给你好脸色给你看”的稳定阶段。冲田先是叫她停下来,话语还是蛮公事公办的,但实在太淡定了,一点不看实际情况,果然换来了本来就不爽着的神乐没好气的回应,还骂他笨蛋,于是,冲田逮捕她的罪名从“违反交通法”变成了“妨碍公务”,因为她的回答“伤了警察先生的心”(没错,原文是有“桑”的)──这句话也变成了一个著名的萌点。 

定春变大篇台词零零散散地被删了不少,这段也不例外,红框里就是被删的,第一个逮捕被删,这样就缺少了上一段说的逮捕罪名递进的趣味感,当然这也不是很重要啦。

蓝框里是改掉的台词,原文チャイナ娘(China女孩),动画里改成“化け物”,也就是怪物,指代变成了定春。不知道是不是出于单词比较敏感的原因(毕竟也是一个国家的名字),动画里把各种和China有关的称呼砍掉了一大半,包括近藤、土方和长谷川等,只有冲田有那么几次被保留了。

b.

沖田「しょーがねーな 力ずくでも止めるぜィ」

沖田「あばよ」

继续剧情,冲田做了最后的努力,问她能不能想办法,得到否定答案后,感觉该履行公事的部分都做到,(或许正中下怀地)顺势掏出了火箭炮。

红框也是动画删除台词,虽然也没什么影响,要说区别的话,漫画的节奏慢一点,冲田表面上还是耐心地把该说的都说了后,才动手的;删掉以后,相比就急躁了点。

c.

神楽「ギャハハハハハハ!!お前があばよ!!」 

这种搞笑桥段自然是不会搞出什么人命来的,警车被定春抢先一爪子拍飞了(不对,可怜的驾驶员呢?)神乐充满报复感地大笑,但很快发现冲田居然逃出来了。

动画在拍飞车以后,加了一段神乐的近景,显示出她震惊又紧张的表情,仿佛是在担心车里面的人的安危,引发了很多脑补,算动画难得给点糖渣,不过具体含义不必分析,因为漫画无相关交代。

d.


神楽「この人でなしが!離すアル  サディスト!!」

沖田「サディストはてめーでィ」  

两人继续在狗身上打起来(神乐你是如何那么快地从尾巴爬到背上的……),神乐要把冲田踢下去,说他不是人(这半句删),叫他放手,此处第一次出现了神乐对冲田的直接称呼(指面对面地叫)──サディスト,也就是Sadist(虐待狂),从此该称呼在同人里被广泛应用。冲田回答说你才是Sadist,因为神乐正在欺负他。

所谓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守在土方趁机喊了一堆人用火箭炮报复冲田,反正是搞笑段,不用担心二人一狗会不会有事,这样,定春变大篇的互动也由于半路杀出的土方而结束。


(8)独角仙篇 ── 83-84训(第十卷)/ 动画65集:

独角仙篇是典型的日常篇,也是卖萌为主,在推进关系方面,算是一个稳定期的小小巩固,这在本篇的插图上也能看出来。

这是迄今为止唯一一张只有冲神两人的插图,所呈现出的张力满满的对峙状态也正是他们目前关系的写照。

在第一阶段提到过,冲神碰撞的起源是他们团体互动的副产物,是被银时和土方的矛盾间接带出来的,所以两对组合会有相似的地方,但也不尽相同。虽然同样是见面会吵架,但银时和土方是尽力地在回避对方,那些冲突都是没办法躲开了才产生的,如参见“相似的两个人经常会吵架”(75训/48集前半),而冲神则相反,冲突都是双方主动参与的结果,这在第一阶段也提过,由冲田先引发,但神乐会参与,除非一方趴下了或者被外界因素打断,他们会一直“兴致勃勃”地掐下去,这点在独角仙篇中特别明显——说到底也是因为这两位碰到一起,孩子气的那面就不由自主地跑出来了,大人们觉得太无聊不会做的事情,他们则会“乐此不疲”。

万事屋在森林里先后遇到全裸涂蜂蜜的近藤,在树干上涂蛋黄酱的土方,还有穿着独角仙装的冲田,以为抓到了一个大家伙,翻过来一看却是个熟面孔,被三人一顿狂踩。

接着双方碰面,真选组想让万事屋离开,但神乐不答应,并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不像银时和新八是为了抓可以卖好价钱的独角仙(怀疑新八其实没目的,那两个要来他自然也得来),神乐的目的一开始就很明确──找冲田报仇,至于原因看上图,好囧的理由啊。强行找人背黑锅的神乐很孩子气,会去和小孩子比赛还穿着独角仙装的冲田也很孩子气,最后两人的决斗更是如此,整一篇都充满着可爱的孩子气,让冲神去串起主线最没有违和感了。

神乐的孩子气不稀奇,她的性格里本来就没有太多阴影,呈现出的差不多也就是这个年龄该有的样子;但冲田从他的背景、经历和一些处事方式来看,却有一种超越年龄的成熟,年纪轻轻已经习惯了刀尖上的生活,让人不免也有些感慨,所以他还保留着的这份“童心”,在这样的对比下就显得比较特别。他的孩子气在很多地方都有,但在神乐面前几乎是爆发式的(所以冲神同人里的冲田相比其他CP中的他,更具有青涩的少年感),神乐也因此成了他众多相手中与众不同的一个,这其实也是神乐自身的特点决定的,因为她单纯活泼,比你还能打,大人们(指心理年龄)和不耐打的类型是不可能和他演绎出这么漫长的欢乐打闹史的。

虽说CP要发展,光是打闹肯定远远不够,但在进化出点什么之前,总归先得累积些基础才行,不可能都没什么互动,就突然变知己了。若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同阵营CP,累积的过程那再简单不过了,但对于冲神这样异阵营、不常见面、阵营之间还是“冤家”的类型,真的得抓紧每次机会来下剧烈碰撞,外加不能有太强的恋爱因素,青春期少男少女要避开这个嫌疑也不容易,那么孩子气地抖个嘴打个架其实也不失为一个好方法。至于是否累积出了什么,到六角屋篇再说。

另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冲田找碴神乐接招”模式走太多了也容易疲劳和淡化,这里第一次变成了神乐主动寻仇模式(不用担心冲田接不接,他肯定接),于是就如我开头所说,既然让双方都来劲了,便进一步巩固了他们冤家路窄的互动模式──只有一头热是不长久的,虽然表面上看依然主要是冲田在招惹,但至少神乐面对他的时候,因为有了和他对峙下去的理由,会是开头插图的那个样子,而不是掉头就走。

我知道即使是插图那样,和通常认为的CP得有点爱情意味也差了十万八千里,但神乐是女主角,冲田也是人气很高的男配角,CP问题本身就敏感,外加感情上一个不懂一个看起来也不怎么有兴趣的样子,而少年漫的性质又决定了到完结大概也不会有什么定论,所以不好拿爱情感的强烈程度来要求或判断CP的未来或作者的意思。异阵营CP的性质决定了它的发展会是一个渐渐变化的过程,就如一条缓慢抬头往上走到曲线,太快了反而容易破坏剧情,只要持续保持抬头趋势就是好现象。至少在这里不到100训的阶段,能够在见面有限的不利情况下,一步步地从不相识走到建立起稳定的带有强烈特色的相处模式,已经算不错了,就如前文所说,累积需要时间,累积到一定阶段,只要作者有心,自然会发生变化。

回到剧情,两队人马发现树上有个独角仙,开始你争我夺,神乐去抓的时候,被冲田抓住砸地上(没事,砸不坏)。

冲神打架是毫不怜惜对方的,有时候下手真可谓狠,对一些看不得角色受委屈或者觉得男人就该怜香惜玉的读者而言,大概很难接受,虽然角色自己倒一点没抱怨。我并不想为这一点辩解什么,因为要证明打得这么狠是爱对方的表现,这做不到,但也不能反过来说,打得那么狠必然是讨厌对方,我在前面也说过,银魂里的喜欢和讨厌不能靠单纯字面意思和表层行为来判断。在我看来,他们的打得狠和喜欢或讨厌无关,只是他们的一种相处的──或者说玩耍的方式,因为都能打,也都耐打,而且时间长了也习惯了;如果哪一天双方的感情起了化学反应,也许会有些微妙的改变,但恐怕表面看起来还是会这样吧。至于这样的方式是不是太过火了,那只能看个人喜好了(不过下结论前请考虑下这是银魂)。

最后银时和土方在树上抢独角仙,冲神两人刚才还争得“头破血流”,突然又一致对外了,一起发泄起了抓虫子被挫败(也不管是被谁挫败的)的情绪,这样的合作让人不禁想起了祭典篇。可见两个熊孩子真的不像他们的大人那样,是来干正经事的(姑且把卖虫挣钱也算正经事吧)。

白天就这样过去了,晚上双方各自安营扎寨,真选组准备彻夜搜查,冲田惯例没参与,而是爬到一棵树上(话说为何要爬树),说“下次一定要打败那个女人”——没错,这里用的是“女人”,翻译还是习惯性处理成女孩了。不过除了确认神乐在他心目中属于异性外,我觉得也没什么特别大的意义,因为以后的剧情中用的还是女孩。

沖田「あの女今度こそ 決着つけてやらァ」

可以读到的信息有:1. 他到现在还没有打败神乐(废话嘛哈哈哈),当然后面也没有……最接近的应该是装病篇,虽然不知道冲田是否将其认为“胜利”;2. “决斗”作为他们发生互动的源头,再一次被强调,当然以后也会数次强调,所以看来是会一直继续下去的,这也成为冲神的一个标志性的特点;3. 冲田依然保持着要战胜神乐的强烈心愿,对她的关注度依然很高,没有因为时间流逝而变淡,但如在第一阶段所说,他兴致那么高,是不是依然出于赏樱篇的仇,或者说所有这些是不是仅仅为了报仇,很让人怀疑,不过这个话题留到柳生篇再说。

在神乐找到心仪的独角仙进行最后的决斗前,小小的较劲一直在进行。晚上,土方故意把蚊子引到万事屋那边,导致三人内杠没了晚饭,而他们自己开始烧烤。他的目的只是把那三人赶走,还是为任务着想的。冲田却故意把肉串扔到三人面前刺激他们,明显出于私人仇恨,但神乐没那么好欺负,她干脆去烧烤架呕吐了一通,不仅毁了对方的晚饭,还引发了真选组的混乱,再度神奇地在和冲田的较量中反转占了上风,当然这样的“奇招”绝不是任何一个女主角都能做出来的,不,普通角色应该也不多吧……

败在这样的情况下,总觉得比输在拳头下更尴尬啊,而且还不能学着她吐回去,所以你看神乐得意的脸,和冲田明明忍受着臭味,却还要强硬地摆出不屑脸的样子,这下箭在弦上,最后的比赛不比也得比,而且张力更甚。

在神乐意外得到琉璃丸后,马上找冲田对决去了,其他人认为冲田还不至于为了这种无聊事去牺牲将军的宝贝,谁知他竟然是认真的──其实想想在赏樱篇,他会为了和神乐打架放弃一开始心心念念的喝酒,在公主离家出走篇,会为了打击神乐而不管公主的安危,也没啥可意外的。

在漫画中,两人还没开始,银时就被另三人抬上去踢倒了虐待丸(话说这到底是啥呀),而在动画里,给他们原创了一个比赛来回,还把虐待丸搞成了一个高科技武器,在第二个来回之前,接回漫画,就是银时出手了。






银时把两人教训了一通(好可爱呀),颇有大人教育两个熊孩子的风范(如果不看结局的话……),所以你看,其实阿妙比冲田还要小上几个月,但给人的感觉却是年龄更大一些,这和一方很早开始持家,而另一方还能有犯蠢玩耍的机会很有关系,当然我觉得这是好事,能有神乐这样一个存在,让他抒发下少年本身就有的熊性,同样也是好事,所以冲田虽然有着超越年龄的成熟一面,也经历过超越他年龄该承受的事情,但还是和神乐(还有新八)一起被定位为成长中的少年人,而这,我觉得这也不失为一种幸福。


(9)柳生篇 ── 112、114、120训(第十三、十四卷)/ 动画77、80集:

对于接下来的柳生篇,我一直很犹豫要不要将它作为一个转折分界点,后来还是让位给了六角屋事件篇,因为这两篇的距离实在太近了(指冲神互动的间隔,非漫画训数),没法再成两个阶段了,外加份量也确实比不上。不过柳生篇仍旧有着它独特的意义——在平稳地铺垫了一大堆很单纯的“不打不相识”之后,关系发生了一点微妙的变化,虽说被断手断脚抢了不少风头……

那为什么说“平稳”呢?前面的分析编号到8,也就是说在84训的范围内有8次互动,萌点槽点也蛮多,考虑到得万事屋和真选组都出场他们才能有戏,这个密度也算不错了。

为什么又说“单纯”呢?因为尽管这些交集一步步地让他们达到了“见面会掐,但内心互相认可”的程度,但所谓“认可”是个很中性的概念,关系很好的能够认可,没什么私交的同样也能认可,哪怕只是听说过事迹的不认识的人都能认可;两肋插刀是认可的表现方式,只是心里默默赞同也是认可的一种渠道。冲神之间的认可,到了柳生篇之前,还是处在没有什么额外想法的单纯阶段。如果作者想走纯粹的异性友谊路线,那暧昧度到这里就可以差不多了,以后维持在这水平也就行了,但是,看起来空知有着更多的打算,虽说无人知道他的最终安排,就算说得极端点,也许到头来所有一切都是逗你玩,但他显然还是想更进一步地去逗你们。

看一个CP在原作中的前景如何,一要看它如何累积两人的感情,二要看这感情有没有往爱情向上去偏,没有一只有二,CP圆满了也没说服力,只有一没有二,那他们永远也只能是好朋友。冲神的第一步一直在走,但由于我说过的产生交集比较困难的原因,至少走得比他们同阵营之间的要慢多了,这个没办法;第二步呢,由于漫画里没有明确结论,我不敢直言“在慢慢地往爱情向偏”,但至少可以说,到了后期,不管出于什么目的,作者渐渐地开始引诱大家往那个方向去想了,而我认为就是从柳生篇开的头,尽管因为少年漫的限制,非要和少女漫比的话,暧昧度也强不到哪里去,淡淡的,但确实开始变了那么一点点味道。

既然单纯度变了味,那么不幸地告诉你,平稳度就要作为代价被牺牲了。说到底,还是出于少年漫的性质外加作者显然还不想坐实哪一对的原因,可以想象有那么条上限横亘在头上──哪怕情节再让人浮想联翩,也不能落下那就是爱情的证据。越趋近那根线,可以发挥的余地就越小,所以在柳生篇之后,冲神间的爆点虽然越来越大,但间距也越拉越长,一年以上没有明显互动简直是家常便饭,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并不是作者抛弃了冲神,他也有自己的顾虑。但从另一个角度讲,这其实也是好现象,说明至少还是在朝着那根上限跑,如果总是在不痛不痒地打架,感情上不起任何变化的话,那每训打个一架都没问题,但永远也只能是好架友了。

前言一不小心太长了……回到柳生篇,它算是万事屋和真选组继祭典和银时失忆篇后的第三次合作吧,但其实这篇才是真正的第一次,之前两个是出于巧合才碰的头,而且各自为战,在柳生篇不仅从一开始便打算合作(尽管理由不同),还打出了配合战(尽管都哭笑不得),为的还不是什么国家公敌,是一个女孩的笑容(尽管是亲友)──新八和近藤并不是为了不要姐姐结婚/抢女人这种目的而去的,如果阿妙有了意中人又对她好,她能开开心心地嫁过去的话,那两位是可以含泪接纳的,他们在意的是阿妙的眼泪,在意她在委屈自己,其他人也正是懂得这点,所以才跟去帮忙,基于这个动机,就让两队人马的三观符合度又进了一层;从后面的情节里可以看到,双方连阶级差异都很小,尽管真选组的职业比万事屋高大上不少,又有钱,但本质还是乡下出身的武士,于是被柳生这种真正的名门所鄙视(动画删了不少柳生家看不起真选组的情节,感觉不明显)。不过在银魂中,作者却是相当喜爱这种“草根精神”的,所以茂茂可以和大家打成一片,喜喜只有被打,见回组和真选组打起来会动真格(见回组以后的动向不明,暂且以将军暗杀篇之前的情况说),真选组和万事屋打起来差不多就是玩。在柳生篇以后,双方的合作越来越多,越来越不稀奇,可谓轻车熟路,根本不需要互相揣摩,因为自己的选择就是对方的选择。

a. 性骚扰和“英雄救美”部分

这个长篇很长,正好提供了舞台,让我们更细致地了解到了这些角色和他们之间的关系,这边当然就只说冲神了。在那群人打进来的时候,柳生家四天王正在吃饭,东城步因为嫌鸡蛋不新鲜,连蛋带饭扔了出去,正好砸在进门的神乐身上。

沖田「オイ チャイナ 股から卵たれてるぜィ 排卵日か?」

China那里又是我重修的,这件事以后就不提了,反正涉及到该词的都会重修。

于是著名的性骚扰台词来了……11区同好还曾经担心这台词会不会被动画咔嚓,没想到顺利播出,只不过“China”被动画删了,动画非常喜欢删这个,不论是China还是China娘,都喜欢删,这个以前也解释过。

黄段子对这位先生来说并不是什么惊人之举,他对小猿、信女还有小鞘都用过,然后除了不是人的小鞘(神乐就勉强算人吧),谁都没有给予他受骚扰后的理想反应(害羞或尴尬)。这里是第一次出现,所以给人的印象特别深刻些,以后对神乐还有一次,神乐干脆没听懂,反正性骚扰的经验都蛮挫败的。

至于骚扰的动机,我个人理解是出于对异性的好奇和探索欲望,尽管还相当初级,另外也算是一种S的方式(逞一逞让对方难堪的口舌之快),但没有什么性层面的勾搭意味,所以会对不止一个对象进行,但也不说明他真的想把对方怎么样。

细化到这一回,本质上和之前进行了多次的“欺负”行为其实无甚区别,只不过换了一种表现形式而已。结局也很标准──被神乐抓着脸狠狠扔了出去,落地后,冲田还略无辜地埋怨说好痛,觉得神乐的反应太大了,可见他骚扰的时候没有什么恶意,并不知道这对女孩子而言会有多么讨厌;而土方这样的大人就明白多了,很干脆地胳膊向外拐着说,确实是总悟的错。

不过我相信土方心中还是有暗爽的成分在的,在四天王威胁要伤害冲田这个“人质”时,他淡定地表达了不在乎,神乐则幸灾乐祸地说杀了最好,害得冲田气呼呼地说你们都给我记住。

从这样的开篇也能看出,柳生篇和那些动真刀真枪的相比,气氛要轻松太多了,因为它所涉及的“战斗”和生死悠关的那种还差很远,所以搞笑段所占的比例非常大。如果是和真正的敌人进行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对决,就不可能有己方表示人质送你们了这种桥段,包括后面冲神搞内杠,一堆人仅仅为了没厕纸大搞心理战,也是同样道理,不用太认真地去纠结其中的不科学之处。

性骚扰的问题待说完下一段剧情后,一起继续。

正在双方剑拔弩张的时候,柳生九兵卫出现,提出了比起打人更为文明的打盘子的比赛方法。万事屋和真选组遂聚集到某处开始准备,近藤和新八作为领队已经独立出去,银时和冲田自说自话地单独行动去了,只剩下土方和神乐,土方只好带神乐去要盘子(之前被她绑脚下踩碎了),神乐故意为难土方,最终让他绑了个大盘子(一方面神乐是熊,但另一方面,这情节也是为后面土方单独的故事部分做铺垫,所以就只能熊啦)。

这时,柳生家的攻击出人不意地开始了,措手不及的神乐被南户和西野同时夹击,眼看就要输了,此时发生了这样的逆转:

沖田「オイ その娘やんなァ 俺でィ」

比之前都要大的爆点来了,句意本身很简单,没什么可多解释的。貌似还有别的翻译版本,但东立版的语序(也就是上图)最符合原文,重点在于“是我”。

占了差不多半页篇幅的镜头,外加如此引人遐想的发言,难怪很多人在此被拉入坑。之前的“这家伙肯定喜欢我”也有类似效果,但那次属于调侃,而这次不是。冲田是认真地说着这句话的(看不出有开玩笑的必要),虽然有耍帅的嫌疑,但依然还是能窥得他的一些微妙的立场变化。

他这个举动肯定是为了救神乐无疑,或许也有出于集体利益的考虑(写作“集体”读作“近藤”),但他的出发点还是在神乐身上。也许很难相信,经过粗略统计,冲田这么一个“死对头”的存在,救神乐和在危急时刻关心神乐的次数各有3次(是“各”不是“共”),前面银时失忆篇里已经有过一次了,考虑到神乐需要别人帮忙的次数本身不多,这个记录并不算少。其实这也不奇怪,双方(不管团体还是个人)之间的认可很早已达成,在这么一个单纯和理想化的作品里,正经时刻必然是会同心协力互帮互助的,也就是说熊劲只在搞笑的时候发作,只不过搞笑给人的印象往往比较深,就像银魂在大众眼里的标签是恶搞和掉节操,但认真阅读过的读者肯定会感知到它本质上的严肃和三观端正。

所以冲神要再细究的话,可以看到有两条线在同步进行,姑且称为表线和里线,表线是他们看起来的相处方式,打闹拌嘴,简单而粗暴,故事开始时就是这样,也许到了完结时还是这样;在里线中则以朋友的身份一起为相同的目标而努力,紧跟着作品的大主线一步步发展,内敛而细腻,这也是CP能够变得丰满充实的基础。这两条其实都和CP无关,是原作里本来就存在的,漏看哪一条都不是完整的冲神(很多人只看到表线就是了)。

既然是CP分析,那么我想说,第三条“里里线”其实也是有的,就是引人遐想的暧昧度。尽管这问题仁者见仁,因为这条线既隐蔽又模棱两可(别怀疑,作者故意的),但空知确实有在放这条线,也就是我之前说的在“故意引诱你多想”。

“里里线”我认为就是从柳生篇、从这句话开始的。既然他救了神乐,那动机又是什么呢?台词说得很明显了……他不想神乐被别人打,但是,打还是要打的,只能由他来动手。

可见,他依然非常想要战胜神乐,不过这份战胜欲,已经染上了独占欲的色彩。从“我和这女孩还有一笔账没算”、“下次一定要打败那个女人”,再到这句,同样都是要打败你,却可以微妙地感受到在意程度的升级。以后的神乐装病篇中还会继续打败梗,等到那时,在意程度更是爬上了几个台阶。

那么冲田的独占欲也好,在意也罢,又是个什么性质呢?独占欲这东西其实分布很广,它在亲情里有(比如爸爸对女婿的敌意),友情里也有(不希望好友还有别的好友),爱情就不说了,这些“症状”都是在感情已经很深厚的情况下发作的,动机在于“害怕失去”;但这两人的私交肯定算不了亲密,所以动机在于开始“想要拥有”,结合前面的性骚扰——一种充满异性意识的行为一起来看的话,真不能怪别人会多想……神乐尽管只是个孩子,在周围人的眼里也比较中性化,不过看起来,她在冲田心目中,开始从一个中性的形象,逐渐带上了女性的色彩——这不是在说性别认知问题,他长这么大,不可能分不清男女,而是从性吸引力的角度来讲的。

不过不管怎样,“里里线”只是刚起头,模糊到连当事人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后续如何还需继续观望。


『插播』:放松一下的脑补时刻

后面一段剧情其实没冲神,但歪歪了一下觉得蛮有趣的,所以放在插播里,娱乐为主,请务必和正经部分区别对待~请务必和正经部分区别对待~重要的事情说两遍~

救人之后,冲、土、神汇合,但神乐在柳生篇的态度一直蛮“排外”的,也很胡闹(鉴于之前说过的非严肃篇章的恶搞问题,所以随便她去熊吧),和这两个总是闹“矛盾”,私下也不太熟的男人在一起,显然让她不太自在,开口就提万事屋,被冲田吐槽home sick(原文用词),然后她借口就要去找银时。


冲田的战术是把神乐当诱饵,虽然是开玩笑说的。

但神乐并没有找成,因为很快被西野拦住;冲田则对上了南户,一个自认为很帅的风流家伙,没开打就要求互不打脸,因为帅哥破相了会有女人哭的。

冲田说这点就别担心了,你们是名门,我们是乡下武士,没有女人缘的。

不太高兴的表情,加上这样的话,让人不禁觉得,难道说,没有女人缘是在不爽现场唯一的女孩子跑掉的事实吗……尤其在自己表示了那样的好意之后XDDD(反过来,如果不是这个原因,那他说的就是事实了,在那个情况下,看不出有谦虚或说谎的必要,也就是说,男神在设定中并没有你以为得那么受欢迎(Sad

心情很不好,后果很严重,冲田干净利落地揍了南户一顿,并表示就是来修理你的,什么武士的比赛,才没有呢,我说难道真的不是在发泄什么吗?

这种酸溜溜的心态一直被他保持到了最后,这个到尾声再歪。

插播结束。


2. 合体技部分

正当冲田要砸碎南户的盘子时,天降了一个神乐,恰好砸到他,两人一起飞了出去,滑到了一边。柳生那边南户已经歇菜,只剩大块头西野了。

冲田觉察到神乐状态不对,开始“关心”地询问。



合体技部分搞笑为主,不多废话了。这里可以看出的一点是,冲田对神乐的实力还是很有信心的,觉得她打西野应该是小菜一碟。

但是银魂的剧情永远是会在下一格发生转折的,尤其在情节允许搞笑的时候。于是,冲田腹黑地掰了神乐的手腕。

神乐当然不可能白白受欺负,但夜兔的反击力度嘛,普通的一踢也绝不“普通”。


从冲田的反应来看,和性骚扰类似,他认为神乐的反应太大了,也许他觉得夜兔承受他那样一下不算什么。确实是不会有什么严重后果的,但问题的点不在这里,因为对方打不坏,所以打一下也无所谓吗?显然此人在和女孩子相处方式还处在相当初级的阶段,所以后来即使流露出别样的心意,手上动作还是那样简单粗暴,对神乐这样尚还迟钝的女孩而言,可以懂得他的性格为人这种“客观”的东西,但再深层次的是get不到的(尽管这本身也可以算是个萌点)。

西野以为两人这么内讧,自己稳赢,谁知他们却突然一致对外起来,拒绝认输。

祭典篇以及独角仙篇中都有类似的转变,自己互斗得不亦乐乎,一旦敌人出现,却又会联合起来抗敌,所以说他们之间的打就是玩啦,再狠也都是在玩(对于他们而言的玩,非普通人意味)。


西野想用言语把他们激出来,而那两人之间则别别扭扭地达成了合作关系。


神楽「(前略)借りもアル」 

合作的要求是冲田先提的,可见他职业精神很好,轻重缓急还是分得很清楚的,但是他对神乐是否愿意和他一起并没有信心,所以用了一个选择题去试探她。

不过操守归操守,合作对于习惯了对抗的两人而言都很别扭,尤其面对的也不是真正的敌人,难免动力不足。神乐最后还是答应了,真正出于什么目的我们不知道,但从她表达的来看,是不爽之前被柳生家打伤,外加要还冲田一个人情。神乐台词中的“借り”,和公主出走篇中,冲田的用词一样,指必须要回报给相手的精神负担,之前冲田要回报的是怨,神乐的就是恩了。前后句连起来的意思就是,小银说被打了就要加倍奉还,那受了别人的恩惠也是同理。不过还人情这部分连台词带图都被动画删掉了,所以在TV里,理由只剩下了报仇一个,同为热CP,冲神是屡屡被删,土银土家却大把的原创福利,其中的理由我也揣测过,等后面剧情分析比较少的时候再说吧。

所以,冲田救她的事情她是知道的,好意也领到了,并且懂得要还情。不过在她心目中,那个救大概就真的只是单纯地救了……就如银时失忆篇冲田让她离开危险之地,在她眼里也只是看不起人,当然这不能全怪她,就凭另一位当事人的态度,除了上帝视角(外加会脑补)的读者,谁能察觉出他有什么深层次的想法。

高潮就此开始了,冲田和神乐开始了他们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合作”,但既然两人是以打得不可开交的方式认识,并固定下来了这种交往模式,那也别指望作者给你画什么配合亲密无间,于是我们看到了一段根本说不清算互相残杀还是共同抗敌的超高能的戏……我非常佩服空知的脑洞和对尺寸的拿捏本领,你看,既完成了一起击败对手这件事——这是剧情需要,又没有因合作成功而破坏两人一贯的相处方式——假如变成百分百高同步率的样子,以后反而不好发展了,还需要真选组和万事屋继续吵下去来增加戏剧性呢。互相“坑害”着却赢了比赛,形式新颖,笑料又足,情节设计真的很厉害。

剧情就不多说了,这段不会有人不熟的。

神楽「オイ あんま股近づけるな気分悪い!」

神乐的台词翻得……还是比较含蓄的,也许是把原文里的“股”解读为了大腿,但我看了下日版,股在这里的发音是また,裤裆的意思(大腿之意也有,但发音不同),所以这句话直译的话,就是“你的裤裆不要靠过来”,神乐在意什么,已经很直白了……

不过想想也是,肩膀上那个人要坐稳的话,肯定要前倾,某个部位势必要和脖子贴紧,对一个女孩子来说,确实挺恶心的,但从另一面说,这也是对神乐异性意识的一个刺激,相对地,新八也骑过脖子,但她只是正常吐槽。在灵魂互换篇中,她对和冲田发生亲密身体接触反应如此激烈,恐怕也是源于这次根植入的异性意识,冲田的男性色彩在她心中非常清晰,因此产生巨大排斥──我要废话一段银魂无关的请注意,这在心理学上是很正常的,甚至应当如此,人在小时候没有什么异性意识,男孩女孩混在一块儿玩不觉得怪,但在要踏入青春期门槛、产生了异性概念的时候,先会有一段“性排斥”期,男孩女孩们开始不自觉地分开活动,对异性无感甚至觉得烦,再然后才会过渡到异性相吸阶段。在性排斥期,无论对方怎么刷存在感,都是没用的,不过没用并不等于没发生,等到性吸引阶段,这些刷过的存在感会以另一种感觉浮出水面──我是在说科学,不是在预测冲神发展,同时也不要太纠结我的用词,多半不专业,但意思应该能明白,毕竟大家都是这么长大的……

神乐目前看样子还是处在排斥期(虽然以她的年龄已经很滞后了),冲田比她大些,应当已经过了而进入吸引期了(虽然因为剧情需要不会去描写这些方面),这也是为什么冲田甩出来的性吸引意味的暗示要远比神乐多(注意我所说的一切“性XX”都是宽泛意义上的性,男女之间产生吸引力的那种意味,类似“我觉得这女孩很漂亮,想和她多在一起”这样的也算)。

就看空知会不会让她长大了,如果能长大,那我们还有机会看到更多的可能性。

继续剧情。


冲田对于合体技的状态显然相当满意,非常兴奋,嘴炮连连,甚至夸下海口说能跳踢踏舞,仿佛忘了脚不是他的,而神乐因为这尴尬的姿势心里不痛快,也就没那么high了,还不给面子地说不会跳踢踏舞,冲田只好顺着她说那就不能跳了,硬加了句臭小子来保持气势(我觉得这段特别可爱,配音也相当好),这些在西野看起来,就是两个小孩子在玩(本来也是)。


不爽的神乐腹黑属性爆发,自己全部躲开攻击,冲田在上面挨打,这只是他“苦难”的开头……


西野自信满满地挥着刀冲过去,却被屋顶卡住,而这恰好在两人的算计里(就当他们真的制定过这个战术吧……)



上面这一段太经典了……不复述了……在一连串的巧合下,击败了敌人……自损一人……而且损得很惨,尽管知道这是银魂,不必想太多,但免不了还是很同情……

神乐拿冲田当武器应该只是情急之下的反应,冲田被撞掉的时候,她显得非常惊讶和着急,面对突然反转过来的局势,本能地就这样做了,谁知正好抓到了冲田坏掉的那个脚。

不过在事情过后,新八发现了这样的情景。

谁会猜得到打西野的过程竟会这么跌宕起伏匪夷所思呢?所以当时,新八大概以为这是神乐故意欺负冲田的结果,才吓得赶紧包庇。不过,如果说之前的那是个意外,那拍照这个行为,确实是神乐熊劲又发作了,但总体来说,还是个意外,所以后来也没有谁来追究。

我知道有不少人觉得神乐在这一段做得过份了,她是有玩脱的一面,但我个人不觉得到了无法理解的地步,我说过柳生篇的气氛并不严肃,搞笑很多,而搞笑段本身就会有夸张。比如这一段,空知想突出的是极度戏剧化的剧情,至于个人形象如何,就退而其次了。

虽然后果这么惨,不过当事人并没有任何不满的表示,该怎么相处还是怎么相处,一来毕竟他也有错,二来恐怕他已经在不知不觉中,真的把和神乐的这些冲突打架定义为一种玩耍的方式了。

最开始的时候,他的确是出于报复心理才去欺负她的,但渐渐地好像也不是很在乎能不能讨回那口气了。招惹神乐的后果他会不知道吗?神乐必然会反击,既然知道了还去做,岂不是在甘愿坐等挨揍?而且还反复发生了那么多次。真的只想复仇的话,要么换个法子赢──虽然力气比不过,但总有别的办法,比如玩个心智还是没问题的;要么就算了,何必一次次地自讨苦吃呢?他绝对没有那么笨的,所以看起来,他并没把(在和神乐互动中)被揍这件事看得太重吧,甚至还是挺愉快的,不愉快干嘛要主动去做呢?

当然,愉快不是因为他是抖M,而是把它看作了娱乐。冲田一直生长在一个早熟的环境里,但他本身依然处在青春期,有那个年龄的能量需要释放,神乐正好成为了这样一个非常好的玩耍对象。作为一个自尊心很高的S,理应不会做重复主动找虐这种事,但他既然做了,说明其中有他想要的东西,付出身体被打几下作为代价,完全OK,生理上的痛苦度他并不在乎。所以我们也不必太在意这种问题了。


c. 尾声

到了最后,银时和新八对上了九兵卫和爷爷,爸爸看不下去了,要求杂兵们把这群人赶出去,主角团的其他人纷纷赶来抵挡杂兵,好让最后的比赛继续下去。

神乐出现的时候,先问银时跑哪里去了。冲田接过话茬,叫她不要抢风头。

以防有人看不懂,上图红框的顺序是,右上(冲)、 右下(神)、左上(银)、左下(近)。

于是这里要接着之前的插播来看,否则就是很普通的对话啦,所以以下继续带脑补成分请注意~

前次插播说到,刚开打时银时和冲田先一起走了,但到路口就分开了,神乐只能跟着土方,内心不快,后来遇到冲田,土方问银时去哪里了,冲田说老板一个人没问题的,神乐借口要陪他便走了。冲田后面对南户,南户说不要打脸,打坏了会有女人哭的,冲田说自己没这问题,因为“乡下武士是没有女人缘的”(不禁让人联想是不是因为神乐跑掉),再然后便发生了他猛打南户的事情(是不是因为神乐跑掉很不爽)。

到最后,也就是上图,大部队再次汇合。神乐因为一直没找到银时,所以才那样问,冲田马上ky了一句,说你老大一直在上大号(指四人厕所斗智斗勇战),神乐回敬说你老大拉了好大一条(指最开始近藤失禁),剩下的就是中枪的两人自我辩白了。

整个儿连起来就是一种酸溜溜的味道啊……也难怪11区画手会拿冲田对银时的敌意当素材。可惜红框框里的动画全部删。


(10)Owee篇 ── 147训(第十七卷)/ 动画98集:

Owee篇的交集,均是大团体交流前提下的小互动。经历过前面这么大一串,这种程度的已经没什么好多解析的了……

商店开门后众人开始哄抢,万事屋和真选组惯例互殴,惯例银时和土方一组,冲神一组。

在空手肉搏的情况下,果然冲田永远是占下风的那个。

另外就是在一个群相分镜里,让他们站在了一起,动画中这个画面存在感比较强,常被用到各种粉丝视频中,打群架时他们在一个镜头里的情况很多,这里意思下,后面就不截啦。


『插播』── 真选组动乱篇(164训/十九卷/104集)、螺丝起子篇(192训/二十二卷/123集)

真选组动乱篇严格来说并没有冲神直接互动,但有冲田第二次救神乐的情节,于是放插播中。

伊东党暴露后,冲田把近藤锁到隔壁车厢,松开连接让它单独跑远,自己则带着亲爹作者给的超高时髦值,一人干掉了一车皮的叛党。

万事屋开着警车带着宅十四赶来,先去把近藤放了和他们汇合。伊东和河上也杀了过来,土方站车上和伊东过了一招,饱受折磨的车终于飞了一个轮胎,失去控制,眼看要被夹扁在两节车厢之间,土方一个后翻,在警车和车厢之间搭了一座人桥。

神乐从车里冒出来,站在土方身上说要帮他,土方提醒她背后有敌人。

按图中的情况,神乐没法返身防御,不过突然,前方飞来一扇门,撞掉了偷袭的人。冲田出现在门口。


门上有玻璃,所以冲田能够看到外面情况,而门飞出的时机又那么及时,打击点还那么准,那基本可以肯定这是他有意施救的行为(非要说那都是巧合可保留意见……

你问为什么没印象?TV删了呗。动画里门飞出去还是有的,但就是普通踢门了。

另外在银时说“守护的东西从来没有变”时,背后的回忆杀中冲神赏樱篇打架居然占了两格,不过因为赏樱篇在动画中调整的问题,动画的这里自然也是要删掉的。


银时和神乐穿队长衣服,有暗示对应土方和冲田的嫌疑(新八是队员,嫌疑对象是山崎),也算一个萌点吧。

冲田救神乐(或者反过来)这种事,撇开CP因素,其实太正常不过了,不救难道还袖手旁观吗?柳生篇之后,双方的纽带已经牢固到一定程度了,再经过动乱篇血的洗礼,套句俗话,已经可以放心把背后交给对方啦。

还是之前说过的,冲神的打闹“表线”和友情“里线”是客观存在的,和CP无关,无需靠YY加成,只有“里里线”才是带幻想的。认为“里里线”也已成事实的是想太多,但只承认“表线”觉得其他都是脑补的,那也走了另一个极端。

螺丝起子篇更不算有互动,两人都是一字型起子,面基大会时一起猛踩桂,就是这些。

插播完毕。

这个阶段实在太长了……于是在这里切断,剩下的人气投票篇和六角事件篇part 2.5里再说……

评论(7)
热度(256)

© Inbo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