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box

冲神相关的分析/整理/同人,选择倾向为完稿/严肃类,其余杂物扔子博。微博:Shio_o

【分析】关于倾城篇甜甜圈的问题

微博上有个长微博,这个是进一步的小小扩充和整理。

这个问题很早就有掐,但我不想掐,本来就是个无所谓的小糖,认为是自家的尽可以抱去。只是因为风波再起,所以写写自己的看法。

我会尽量考虑到各种可能性,但不想钻牛角尖。世界很奇妙,总会有些小概率事件发生,要是全部都考虑到,就没法写东西了,所以有些地方还是以常识概念为准。

不同意见欢迎指出,万一各执一词无法通融也无妨,大家就各自抱着自己的意见,但扣帽子就免了。

1. 前请提要

万事屋三人受到吉原的委托,和月咏一起为铃兰的事情去将军府找前将军(也就是定定),由神乐通过和公主的私人关系带入。

此时为白天(从画面判断,再说晚了没光线了也不可能有接下来在室外玩游戏的情节)。

三人在府内看到了佐佐木和信女,由于最近有重要人物受袭,见回组被派进去当护卫,信女贴身护公主。为了摆脱他们以便完成任务,月咏提议踢罐子,谁知银时一脚把罐子踢倒将军头上,将军昏倒,这时恰好定定过来,月咏和信女装作上门的游女,银时冒充将军,三人在屋内应付定定。

室外的佐佐木把其他人都找出来了(踢罐子游戏的一部分),舞藏让他把新八神乐带走,佐佐木就带着他们走了,走了没多远,背后有人刺伤了佐佐木,定定声称有刺客,把万事屋和信女都当作嫌疑人关入监狱,见回组被辞退,由真选组接任。

近藤和土方打算去看看是什么高大上的人能潜入将军府,结果看到了银时,脸瞬间黑了。

所以,真选组不知道里面有万事屋,也没人向他们提供名单之类的。

此时的时刻为傍晚(两人进监狱大门时光线是暮光,后面还有银时望月,公主睡进来)。

鉴于事态紧急,不可能让真选组准备个一天再进来,近藤和土方也在很惊讶地讨论白天的事情,那么以上这些都是一天内发生的事,从四人入狱到真选组进来,最最多相隔半天(其实我认为也就几小时)。

佐佐木遇刺是大事,所以大家都知道,见回组其他队员也撤了,这些人还有信女的动向如何,真选组知道的肯定性几乎也没有。除非是关系很亲密的人,或约好了要频繁地互通有无,若只有半天(甚至几小时)没得到对方消息,是不会让人多想的,更何况他们其实连私交也不算好。

也就是说,在真选组看清栅栏后面的人之前,不知道里面都是些谁(非要说他们说不定底下关系很好呢,说不定就多心了呢,如我开头所说,要以极小概率事件为证据,至少我在这里不采纳,这个空间是留给同人的)。

这些其实不是很重要,但为什么要说呢?因为也见过有人说甜甜圈是冲田特地准备好了带进去戏弄人(不管谁),都不知道有谁,他怎么准备呢?还有说送爱心餐的,这我还是不评论了……


2. 关键部分

直接看漫画吧,手头只有腾讯版,有疑问台词已划出。





腾讯的这句我能理解为什么这样翻,但可能会带来一些歧义,而且连标点符号都搞错了啊!

这是原文。

图上的字有点小,重新讲一遍吧……

日语里表示“这里”“那里”的词按距离分为三个──很近、中等、较远。原文的そっち(后面的一串单人旁只是拖音而已)原意是指中等距离的场所,通常译成“那边”,也能引申为那边的人,就像我们会喊“那边的,把球帮我踢过来”(不太礼貌就是了)。

水平有限,这里我也挺疑惑该怎么翻的,但指代信女应该没错,有点“你(怎么是这个反应/干嘛这么激动)!?”的感觉吧。外加标点符号是!?,说明冲田在表达一种既惊讶又疑惑的感情,他没料到信女会有暴走的反应。

言归正传。

以前对于这段的掐点无非在于,看到冲田拿甜甜圈对信女说话,因为信女是甜甜圈控,所以很容易得出冲田是在故意戏弄她的结论(其实这里漏了一个关键步骤),然后当然也有人试着证明其实他在逗神乐,发散出去,就变成CP之争了,而掐CP嘛,总归蛮难看的。

我不想先预设结论,然后去寻找支持该结论的证据,而是想先从有限的信息出发,看看有几条路可以走,如果最后只有一条走通,那么就是它,如果都走得通,那就排个可能性大小,大家各取所需就好。

先假设冲田是“有意地”拿甜甜圈来戏弄人(你说为什么要“假设”?他也有可能只是单纯地吃嘛),那对象只可能是神乐或者信女。

而故意欺负人,至少需要:a. 有动机;b. 知道选择的方法有达到目的的可能性,谁也不会去拿根草馋汪星人。只满足一个条件当然也能调戏成功,但那属于无心插柳。

动机这点就不证明了,这个很好找,不管是谁都有“过节”,于是只剩b点了。

先看神乐这条路能不能通。

神乐先说“把你的耳朵给我”,冲田说“耳朵被预约了”,神乐再说“那把面包的耳朵(即做三明治等等多下来的面包边角料)交出来啊混蛋“,说明她想吃东西,在问冲田要食物。

冲田言语上没接她的话,转而注意到信女,开始挖苦本身就不和的见回组,而手里拿出甜甜圈,嘴里开始吃。他说出的话自然是针对信女无疑,但吃东西的动作可以看作是对神乐讨要食物的回应,毕竟神乐先暴露出想吃的弱点了。冲田一边说一边吃,同时欺负两个,这并不矛盾。

所以,听到神乐肚饿要吃的,便拿出甜甜圈在她面前吃(同时还保持着正好不被她抓到的距离),这欺负的方法必然能够成功,因为在逻辑上是走得通的──反过来,要是神乐没表示想吃,那就很勉强了。

那么,故意用甜甜圈戏弄神乐的这一种可能性是存在的,且无需附加条件,可直接成立(我只是说可能性存在,没说唯一可能性哦)。虽然看上去很小孩子气,但他们哪次争斗不小孩子气呢?

再来看信女的这条路。

前面讲疑问台词时提到,冲田没想到信女会暴走,也就是说他不知道信女对甜甜圈能有这样的反应,那么:

I. 他压根儿就不知道信女喜欢吃甜甜圈;

II. 他知道信女喜欢,但不知道有那么喜欢。

如果是I.,那此路不通,不知道对方喜不喜欢手里的东西,还拿去故意戏弄,万一很讨厌呢?这策略也太糟了。

如果是II.,那此路可通,知道对方喜欢,而她又被关着拿不到,在外面炫耀一下当然能刺激到对方啦,只是没料到反应会如此过激。但这边还有一个额外的问题,信女好好地坐在那儿,一句话也没说,他们之前也只交手过一次,他是怎么知道信女喜欢的?并且恰好了解到“只知道她喜欢,但不知道会为此做出夸张举动”的程度(否则该坐远点了)?这问题不在本文解答范围内,事实上我个人觉得按漫画现有情节也很难直接推出,不过可能性归可能性嘛。

所以,故意用甜甜圈戏弄信女的这一种可能性也是存在的,但存在有个前提条件,即需证明冲田知道信女爱吃甜甜圈,这个前提条件存在了,可能性才会存在。

最后,还有一种假设,也就是前面提到的,他根本没想虐谁,正好晚上了,自己吃吃零食不行吗?我觉得这也是可能的,而且也可直接成立,无需附加条件。虽然事实上他还是成功地刺激到了对方,但我说过,这就是无心插柳的情况,不能说他“特意”去调戏谁。

综上所述,存在的可能性:虐神乐 = 自己吃吃而已你们想多了 > 虐信女。因为前面两个可直接成立,最后需要先证明附加条件。

为何我要写这么长一篇无聊的东西……

*** 以下为娱乐部分,和上文无关 ***

番外(即个人脑补部分):第一点里说到,他不知道监狱里面有谁,所以至少在进大门之前,他没有想欺负谁的意思,如果有故意虐谁的意思,那也是看到了关押的人后,临时起的意。那进门前他为何会有甜甜圈,还带进监狱了呢?也许他自己买了带入将军府吃的(虽然觉得怪怪的),也许是在将军府里顺手拿的,说不定拿到的还正好是信女留下的(被抓了嘛,来不及拿自己东西),反正傍晚了,捞点食物也正常。如果真是这样,怪不得信女会暴怒呢wwww





评论(4)
热度(31)

© Inbo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