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box

冲神相关的分析/整理/同人,选择倾向为完稿/严肃类,其余杂物扔子博。微博:Shio_o

【冲神同人】As we say our long goodbye (1)

前(废)言(话):

 

梗来自于和小伙伴的脑补,神乐既然取名自辉夜姬,又是天上来的,那将来就会离开地球的吧,总之就是源于神乐要离开的故事。

设想得比较现实,多少孩子在上大学时离开家乡,接着工作扎根,融入新城市,故乡反而变成异乡,而当年向爸妈挥手的时候,大概也不会想到这离别会变得近乎永远吧。但我们会因此停下脚步吗?亲人朋友们会因此阻碍我们吗?全部不会。这就是希望又无奈的矛盾人生。

不好意思第一章占了冲神tag,但只有万事屋,因为我还是想写点其他东西,但真的是冲神……

 


***************

1. 

“小神乐,你考虑好了吗?”

说出这个的时候,银发男人的眼睛依然在打量着路边店门口性感的看板娘,如此地漫不经心,仿佛是在重复着那些不问也罢的日常问题之一,可惜在目前这个语境下,再迟钝的人都嗅得出其中刻意发问的味道。

于是地面上伞状阴影的欢乐摇摆戛然而止,而一旁拎着袋子的黑影则不安地推了推脸上的某个物体。

“真是的阿鲁,小银,为什么非要挑现在提这件事呢?”伞下的女孩撇撇嘴角,并非出于恼火,而是一种伪装被打破的无奈。

“因为啊,已经不剩几天了啊,我们是没关系,但总得给大家留点时间吧。”男人的口气依然随意,但掩盖不了它所指出的事实本身的无情。

女孩抬起头,蒙了一层泪水的眼睛在阳光的照耀下闪亮闪亮的,但她没有让它流下来。

半个小时前,她也是用这个姿势站在万事屋的门前,遥望着那一碧如洗的天空,情不自禁地踮起脚尖,张开双臂,好像这样就真的可以拥抱到那些洁白柔软的云朵。“小银、新八!天气真好啊阿鲁,我们一起去买菜吧!去吧去吧!”

要是在往常,其中一个多半会惊吓地接口道,啊啊,我去就好了!另一个则肯定会置若罔闻。哦,不对,她压根儿就不会提这种建议吧。

但是他们现在却这样子走在街道上,小银在左边,新八在右边,买了很久很久的东西,还默契地故意绕了一个大圈子回家。

脚下的马路很长很长,让人产生了奇怪的错觉,以为它会像头顶的苍穹那样,永远都走不到尽头。

街上的人们看起来都那么地可爱,就连江户的空气都是甜甜的,就算每一口都使劲地闻,却还是怎么都闻不够。

“不要搞得那么沉重嘛,就算小神乐真的走了,想回来的话,随时都可以吧。”刚刚把购物袋的东西清理完毕,新八坐在沙发上,喝着给自己沏的热茶。

神乐低着头,视线落在手里半瓶新口味的果汁上,微风从窗口吹来,弄得身旁装满零食的袋子哗哗作响。在很多次厚脸皮地把买菜钱用在满足自己的食欲上后,新八先是精心计算好要用的数额,后来干脆再也不要她去了。但是今天,她的任性却没有遭遇到一点阻碍。

真是的,明明说好要和平时一模一样的,演技实在太差了啊你们!

万事屋的沙发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小了,以前跪坐在上面的时候,周围能空出来一大圈,而现在连膝盖都快要放不下了。一起走过的路很长很长,让人产生了奇怪的错觉,以为它也会像头顶的苍穹那样,永远都不会有尽头。

可时光确实不曾为谁停下,不论有幸和多少朋友相伴,每个人最终能走的只有自己脚下的那条路。只能向前,无法回头。

她也已经长到足够大,去明白这一点了。

起初倒没有多想,甚至忘了是谁无意间说起了她的那个梦想,让他们在信件中顺着这个话题东拉西扯了下去,于是渐渐地,中心思想便从这东拉西扯中浮现了出来。

“再过两周我正好可以顺道过来,既然已经说了那么久了,要不干脆就和爸爸一起踏上追求梦想的道路吧?爸爸相信你,一定会成为非常优秀的猎人的,这是真心话哦!你不是一直说,真正的强大不是靠杀戮和压制来证明的,而是来自于想要保护别人的心情吗,虽然还是不太懂,但如果你说的是真的话,那爸爸觉得你已经成为一个强大的人了。抱歉时间大概有点短,但爸爸我来一次地球也不是那么容易啊。

那么,期待和你的重聚。”

星海坊主突如其来的邀请给话题彻底画上了句号,这封信一直被神乐放在枕边,每天临睡前都要傻笑着再看上一遍,甚至在梦乡里,还能清晰地回忆起第一次看到时,全身都要爆炸那般的兴奋。

直到打开壁橱门,看到那两个身影。

银时和新八一直都很了解这件事,三人之间太过熟悉,从一开始就知晓了最后的答案。他们知道她很想去,所以绝对不会阻止。她没有问过,也不需要问。

他们只是安静地等她说出那句话,而这份包容令她的五脏六腑翻江倒海。

离别的重负挂在她的心上,笔直地把它拉到了脚底。

可“梦想”也是个能让人激动得发抖,能让血液沸腾得好像要把心脏冲到天上去的词语。

她在犹豫的两端反复徘徊,甚至盘算着要不在哪个黑夜悄悄溜走,以免在开口时失去了一切勇气。不过,要是换作他们,如果敢在临走前才告诉我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很久都不会回来,我肯定会气得把他们揍到再出不了门的吧。

瓶子在忽然加力的指尖下发出喀喀的声响。

“小银、新八,爸比已经答应收我当徒弟了阿鲁,所以下个礼拜他来的时候,我会和他一起走。放心阿鲁,我一定会成为最厉害的异形猎人的!到时候不会忘记给你们做广告的,免费的哟!”

JUMP哗啦啦地从天然卷手里滚到了地上,眼镜仔的鼻孔里嗤地喷出了两道茶水,然后整个屋子陷入了可怕的沉默,只剩下她咚咚作响的心跳。

寂静犹如一只巨大的铁手,狠狠地扼住了她的脖子,但在疼痛来临之前,一串响亮的掌声先在空气里噼里啪啦地炸开了。

“真的吗?!恭喜啊,小神乐!”他们不约而同地站起来,弯着腰,使劲地拍打着手掌。不知是否被他们比表演还夸张的样子感染,就连定春也汪汪地叫着,晃着尾巴补过来,使劲地舔着她的脸。

“阿银我是既欣慰又苦恼啊,阿八啊,你到底什么时候能长进点?现在就剩你一个让我放心不下了。”银时扶着额头,高声叹息着。

“喂!干嘛要扯到我身上?!”新八反驳道,“明明你自己才更让人担心吧!”

“那个……我听说怪物的〇〇有壮〇的效果,很受欢迎的(注1)。”银时没有理睬他,转而对着神乐,故作神秘地说,“到时候别忘了偷偷地捎一点哦。”

“算了吧,阿银。”新八重新坐下,平静地捧起茶杯,“要是你那里坏了,就让它去吧,反正你也没机会用。”

“说什么呐,死小子!”银时拍着桌子,双眼冒火,“我是听说那玩意儿在黑市里很值钱,是想着万事屋的开销才问的!我那里可健康得很,倒是你,考虑什么时候用它一下吧!”

眼镜仔脸上报复成功的微笑终于在听到最后一句时,转变成了额上暴起的青筋。

“给我考虑下现在的重点吧!话题完全不对了啊我说!”

定春眨着圆溜溜的眼睛,疑惑地望着主人挂着两条小水流的脸,它懂得这是悲伤的表现,却感觉不到她有任何这样的情绪,而是相反地充满了喜悦。

直到最后,依然是你们给了我克服懦弱的勇气,她的笑容纯洁而美好,宛如这窗外的晴天,不带一丝阴影,能来到这里,能认识大家,真是太好了。


注1:这个梗取自电影《环太平洋》。

TBC。

评论
热度(37)

© Inbo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