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box

冲神相关的分析/整理/同人,选择倾向为完稿/严肃类,其余杂物扔子博。微博:Shio_o

【分析】银魂中的冲神从开始到现在(part 2.5)

这是part 2装不下的部分,故分隔出来成2.5,2.5之后,第二阶段便正式结束。

总目录如下:

一、赏花篇 - 炼狱关篇(点我

二、银时失忆篇 - 六角事件篇(第一部分点我(第二部分在本帖) 

三、两年后篇 - 神乐装病篇(点我

四、死神篇 - 再见真选组篇528训(点我

五、再见真选组篇533训 - 至今(点我

××××××××××××××××××××××××××××××


如果您想认真看的话,请从part 1开始看,很多思路都是连贯的,因为银魂的剧情本身就有连贯性,谢谢~

 

(11)人气投票篇 —— 266、268训(第三十一卷)/ 动画183、184集: 

还记得我在柳生篇开头提到的冰河期么?说到冲神在相识阶段互动很频繁,为的是尽快让他们建立起关系,反正也不涉及什么敏感点,但当走向开始往那个方面偏了以后,因为种种限制,互动的爆点是大了,但敏感点也触及了,势必引起他们产生交集的速度的放缓。 

于是从柳生篇到人气投票篇,相隔了近150训,整整三年。期间虽有Owee、真选组动乱和螺丝起子篇,但那些只是糖渣,没有什么实际意义(并不是我嫌弃它们)。也许大部分看这篇玩意儿的读者都没经历过(包括我),但还是能够想象出期间的苦涩的吧。

当然,真正结束冰河期的不是人气投票,而是紧跟在后面的六角事件篇(也就是死亡预告,习惯用11区的叫法了),但人气投票篇重新带起的冲神互动也可谓及时水。

人气投票篇也没啥好说的,比较别致的搞笑日常。新八和山崎发现有人试图通过攻击他们提升排名,山崎已阵亡,新八逃回万事屋,发现被包围,继续逃,突然被人拉进一个宾馆的仓库,大家都在那里。冲田解释为什么和银时搭档,因为他是第二名,银时第一,肯定不会攻击他,然后话题一转,去揶揄另一边第六名的神乐去了。

两人吵了两个来回,都是老模式,进展到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好多说了。虽然我想在当时,经过三年以后,突然又看到了冲田主动挑衅,神乐接招的情节,还是会很激动吧。 

动画要是用这么多台词配一个静止镜头的话,会很呆板的,所以TV让两个人动了起来,表情更丰富,距离也更近了,令按头小分队蠢蠢欲动,又一次难得动画发糖渣。





众人说说要齐心协力对付外面那堆排名靠后的路人,其实各自心怀鬼胎,先是万事屋Vs.真选组,后来变成女人组Vs.男人组了(超Perfume Vs. Nogusoel)。土方对上阿妙,桂选择九兵卫,冲神又凑在了一起。


第三名的近藤自愿加入女子组,看似女子组得益,但近藤的目的,是混入对方组织,再自毁形象,从而拉低她们的排名,所以神乐的排名上升了几秒,又立刻下降。

明白了原理以后,全裸的近藤要求土方更加厉害地毁他,土方一来不忍心,二来也不知道怎么样才能比全裸更猥琐。冲田往他身上挂了个腰包,这样一来,反而显得比全裸更奇怪(这家伙脑袋还是很好用的,会有出奇的思路)。神乐迅速反击,给近藤穿上了裤子配腰包,风格变回正常,排名也随之上升。

两人继续这样,一个毁,一个救。

 

说到后来,从锁子甲开始,都是游戏《勇者斗恶龙》的道具,最后土方对冲田说你上当了。没玩过游戏所以不敢确定是什么情况,貌似前两个道具都是防御性的,后面三个是诅咒性的,也许是指说到后来,本来应该神乐跟着他来圆,结果他被带跑了,有了解的小伙伴欢迎指正。 

总之,根据土方的那句话,冲田在嘴炮智力战上竟然也没讨得便宜。当然,因为是搞笑,不用以此来判断谁笨谁聪明,但看起来,在和神乐的对垒中,冲田各方面都是下风。不过也不奇怪,在日常中男角色们都是被女角色压倒的命,但拯救世界的永远还是男人们。 

最后的结局就不说啦,冲神在正剧中就这么两段。在一堆人互殴,需要两两组合对战的情况下,冲神再次自动捆绑,到这一训——也许早点也行,就这一训吧,可以说“表线”已经完全达成。只要他俩都参与剧情主线,虽然没统计过,但九成八的情况下会有肢体语言冲突,更不要说组队战时,总是他们一起,就像“抖S二人组”(银时和冲田)那样,也成为了一对标志性的组合。

这点在理解上是最没有难度,最广为人知,也是最容易被以偏概全的。既然是表线,也就是他们通常呈现在众人面前的样子,并不等同于他们之间真正的关系定位,就像有人看起来冷酷,内心却不一定是那样,里线和里里线才是皮下的血肉,而它们随着表线的固定,也即将慢慢被揭示。

人气投票篇的动画ED中也有冲神,冲田显然先说了什么,引来神乐回击,然后恢复正常──典型的表线行为。




 

(12)六角事件篇 —— 270-272训(第三十一卷)/ 动画186-187集:

终于到了第二阶段的末尾了……既然是末尾,那就是转折点啦,意义我也不卖关子了,那就是继表线达成后,里线也达成了(还记得那是什么吗……),里线的意义可不是表线能够比拟的,它意味着两人关系真正产生了连接。

还是来回顾一下吧。相识初期,冲神的互动就是频繁地打打打,表线开始建立;到了炼狱关篇,即第一阶段转折点,因为有了真正的合作,里线开始产生;再到了柳生篇,里里线也冒出来了。

它们就像树上先后结出的三个果子,老大果第一个长,必然也是最早成熟的,但它成熟后也就那样了。不是有意嫌弃它,吵架打闹在完成了拉拢建立关系这个任务后,虽然会一直存在,但就变不出什么花样了。早期我们只要看到他们吵个嘴就觉得,啊足够了,但我相信到了后期,看到老二老三果也开始长大的时候,心里肯定有了更多的期待。

第二个成熟的老二果不一样,它潜力巨大,哪怕六角事件中两人的表现已经吓人一跳了,后面却还有更多,它还在继续长大。当然,友情嘛,从古到今从中挖出了多少可歌可泣的故事,相信空知愿意的话,还有空间能继续发展。只不过异性友谊不比同性,过于敏感,所以虽说有余地,但也大不到哪里去了。

只有老三果还在那高高的枝头,被掩盖在绿叶之间,闻得到它的芳香,却看不见它的真容。我们都还攀爬在通向着它的梯子上,越往上香气越浓,可最终是否能达到,又何时能到,甚至它到底是个果子还是虚晃一枪的空气清香剂,都还没人知道。

相比一阶段转折点,六角事件篇这个二阶段转折点可谓全面升级,不仅成为冲田的全主场,还更深一步地挖掘了他的闪光点——如果说炼狱关篇的光是蜡烛发出来的,那六角事件篇就是灯泡。这闪光点是否撞上读者个人的萌点是另一回事,但空知无疑在致力于把他往更高的高度上推。

在炼狱关篇说过为何冲田个人形象的凸显对CP会有正面意义──不是说马上就能让谁喜欢上谁,但至少是撒上了几大把上好的肥料,给CP良好成长提供了更好的土壤,那这次当效果加倍就行了。还有一点相同又不同的是,上次神乐是“跟随团体、有限参与”,这次则是“个人独立、全程参与”,她的表现也和冲田的升级一样,令人眼前大亮,那么,她对冲田产生的效果同样也是个加倍。

从某种意义上讲,比起展示过程,六角事件篇更像是直接告诉你一个结果——熊孩子们已经逐渐成为了可靠的大人;看似冤家的少男少女也已经成为了默契的伙伴,而且契合度比你想象的还要高一点。 

我个人第一次看银魂看的是动画,不假思索一口气补完的,老实说,当时看到这里有点小小的“断层感”,尤其在神乐对冲田的了解问题上,觉得怎么会一下子进行到这么深。也许和我同感的人不少,只怪冲神表线行为给人的印象太深了,但我相信如果细细品味剧情的话,比如我这么一路写下来,就会发现里线早已存在,无非是,之前都藏在“团体活动”之间,不是角色粉或CP粉或剧情粉的话,不一定会去注意;而到了六角事件篇,一下子将它以“个人合作”的形式抽离了出来,还给予了单独篇章的待遇,也就是把原本的暗线活动摆上了台面,猛一看也许会惊讶,但仔细想想绝不是空穴来风(让我再废话一次,表、里线均是原作盖章,不用YY也成立,所以不管他们合作也好,互助也罢,都是合理剧情,我是不太明为何到了现在还有人觉得他们只是死对头……

故事篇幅很长,只截取两人同时出场的部分。

a. 冲神被绑架前 

雾江找冲田报仇未果,反而被抓,被送到了万事屋,冲田建议把她卖掉(当然是玩笑)。 

拥有上帝视角的我们当然知道冲田为什么会把她交给万事屋,因为真选组不能插手,他也不想让雾江进一步被卷入。万事屋和真选组的结盟方式从这里也能看出来一点,前者的平民身份可以帮后者处理一些敏感问题,而后者又能利用职权之便帮助前者,关键是,双方之间完全互相信任,互相也非常了解,在漫长的共事过程中,已经形成了这样的默契,后面冲神的合作也能看作这样的一个缩影(尽管利用职权之便这边还不涉及)。

面对冲田的建议,银时抱怨说不要把他当奴隶商人(对,原文就是奴隶商人),冲田说你们不是在让非法偷渡的小女孩做白工吗,自然就是针对神乐。原来神乐偷入境和万事屋不发工资的情况,他这个警察了解得很清楚,只不过选择睁眼闭眼罢了。

这句话虽然是在说银时,但嘲讽范围也包括了神乐,银时倒是没怎么样,接着就问正事了,神乐自然坐不住,攻击了回去。臭小子原文是クソガキ,所以翻译成臭小鬼也是可以的,勉强算继Sadist后的另一个直接称呼吧。

动画在细节上有点改变,可怜的新八没座位了,蛋糕提前放在了桌上(其实这点不太合理,因为到最后才说送的,那么早就打开着很奇怪),让神乐口水流得三尺长,冲田貌似在吃什么东西,但看不清,看得出目的就是增加了点喜剧感,不用太在意。

后面把事情大概交代了,就是真选组某次和攘夷浪士交战,雾江认为冲田把她父亲杀了,可她爸只是个普通人,不该被杀。冲田不置可否,说杀了那么多人哪里记得住,要怪就怪她爸爸自己。冷漠的言辞激怒了雾江,跳起来失控地指责冲田,又被他粗暴地警告不要再骚扰他,否则就不客气了。截止到这个点,雾江必然认为冲田就是凶手,而且是个十分冷酷无情的坏人,也许对角色不了解的读者也会有类似的错觉(这样的写作手法不仅能制造悬念,还能和后面的“洗白”形成强烈对比,不过这是题外话),但熟知角色设定的读者肯定会知道必有隐情,万事屋当然也不例外,只不过表面闹成这样,就算想也没有办法当面去打破沙锅问到底吧。

冲田放下钱和蛋糕就走了(看,蛋糕就是最后放的,动画那样改估计就是想画神乐流口水……),只留下激动的雾江。神乐趁机吃起蛋糕来了(在下图背景里,如果没注意到的话),动画则给了她很明显的前景镜头,不截了,反正就是想突出吃货梗吧!


 

那边不肯说实话,这边情绪极不稳,新八一时没辙,问银时和神乐怎么办,神乐先是用背影说着严肃的话,接着转过身来,帅不过3秒……当然,她恨的只是冲田在蛋糕里加了辣椒酱,凶手指的也是他做了这个事,这么描写一来为了搞笑一下,二来再度设下悬念,故意引导读者往“神乐和雾江是一个想法”的方向去想。顺便这也成了神乐去找冲田的表面理由,以便让她加入了这个事件而不致于太突兀。由于恶作剧和嗜吃是两人很典型的性格,于是吃加了辣椒的食物也成了喜闻乐见的同人梗。

蛋糕原本是买给真选组一群人的,其中一定包括土方,想捉弄的也是他们,最开头就有说。留给万事屋一方面也许是因为摔坏了,另一方面也可能是他的心思放到了这件事上,原因不重要啦。上图神乐的台词里出现了“冲田”两字,但动画说的是アノヤロ,也就是那个混蛋,其实都对,日语在汉字上可以注音,有时候为了一些效果,注的不一定是汉字真实的读音,而是别的,类似于“写作XX读作OO”的效果。这里写的是“冲田”,注的音是“那个混蛋”,所以从神乐嘴里出来的还是“那个混蛋”,只不过特指那个冲田混蛋。漫画翻译一般很少会去注意字面和注音的差异(除了民间字幕组),所以只保留了冲田。说这么多就是想说,神乐并没有叫过冲田的名字(反之亦然,正剧中没有,截止到目前536训为止)。

万事屋分成两队,银时和新八去向桂打听两年前的六角屋事件(就说他们不会就这么相信冲田的故事的),那是真选组和创界党的一场恶战,创界党全军覆没,几乎都是冲田一人所为,地点就在六角屋旅馆,雾江的爸爸正是旅馆老板。陪着雾江的神乐自然也从她口中知道了故事的全貌,后来旅馆一蹶不振,母亲也在伤心和劳累中去世,成为了孤儿的雾江让善良的神乐万分同情。 

桂的意思是,虽然冲田是真选组最强,但在那种紧张的气氛下不小心杀掉个路人也很正常,也就是他认为这个可能性是合理的,但仅仅是可能性之一罢了(连桂都不认为他会故意伤害无辜)。新八则进了一步,已经相信了这个说法,觉得冲田不是不记得,而是选择遗忘──估计这是大部分人的正常思路。不过不管怎么样,他们都认为不应该让雾江去寻仇,否则只会徒增她的痛苦。新八想到跟着雾江的神乐,顿时紧张起来,因为他觉得神乐必然会相信冲田是凶手的说法,并会帮助雾江去报复,就如她吃完蛋糕后说的那样──估计这也是大部分人的正常思路,但是银时却没同意,说没有关系。

 

銀時「大丈夫さ、アイツはわかってるよ  伊達に何度もブツかっちゃいねェ」 

上图主要看红框,虽然是银时的台词,但他说的是冲神。后半句直译的话,就是他们打来打去,并不是像表面看上去的那样,而且用的是很彻底的否定,一次也不是。当然,不用太对字面较真,觉得他们所有的打架都有深层含义,实际也不可能是啦,主要是想说,看事情不要光看表面,打打闹闹也是属于他们的一种独特的交流方式,并不是在做单纯的物理运动。正是在这样的交流过程中,他们开始互相熟悉和了解,不知不觉中变成了表面冤家,实则朋友的关系,所以银时认为神乐不会误解冲田,她懂得他的程度,比你们以为的要更深。

这也就是我提到的表里差异性,粗浅看起来的话,肯定觉得冲神不就是打架玩伴吗,不就是互相讨厌的敌人吗,有报复冲田的机会,神乐会参与不是理所应当的吗,但仔细想想人物关系的这一路发展,就知道其实是不会的,现在则通过角色之口明确确认了这一点。

我在独角仙篇讲过,虽然冲神的打打打离CP意味还差得很远,但也不要嫌弃打架,要发展出什么,总得先累积基础,而打架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可以避开比较敏感的男女互动中的暧昧嫌疑,从而获得相对较大的空间(所以他们能够打得很频繁),只要作者有心,累积到一定程度,自然会有变化,六角事件篇就是这样的一个结果,这句台词就是这么一个结果的证明。

不过有言在先,六角事件发展的是很纯粹的里线,CP意味虽然比表线要浓,可终究不是里里线,所以虽然是冲神主场,倒也没有什么暧昧。不过同样不要嫌弃,台阶要一步步上,跳得太快的话,反而会留下硬伤。回想下独角仙篇的打闹,再想想六角事件篇的合作,是不是已经走了很大的一步了呢?表线到里线走完了,那下一步里里线的份额必然会增加。至少对我个人而言,CP合理有序地发展丰满,哪怕没结局,也比什么都没有却突然生硬地结了婚好(没有影射什么,不要多想)。

银时的这句台词动画字幕是翻成类似“她经历的也不是白经历了”的意思,没有改动,只是翻译问题。

冲田显然也很在意这件事,他在意的不是自己被杀,而是雾江这种小女孩不可能独立完成杀人,后面必有别人,很可能是创界党的余孽,于是重新去翻阅了当年的案卷,那时同样在场的队员神山也在。山崎注意到这件事,向土方报告。

之后冲田到公园,独自坐在椅子上吃棒棒冰,一副疲倦无奈的样子。这时,突然有个东西顶到了他的脑袋上。

他觉得既然不是雾江,那就是煽动她来杀自己的人,发现雾江没成功,就亲自动手了,似乎早就意料到了这点,所以一点惊讶的意思都没有;然后说不管谁都一样,有那么恨我吗?语气里颇有抱怨,看来对于无缘无故被默认为坏人这种事,他还是在意的。

结果后面的人大声回答,是很恨啊!竟然在蛋糕里加辣椒酱!墨西哥辣酱的原文是Tabasco,这是一个辣椒酱牌子,其实是美国的,中文商品名叫美国辣椒仔,因为Tabasco也是墨西哥的一个州,辣椒原料正是来自于那边,所以翻译会写成墨西哥辣酱。三叶篇里把银时辣得冒火的也是它,有兴趣可以买来尝尝。

 

冲田发现是神乐,也很激动地反问是你啊,你来干嘛,说明他对神乐的到来完全出乎意料,并潜意识认为既然来了那肯定也是来捣乱的,而他现在很烦躁,没有心思奉陪。 

神乐转而进入扮演杀手模式(她是很爱cos电视电影角色的,而且杀手也是按路人思维她应该做的事),还戴上了墨镜,说着大概是哪个电视剧的台词,还有心思玩这个说明她来的目的反而不是轰他脑袋,更不可能是辣椒酱。但冲田不明白她此时到底干嘛来烦他,于是说举止奇怪的人明明是你,接着就是一大串的嘴跑抬杠了。

 

神乐依然沉浸在扮演的状态里,叫他看清形势,说话客气点,得用敬语,还说为了照顾他的智商,就用注音的方式和他说话好了,这个注音指的是日语里的平假名,类似于我们不用汉字,全部用拼音写,这样不识字的人也能看懂。漫画的原文确实全部是写的假名,没有汉字,但用嘴说出来当然是没区别的……冲田真的顺从地用了敬语来说拜托她回去的那段话,翻译里只能体现出“你”和“您”的区别,但日语里的敬语不止这些,总之就全部是敬语形式啦,他们平时说话是不用的,而且男性角色用词都还比较粗鲁。

神乐说那就奖励你汪汪仙贝好了──原文是ハッビーターン,这是龟田制菓的一款仙贝(我好奇的是台湾版意译的汪汪是我们的那个Wang Wang吗),至于为什么要舔掉外面的粉,吃过仙贝的人都懂吧(11区吐槽说那不是间接kiss吗,哈哈哈)。冲田看她没有收手的意思,崩溃地对老天爷说牺牲自己也没关系,但求把这女人一起收了。

这一个分镜里字很多,但基本都是神乐在逗他,和主线没有太大关系,主要是过渡下,毕竟害她吃了辣蛋糕,总归要发泄发泄,再说上来就直接说人不是你杀的,也比较突兀。冲田只说了两句,第一句便是叫神乐回去,为了达到这个目的,还顺从了她的要求,虽然他在和神乐的斗争中总是处于下风,但这么快就服软也不正常,可见他是真的不想牵扯别人进来,而且心情确实很不好。既然没有否认是自己干的,等于是有干了的可能性,他也默认了知情者都相信了这个假版本的故事,最多好心点,认为是可以原谅的误杀罢了,这种一个人背黑锅的滋味不好受,何况敌人说不定哪天就会有进一步行动,他也只能独自想办法。第二句差不多也是反应了这个状态,都愿意同归于尽了,烦躁程度更上了一个级。

然后他说了一句话,更是暴露了他认为没人了解他的心态。

他直接了当地说那个小鬼怎么没来,干嘛不和你一起来杀了我算了(这句话原文“あのガキは?どうせ一緒に俺を殺りに来たんだろう”,我觉得意思更像是,那个小鬼呢,反正会和你一起来杀我的吧),总之,这自暴自弃的态度引得神乐一串省略号……都说到这份上了,也玩不下去了,神乐把伞撤了,说杀你不用雾江动手,言下之意就是我没想和雾江来杀你。冲田还是没想那么远,既然不帮雾江,那是来帮我的吗,于是反问难道来当我保镖?他的表情和上面没啥区别,依旧是嘴上应付,不上心的态度。最后神乐只好干脆直说了,我来找你,是因为我看出你的小心思了。

她接下来的话大概会让很多读者意外,也包括冲田本人,因为她一针见血地指出了不信冲田版故事的原因,不是逻辑上有问题,也不是胳膊向内拐,而是她所了解的冲田不是那样子的人,了解得相当准确。这点对冲田身边的人,或者阅历丰富的大人而言,也许不难,但神乐两者皆非,可谓相当不容易,所以让人惊讶,这回变成冲田一串省略号了,可惜看不到他的表情。之前认定了大家都把他当坏人,抱着那样郁闷烦恼的心情,却突然来了个点出真相,相信他是好人的妹子,而且如果要写个能看穿他的人的名单,这妹子恐怕还不在上面,我想他当时的心情还是会很震动的。 

银时也是知道事有蹊跷的,前面截图里有,但和冲神无关,所以没有挑出来说,他的理由是如果有人向冲田索命,冲田是不会手下留情的,哪怕对方是小女孩,可他非但没下手,还付钱送来万事屋,肯定有问题;神乐的理由是,她认为冲田不是那种会乱砍自己人的菜鸟,虽然有可能只是想把两条理由分开来由两个角色说出来,但两人思考的理由有着显著的不同,银时的比较中性,神乐的更为褒义,如果是有意这么分配理由的话,神乐对他的印象看来还真是不错的。

除了说出他不是凶手,神乐还进一步看出了他想瞒掉雾江一些东西的心思,要他向雾江坦白。从这里可以看出,神乐思考问题的方式还是相当单纯的(非贬义),发觉有误会,就直接找当事人开诚布公地来解决,可实际上要是真的能说,早就说啦。所以后面当她进一步地了解到了冲田隐瞒的理由时,相信也是很受震动的,这是后话。总之,神乐的细腻善良又相当聪慧的一面在此开始表露,让我们──相信包括冲田──都眼前一亮。

 

冲田承认了神乐说得没错,不过没时间让他们单独再说些什么了,局势突然发生了巨大的逆转。他问神乐你原以为是同伙的家伙,到头来却是敌人,要怎么做。这里理解有些分歧,我个人认为指的是雾江,她其实是受敌人指使的,是对方的人;结合其他小伙伴的意见,暗喻雾江的父亲也是说得通的,所以可能是双关(虽然这和冲神没关系)。 

果然,一群拿着武器的人将他(连带着神乐)包围了起来。

冲田自己的预测果然没有错,是创界党的余孽利用了雾江来杀他,见没成功,又把雾江当作人质再度利用,直接找上门来。他叫神乐不要问太多,不要太莽撞地就去当英雄,也就是针对我刚才提到的,神乐看问题还是很单纯的这一点,她经验尚浅,还不懂得这世界的复杂性,称呼她为“小姐”也有些这样的戏虐意味。跟着冲田这样走一遭,她也是能学到不少吧,而她也用自己的优势,在这件事件中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解决事件的过程,也同样是两个年轻人互相学习、加深了解的过程。

 

b. 冲神被绑架中 

出现的这群人,确实是创界党的余孽,而领头人正是被干掉的组织头目的弟弟,叫苍达。既然对方有人质在手,那也没办法了,只好一起被绑走。 

这回神乐进入了主线,银时和新八便退居二线,这两人超迅速地直接去拦截了神山,问他当年的情况,可见他们也相当在意。真选组那边土方肯定也在行动,只不过这条线没画出来。

苍达得意地称呼冲田为杀人凶手,然后顺着“杀人凶手”这个词,接上了一段回忆杀,但只放了雾江老爸被杀了后的情景,冲田叫神山忘掉这件事,并教他做伪证,就说人是在混战中被浪人杀掉的。回忆杀切出后,苍达继续开嘴炮,说冲田因为这个事情分了神,才让躲在隔壁的他逃走了,干活非常地不专业,这些依然是在故意误导观众,营造出人可能真的是冲田杀掉的氛围。

其实看苍达后面的表述,他更像是看到了全部的过程,但还是把黑锅给了冲田,当然对他来说都没差,反正目的就是绑走一个,引出其他人来个一锅端,绑冲田也比较有价值,反正就算不是他杀的,他和这事也脱不了干系。

最后他说出了目的,就是为了复仇,要击溃真选组。

冲神两人倒是很淡定,比起抱怨更像是吐槽,神乐说哎呀被卷进来了,你快想想办法,冲田则说她活该,因为从表面上看,正是神乐“多管闲事”才触发了死亡预告,他之前也正是这么吐槽的。当然这只是说说而已,冲田知道死亡预告早在当年就埋下了,有人会冒出来针对自己是意料之内,唯一意外的是神乐的卷入,不过神乐不是普通妹子,可以是个帮手而不是累赘,所以暂时还没关系。

神乐对被拖进去一事其实也不会反感,她一向是冲锋陷阵小能手(这点冲田也是),从没有害怕危险和麻烦的想法,何况对于这件事,她也很希望能搞个水落石出。

于是尽管两人嘴上依然习惯性地不相让,恐怕心里已经开始盘算起如何脱身的计划了。不管私下熟不熟,对方三观合拍,值得信赖是早就知道的,团体战也打了好几场了,所以不需要准备和磨合,从被绑架的那一刻起,他们便已经自动成为了战友。外加这是真刀真枪的严肃场合(不同于柳生篇),自然不会去搞内斗。两个小鬼能够一起合作,成功地保护了需要保护的东西,不是机缘巧合,而真的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冲田的那句“臭女人”原文是クソ女,就是臭女人,也勉强算作继China之后的一个称呼吧。

雾江很激动,质问苍达为什么骗她,从两人的对话里可以知道,雾江是被利用无疑,但苍达只要她去接近冲田,把他引出来就行,谁知雾江擅自动手了。既然你不听话,我也只好不把你当自己人咯(虽然按反角常见模式,就算听话也是一样结局啦)。

坏人通常话多,苍达也不例外,他嘲笑雾江说你们父女俩都是被抛弃棋子的命,引起雾江怀疑,一再追问,苍达便开始讲故事了,这次回忆杀往前推进了一个镜头,从神山询问雾江爸爸是否安好开始。然后镜头切到了银时那边,(目前时间点的)神山接着继续讲,并全部讲完了,至此读者才知道了故事的全貌。 

六角屋老板原本也是创界党的人,后来貌似金盆洗手了,但创界党没有放过他,利用妻女做威胁,霸占了他的旅馆和财产肆意使用,为了保护家人,他全部一个人忍受了下来。眼看真选组来了是个脱离苦海的好机会,可创界党还是没有放过他,给了他一把刀,要他去杀敌人(拿刀时那个恐惧又绝望的表情真是让人看了好难过)。在战斗结束后,神山去问他情况,老板突然亮刀,毫无防备的神山在本能反应下杀了他,冲田决意瞒下这件事,因为“他已经这样浑身是血了,没有必要再弄得更脏,就让他以为人父亲的身份安详地走吧”──如果如实汇报,神山是没什么事,属于正当防卫,但六角屋老板的“同伙”身份就会曝光,也就是“会弄得更脏”,他想独自背负丑恶,给妻女平静清白生活的努力也就白费了;而什么都不说的话,他就只是一个普通的父亲。

真选组的人虽然看起来乱七八糟,但纪律还是有的,像这样又是隐瞒又是伪证的,不用想也知道肯定不允许。即使无视纪律如冲田,恐怕也会在心里忌惮下后果,但他还是做了,为了他眼中珍贵的不可玷污的东西。由于这篇是CP分析,所以没有涉及到有关作品的话题,但银魂从开篇就一直在反复交代这帮武士要保护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不是国家政权也不是钱财名望,而是人性的美好,用自己的方式和规则。作为少年漫,人物设定都还算是简单的,大家虽然外表性格各有特色,但灵魂核心基本一致,冲田也不例外,所以他为何会做出这种选择也很好懂啦,其他人也正是能懂(因为自己也是如此),所以二话不说地全部赶过来了。

神山讲完故事后,还怕读者不懂(好吧,是作者怕你们不懂),直接挑明了冲田的动机。既然六角屋老板不惜弄脏自己的双手来保护家人,直到葬送性命,那么冲田打算继续帮他守护,哪怕被认作是杀人凶人,收到死亡威胁,也决意守护下去。

真相曝光后,和前面的一系列误会形成了强烈对比。对于冲田这样一个通常被预设为“坏孩子”的角色而言,突然挖掘出了可以说是主角待遇的闪光点,刷出来的印象分会比好孩子更大,像是乘以了一个大于1的系数的,至于系数具体多少,各人不同,神乐心目的是多少我们暂时也不知道,但就如冲神线迄今为止已经有了不少量变到质变一样,抛出去的线会不会在哪一天被回收,是可以期待的(提示:528训,尽管只是部分回收)。

回到绑架现场上,冲神继续淡定地开自己的小会,神乐问为什么他们没有马上杀掉你,冲田说大概想钓出真选组(那么就意味着有自救的时间),接着又问了雾江的情况,神乐说已经睡觉了──她把雾江撞晕了。

这里的“雾江”和上面“写作冲田读作那个混蛋”情况一样,读作“小鬼”,也就是说冲田叫出来的不是名字,而是小鬼一词。

于是镜头回放,苍达刚要说出关键部分,神乐就机智地一头撞了上去。

虽然在那种情况下也只能这样,但鉴于方法太离奇,让冲田忍不住吐槽起来,说谁会用撞晕对方的办法啊(别说,换成普通人还不一定能撞出效果),神乐却换个了严肃的样子,说因为有些事似乎还是不要知道比较好。

冲田又冒出了一串省略号,连眼神也看过来了,这是继神乐说他不是凶手后,他受到的第二次震动。神乐并非知情人世,也没有听到苍达的故事,换句话她还什么都不知道,甚至冲田不是凶手这个问题,其实也还没得到正面确认,所以她做出这个举动纯粹是出于对冲田的信任──既然搞到命都快丢了还不想说,那他肯定是有他的理由,虽然不知道是什么,神乐还是选择相信他的判断和人格。

在炼狱关篇开头,神乐虽然一边帮着忙,一边却吐槽说我还是讨厌那家伙,意思是尽管他也会做好事,挽回了一点印象分,但总分还是负的。相比现在,可谓进步不小啊。

神乐的善解人意帮了多大的忙,冲田心里自然清楚,按常理就算再别扭,也该说句感谢才对,但对于他们而言,直接说谢谢不客气又很难出口,冲田先绕了个弯,明知故问地说你怎么变得那么快,一会儿要我说,一会儿又不要我说──其实能根据获得的信息量随机应变,配合他的需要,反而是神乐机灵的体现,冲田也是明白的,只不过肯定不会说出口啦。

面对轻微的调侃,神乐也以日常模式来回答(我说你们两个人质是有多淡定),说因为女人心变得快,也把真实原因给绕过去了。木村Kaela是日本一个知名女艺人,有兴趣自行搜索(银魂必杀技篇OAD里的Ring A Ding Dong就是她唱的)。这段就是个气氛调节,引入一些表线行为,冲神相处无论内核如何,还是需要靠至少斗斗嘴来装饰门面的。

不管怎么样,冲田还是说出了感谢,因为要是只有他,雾江就会听到真相,到时候一哭,就很难处理了,他就该头疼了。对他而言,头疼的原因一来在于觉得有人哭这个事很烦,他不是对小孩子和善的类型,二来雾江一哭不就说明知道真相了吗,而这本来就是他在极力阻止的事。不过,他讲出来的这理由依然是个傲娇版,简化成了你把小鬼搞定了不会来烦我了,所以谢谢你,也就是解决了第一条原因;但真实的自然是第二条,你出于对我的信任和了解,帮我一起守护了我正在守护的东西,所以谢谢你。不过你懂的,不管是出于人物性格还是作品的调调,傲娇版才是常态。后面528训也有神乐帮助冲田情节,而且是个升级版,冲田当然也出现了傲娇反应,也是个升级版,对比起来看还是蛮有趣的,不过到后面再说吧。

接着借着话题,两人展开了一段和CP虽没有直接关系,但仍然是核心的对话。前面尽管有提到冲田那正直感人的动机,但只是通过神山这个第三人来讲述,听众也只有银时新八;而在冲神的场合,则是冲田本人自己说出来的,更重要的是,神乐可以听到,是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直接交流。

 

神:“你啥时候变得这么软弱了”(接着上面的台词,引发下面话题,因为事有蹊跷,所以冲田的态度也有些不同,比如正常来说他对小孩是没啥爱护心的)。

冲:“S其实是很脆弱的,希望你们可以更温柔地加以对待”(不过冲田并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说起了自己的心情。前半句指的是他的玻璃剑属性,后半句我觉得是真心话哦,原文是“繊細”,比起温柔更像是细腻,也就是能感受到细微感情的意思,换句说是希望别人能够理解他)。

神:“你到底是过着什么样的生活,才会招惹那么多怨恨啊……这样就算有再多条命也不够嘛”(不管是出于关心还是好奇,她主动对他的情况产生了兴趣)。

冲:“就是一路杀人活过来的啊,所以现在就算再多加一、两笔小鬼的仇,也不会有什么改变,我和杀人凶手本来就没什么不同”(从字面上看,这人可真别扭,明明不喜欢背黑锅的感觉,刚才也说了希望能够被理解被包容,但这会儿又一再强调没错我就是你们说的杀人凶手。从中可以感受他那种矛盾无奈的心情。就算银魂已经很理想化了,但也不可能理想化到,双手不握剑不沾血就能当一个保护者,想要救人只能杀人,而杀人这件事不管出于什么目的,本身就是不愉快的。想想两年前六角屋事件时冲田16岁,现在也不过18岁,而根据539训漫画,他至少14岁起就干杀人的活了 ,想法必然和在庇护中成长起来的少年是不一样的)。

神:“那你还真是个善良的凶手,不在意别人对你的怨恨,却受不了一个小女孩在你面前哭泣”(神乐听他话时的表情,有点像感同身受,也有点像不赞成,当然表情什么的主观感受太强,仅供参考,不过她的回答确实是一半赞成一半反对——你说你以杀人为生,这点我没法反驳,但它并不是按普遍意义理解的,杀人者肯定是坏蛋,我认为你是善良的。她使用的理由是你宁可背着这么大的黑锅,明明心很宽很冷嘛,可却不愿忍受小女孩的哭泣,这对应前面冲田自己说的,有个小孩哭会让他受不了,尽管在那里也说了,冲田忍受不了的原因多半是嫌烦,而不是新八那种看不得女人眼泪的意味,可既然他没有明说是哪种受不了,神乐当然可以这么用了。不过也没差啦,虽然冲田的重点是继承她父亲保护她的遗志,雾江是男是女是大是小并不是关键,但这同样也是一种温柔与善良,和他给人印象或者自我评价中的粗暴和邪恶并不一样)。

冲田:“……”(让我吐个槽先……这人的省略号可真多啊……看来他没想到又被神乐“反将一军”,前面他觉得所有人都认定他是杀人凶手时,神乐说他不是,这回他自己坚称是凶手,神乐又说可你明明是善良的。在这个问题上,他们的侧重点不一样,冲田更强调所使用的手段是肮脏的这一点,神乐则很宽容,觉得动机是好的那就好的。这里面有他们性格差异的原因,冲田看世界的眼光更加灰色,神乐则更加亮色调;另外对普通人而言,双手沾血并不是件平常事,就算目的是为了行善,至少在一开始还是会令人不适的,如需长期胜任,只能慢慢习惯慢慢麻木,说粗暴点就是得让自己的某一部分变“坏”,但对夜兔的神乐来说,厮杀见血是本能,就算她自己不做,恐怕也早已耳濡目染了很多回了,她需要的是反过来去压制这种天性,去把它用在恰当的地方,前面说的变“坏”对她反而是一种榜样,是一种“变好”。神乐的思维方式虽然单纯──她没有经历过太多,很多事情是凭直觉来感受的,但也因为还拥有清澈纯洁的眼睛,以及刚才提到的出身不同所引起的差异性,更容易看到这世界有爱的一面。不管是这里几次否认冲田的凶手论,还是后面528训坚持为他发掘某个失败事件里的闪光点(模糊关键词防剧透),对另一方来说都是相当治愈的,在这里初见端倪,528就非常明显了,甚至有狂刀入鞘的效果,日后再谈)。

冲田:“小鬼是不会懂的,这世界上就是有着即便会弄脏手,却还是不得不守护的东西存在啊”(他针对神乐所说的矛盾做了解释,虽然还是好人坏人的老问题,但这句话现在比较正常了,而不是像前面那样,给人种破罐破摔感──大家都讨厌我,因为我杀很多人,因为我杀很多人,大家当然会讨厌我,而这一切是为了善良的这一面,他似乎并不在意也懒得提。经过神乐的两轮异议,他开始从平衡的角度地来讲这个问题了。同样是杀人,银魂世界将杀手们大概分为了两类,一类是为自己的欲望而杀,另一类是为了保护而杀,其中的角色们差不多也被这么分成了两大类,主角团们么自然都属于后者。他们正是这样矛盾的存在,要保护好一些东西,赤手空拳是办不到的,不伤人也是不现实的,要追击黑暗,只能身入黑暗,也就是所谓的弄脏双手,尽管不喜欢,可是保护的心情太过强烈,已经成了自己人生的信念,所以才会心甘情愿地去背负起这份负担。冲田的话就是这个意思,这也代表了主角团的共同模式和作者想颂扬的武士精神。他不是纯粹的杀手,却也不算清白的好人,凶手和保护者都是他。虽然话里的小鬼有包括神乐,但也有泛指意味,因为涉世未深的小孩看问题比较简单,容易非黑即白。这一轮的对话,恐怕也是作者想要借角色之口来传达自己的理念,从冲田先强调黑的一面,再到神乐强调白的另一面,直到两者融合成了和现实相符的灰色)。

 冲田:“越是沾满脏污的眼睛,才越看得出……什么是不该被弄脏的东西”(衔接上一句话继续深入,意思我想很好懂吧。像雾江爸爸做的那些事,并不一定每个人都能察觉到的,就算察觉到了,也许只是感动一下就结束了,可它却在冲田心里引起了共鸣,让他奋不顾身,这并不是说其他人就不如他善良,而是没经历过的人不能懂得它的珍贵。一直在刀光剑影中讨生活的他,正是见过了黑暗,所以更能懂得和珍惜光明。然而为了给别人安宁和清白,自己去背负丑恶,这本身就是件痛苦的事,需要相当的觉悟和精神力量。雾江爸爸是如此,包括冲田在内的这群人也是如此,前者是为了小家,后者是为了大家,难度自然也会上升几倍)。

然后他决定住嘴了,说不打算说些会让小鬼听了哭哭啼啼的话,给讨论打上了句号。银魂中的金句段子一向如此,点到即止。

冲田说出这么表露内心又这么主角待遇的话,很难得,恐怕存在感又再度刷上去了好几格。这回神乐冒省略号了,表情也变得专注起来,对涉世未深的她来说,听到这些总结自于血淋淋经验的感悟,一下子不知道怎么接话了。她的心思既然没写,我们也不好下结论,但根据冲田认为这些话会让小鬼哭,从我们角度平心而论地看确实也很戳人心, 我想她应该有被感动到吧。

在开始变得温柔的气氛里,冲田说要问神乐一个问题,神乐变成了豆豆眼,大概和读者一样,至少以为他是想去了解下神乐,产生双向交流,继续推动对话,甚至说出什么不得了的话,不过……银魂果然还是银魂……

六角屋事件篇的经典部分来了……确实是很不得了的话啊!银魂看到这里应该已经懂了,貌似我之前也提过,空知很喜欢也很擅长适时地弄一些反其道而行之的反转,以便维持三观正和无下限,搞笑和感人之间微妙的平衡,从而形成作品一种独特的风格。

冲田颜艺脸本来就不是特别多(虽然也不少,但和其他角色相比的话),这里却用这么大一个镜头,问的还是大便这种粗俗话题,看来前面感动和时髦值有多高,后面就能有多“毁”,不然找不回平衡啊。不过想想再后面他还得狂刷时髦值,这里崩坏得厉害也是可以理解的。

神乐惊呆了(她和我们一样意外),气氛瞬间180度转弯,切换回了银魂表面的逗比风。冲田的表演愈发夸张,神乐至少看起来是信以为真的,说你刚才不是说有不能被弄脏的东西吗,就是这里啊──竟然非常巧妙地把前面的严肃台词给用进去了,还毫无违和,作者的切换功力确实了得。

神乐喊望风的放冲田去上厕所,这么老土的伎俩谁会信,但神乐是真的发急了,外加冲田无比卖力,不知道他是不是觉得苍达这种娘炮打扮的人往往有洁癖,才用了这招,两人动静闹得这么大,苍达真的有了反应,叫下人去拿便器。搞笑段的亮点就自寻吧,不多解释。免治马桶就是免痔马桶,原文washlet,装在马桶上,可以洗屁屁,烘干等等。

冲田一脸看破人生的表情说不用了,神乐立刻反应过来了,大惊失色,苍达等人也察觉到了不对,成功地让对方(当然也包括神乐)误以为不得了的事终于发生了。 

不知道冲田的原计划是不是只有干扰对方伺机逃走,还是包括了神乐的连锁反应……如果有包括那真是神预测了,而且这关键的呕吐一击纵观那么多人,也只有神乐能做得出来。

女主角不仅吐,还吐成了瀑布……手下人纷纷滑倒,一把刀脱手,正好滑到了冲田脚下。

顺利切开了绳子,顺便还得到了武器,这脱险方式之离奇,脑洞得不是一般地大才能想得出,反正是严肃篇章里用来调剂气氛的搞笑段,科不科学就不要在乎了。

神乐吐槽说“即使脏污也不得不守护”,指的就是这么一回事吧!也就是说即使靠拉大便这种肮脏手段,也得想办法逃走以便继续保护。能把高尚和粗鄙用同一个句子来描述,也算是银魂特色了。虽然没有证据能证明她是否知道冲田在表演,不过看这句吐槽我个人感觉是不知道的概率高,因为后面冲田澄清了自己没拉(但也可能是对着敌人澄清,反正不重要啦),近藤老大躺着中枪…… 

演戏的最终目的自然是逃跑啦,接下来肯定要有血战,所以冲田成为主战力,神乐带着雾江。

 

另一线上的三人也到达了现场,银时和新八毫不犹豫地就往废墟深处走去了,神山起先犹豫,因为怕牵连,但那两个说没关系,我们并不是和你们一伙的,之所以去,只为大家都是武士。都说得这么感人了,神山当然也一起跟去了。 

冲神一边逃一边打,冲田反正干惯了杀人活,就让他继续杀了,神乐有雾江,只能有限地施展腿功,正好也不用让她那边场面太血腥。

虽然能力都很强,但显然敌人太多,而且还要照顾一个昏迷的雾江,觉得很吃紧。神乐说让冲田去引诱敌人,好让她们两个走,看起来是在出战术主意,实际就是让冲田去当靶子,冲田自然听得懂,反过来吐槽她。两人说了两轮很银魂特色的“让我先逃”“没门”的对话──当然仍旧是逞口舌之快,并非真心要这么做,继续奔跑在逃亡途中。

突然远处亮光一闪,一颗子弹穿透了神乐的小腿,只要不残留在体内,这个伤对她来说不是大问题,有夜兔的自愈体质外挂(粉丝心疼是另一回事),但她毕竟不是铁打的,所以在那个瞬间还是一下子摔倒了。

冲田没注意到闪光,以为神乐是普通摔跤,不像她这样的战斗种族会做的事,又是在这么紧急的关口,所以急急地问她在干什么,神乐显然也被吓一跳,说脚喷血了,冲田立刻反应过来那些人有远程射击的枪,那也就意味着,处在空旷处的他们三个,现在就是巨大的三个枪靶子。于是他马上做出判断,自己抱起雾江,这么一来,神乐就能自理,逃跑这个最低要求还是能做到的。但这么一来,神乐不能打,他的手也被占了,追兵又不会停,那么无论从没战斗力这个角度,还是枪靶子这个角度考虑,当务之急就是离开这里,寻找隐蔽处,多停留一秒都是危险,比如冲田脚后已经炸开花了,所以他也在催神乐快点,口气比较命令式就是了。

冲田的这一系列动作,显示了他是一个很理性很有职业素养的人,所做出的也是最“正确”的一个选择,在那样的情况下,多迟疑一秒,多浪费一秒在无关的事情上,都是拿三人的命在开玩笑。我听说过有人诟病他没有显示出关怀之情,但条件是真的不允许。当然从另一方面来讲,要故意在这里塞点粉红情节也不是不可以,但既然没有,那说明截止到这篇,冲田对神乐的考量和定位,还是小伙伴和战友占大多额,这也是为啥我在开头说六角屋事件是比较纯粹的里线篇章,至于里里线什么时候能有点发展,不要急,路还在走,等有了变化,届时再回过头来比较一下(如534训),也是很有趣的。

就这样,他们找到了一块隐蔽处,暂时摆脱了紧急的危险,但还有一大群敌人需要“照料”。冲田抱怨说自己讨厌小鬼,因为这件事就是小鬼惹出的麻烦,好吧,这依然是说说而已。

神乐听者有心,自尊心很强的她,自然不愿意给冲田这么一个“对手”机会来嫌弃她,提出让冲田带着雾江逃,她暂时有伤,会拖累进度。冲田却拒绝了,理由是不想欠你人情,还怕雾江再捅他。他说的时候眼神漂移,动画里看起来像嫌弃脸,不过漫画倒是更像口是心非脸,反正肯定不是心里话。他不可能答应自己跑路,留下神乐这么一个伤员的方案,也早就做好了独自面对这场战斗的准备,所以后面所说的,我出去引开他们,你们往反方向逃,才是他真正的打算(另外,他果然很相信神乐的实力,虽然这点在柳生篇就体现过了)。

这个方案是不是听起来很耳熟?没错,前面神乐就说过了,还被他吐槽,那时他们都没当真,因为那样就是作死,可现在局势有变,陷入末途,他却主动选择了这条作死之路。

然后,甚至在最后关头,冲田还不忘叫她不要透露这件事,这意味着即使神乐顺利逃脱,他也不让她去叫救援,即使壮烈了,也不会得到任何正名。神乐听完直接省略号了……(这一篇里两人的省略号都特别多,不断地在为对方惊讶着),一人对那么多人的危险她不会不懂,虽然之前多次侥幸脱险,但接下来他要面对的,恐怕连好运气都帮不上忙。都到这个地步了还要这样,神乐按捺不住了,问你打算一个人解决一切吗,潜台词其实就是问他为什么要全部自己承担,冲田没有正面回答,故意轻描淡写地说了另一个理由,因为做了伪证,被知道了会被炒鱿鱼。

这理由谁会信啊,别说他本不是在乎这些的人,就算在乎,命和工作孰重孰轻也很明显。神乐知道他在回避,又无语地冒了一串省略号……其实趁雾江昏着,完全可以把故事说出来,就算被知道了,我想后果也不会比独自扛更严重。可他被问了还闪烁其词,已经不是需不需要保密的问题了,恐怕是性格如此。他的日常和战场状态判若两人,一个自由散漫,另一个却极度忠诚;一个自我中心,另一个却转身就能把自己完全奉献出去(要问哪个比较接近本质,自然是面对死亡威胁下的,当然日常的也是真的,人嘛总归需要平衡的)。人若要做出牺牲,通常还是会希望有所回报的,不说钱财名声这种世俗的东西,哪怕是别人的肯定,自我满足,也好,毕竟有付出有回报下次才能有精神再付出,否则就是消耗自己。但他似乎都不在乎,前面只强调自己是杀人凶手,现在又没必要地死扛——对方不仅人多,还有枪,恐怕连普通人也能预判出风险过大,不宜行动,但他就是不在乎。而且不仅不在乎,连考虑要不要在乎的心理过程也没有,理所当然地就献出了所有,就好像每天都要吃饭那样平凡普通,淡然得过了头。

神乐继续冒省略号,恐怕也是想不到这人能这么别扭,关键时刻还要紧闭心扉,表情也变得担忧起来,干脆把话全直说了(不直说不行了啊),说你不是因为做伪证,而是雾江爸爸做了什么不好让雾江知道的事情才隐瞒的吧。此刻的神乐依然不知道故事的原委,依然在靠感知力推测,但还是一如既往地准。她这一路几乎就是不断地在撬冲田某层刻意封闭起来的壳──不是说察觉了他的什么毛病而特意这样,而是出于她本能地想要去分担的同理心,出于和冲田一样的善良。

冲田仍然在嘴硬,说不是那样的(对不起我倒是想冒省略号了……),但已经算不得争辩,只是习惯性地继续赖皮,并没有打扰到神乐还在进行的话。她接着发问,你真的认为这样好吗? 尽管细节她还是不知道,但她认为冲田一个人背黑锅,不管对他还是对雾江,都是不公平的。在神乐对案件的表述中,已经具体到了“雾江爸爸做了什么坏事我不知道,具体怎么死的我也不知道”,说明她已经基本猜出了事件的关键点,知道六角屋老板其实不是像雾江以为地那样无辜,这份“不无辜”恐怕和他的死也有关系,只不过出于一些原因冲田不愿让雾江知道。和银时那边有神山全程解说不同,她全程靠自己琢磨,从最早试探性地询问,到现在推理完成,非常厉害。

冲田再冒的一串省略号我已经不想说了……话已至此,他当然知道神乐早就看穿一切,再瞒也没必要了,终于诚实而完整地说了心里话,不容易啊。他先重复了绑架时提到过的“有些东西是被弄脏的眼睛才能看得见的”──他前面说的那些话自然都是有所指的,但那时事件没有揭露得那么深,听上去只是一句不明觉厉的话,而现在就有了更加明确的意义。


他继续陈述自己的理由,也等于是把事情说出来了,雾江爸爸拼死保护了妻女生活的清白,女儿却要弄脏双手,破坏这份清白,不是很蠢吗?并表示自己是背锅最佳人选,因为打不死(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这么以为,但这个理由真是无法反驳……)。

报仇不会让任何人开心(不解释了,这点随便放哪里都通用),雾江爸爸更不会愿意看到女儿这样做,既然冲田当初就打定主意要守护父亲的这份心愿,那么爸爸不愿看到的,也是他不愿看到的。可是坏人就在那里,又由谁来处理他们呢?那当然就是他们警察了,这是警察存在的意义。


说着他已经干掉了偷偷过来的两个对手,等于暴露了自己的存在,宣告战斗开始,另外从镜头的处理也可以看到,作者特意给他刷时髦值的时刻也来到了……

从敌人的位置判断,他砍人时面对着神乐他们,然后转头对着敌人,说弄脏双手是他们的工作。他不认为这是他个人的崇高,就是自己的职责罢了。这句话没错,其实放到三次元看也是如此,前面提到过,杀人对普通人而言是件很难做到的可怕的事──别说杀人了,哪怕去伤人也需要很强的心理承受力,真去做了对心灵只有污染,没有治愈,但是又必须惩罚坏人,那么司法体制就替我们做了这件事(至于公平问题是另外的话题),所以战斗在第一线的警察们要比我们承受着更多的黑暗,于是我们才能有安定的生活,父母也是如此,为儿女挡住了很多世俗琐事,我们才能在伞下单纯无忧地做个孩子,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警察和父母是一样的保护者,冲田和雾江爸爸做的是一样的事,也难怪他能如此感同身受。只不过父母和孩子有着天然的亲情,不管谁为谁死都很好理解,而警察和平民素不相识,要做到奉献自己的地步,靠的是强烈的职责感,自然要难上百倍,虽说确实是“工作范围”,但其实更是一种个人精神的体现。

神乐见他死不悔改,而且这么名正言顺地把自己的行为归为日常工作,也一下子说不出什么来了。冲田在最后的时刻,还不忘揶揄她一句,怪她拖拖拉拉的,才被敌人发现了。 

后面有一段苍达和冲田的对话,苍达说这架势和两年前一样啊,也是冲田独自为了同伴奋战,只不过上次他们输了,但这次肯定是冲田输。冲田表示上次明明是他输,战斗是赢了,可那又怎样,“武士没有守护好应该守护的东西,就是输了”(这话是芙蓉篇新八先说出来的,虽然新八说的是“死”不是“输”,这也是银魂世界的一个重要价值观),指的就是误杀了雾江爸爸,导致妈妈去世,女儿被利用,辜负了爸爸的努力,对此冲田很懊悔,他没有将之看为“只是个意外所以算了吧”的事,而是很介意,内心意外地纤细敏感。

所以这次,他表示再也不想输了──不是打架的输,也不是名誉的输,这些都无所谓,而是精神上的输,想要守护的东西,这次一定要守护到底(银魂的美学真的是好浪漫)。

耍帅镜头就不多说啦,供大家观赏。

冲田一开始表现出了惊人的战力,令对方不禁畏手畏脚,苍达下令所有人一起上,冲田继续奋战(战斗场景没有全贴)。

他边打边催神乐快逃,神乐前面一直表现得出人意料地懂事,这里自然也不例外。当下最好的选择就是趁机带雾江离开,不论是从人员配置来看,还是他们卷入这件事的目的来看。

神乐一边走,一边还回望着战场,心里估计也放不下(当然是会担心的),突然她感到雾江的手臂在颤抖。

冲田这边,毕竟只有一个人,腿上先受伤了,苍达命令用枪,虽然枪手被很漂亮地干掉了,但这些都是体力活啊,他又是血薄的类型,渐渐地还是开始体力不支了。

但尽管如此,他依然拼死坚持在最后一道防线上,虽然他也许不会承认,但实际上他不仅保护了他要保护的东西,也同时保护了雾江和神乐。

已经远离战场的神乐,看起来似乎在自言自语,说那个家伙果然是个笨蛋,然后画面上出现了掉下的泪水。


原来是雾江在哭,神乐的话一半是自言自语,一半也是在和雾江说,为什么讲冲田是个笨蛋呢,因为他之前说小鬼哭就麻烦了,被神乐借来吐槽说你这个凶手真是善良,看不得女孩哭,可最后女孩子还是哭了。这个哭的问题我前面解释过,并不是新八“看不得女孩哭”的意味,几次提到都是借用字面意义做文章,这里也不例外,本意想说的是,冲田拼了命地想要瞒住雾江,可雾江既然哭了,说明她已经知道了,隐瞒工作失败了。

神乐看透心思的能力在雾江身上也一样强大啊,她看出雾江很早就醒了,事情基本也听明白了,也想做一些明白原委后应该做的事情,比如劝他不要送死,比如去感谢他,但是在那个场景下,又很难说出口。要是真那么干了,冲田就会知道雾江已经了解了他想隐瞒的一切,等于宣告他的努力白费了,他会不会也一样觉得这是种失败呢?确实是相当地矛盾啊,所以不管选择说和不说,都是人之常情。

神乐安慰人的能力在雾江身上也是一样强大啊,她让雾江不必难过,因为那个人不需要你去道歉或道谢,他不是为了那些东西,为了面子而逞强战斗的,下次遇到他再去报仇好了,这样他反而会高兴的。也就是说,她非常清楚冲田真正在意的是什么,只要爸爸用命和名声换来的东西还在(雾江没有受负面影响),那就好了,因为那就意味着他守护成功了,其他都不重要。在这安慰的背后,折射出的依然是神乐对冲田的了解,而且这一段的程度之深,可以说是本篇之最了,如果前面说的不是凶手,是从“大范围”来看他的话(作为剑术精湛的武士犯错可能不高),那么这里就细化到很个人的个性了。也许这是和他相处了一个晚上后自然而然的变化吧——一起经历了那么多,冲田又难得地把自己剖得那么深,恐怕让神乐意外了好几把。冲田也一样,他的“想不到”主要来自神乐对他的了解和善解人意上,没有神乐的数次一戳准,他恐怕也不会暴露那么多真心思。从双方那么多次省略号反应来看,他们原先的相互了解相对还是很粗浅的,通过这个专篇想必加深了不少,至于产生了何种后续效果,后面再看。 

同时她也告诉雾江,那个笨蛋是不会死的。之所以说神乐安慰能力强大,是因为她选的角度都特别准,直奔对方的心结而去的,雾江一怕辜负冲田好意,二怕他死,于是神乐的这段话就是针对这两点破解的,而且还特意站在雾江的角度上说话,继续谈着报仇,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把绷紧的张力减到了最低,从字面上看只是聊天,但特别能让对方听进去。这种能力528训还能继续看到一回,要做到这样,智商和情商都是需要的,不仅要聪明,更重要的是,需要相当好的理解力和感受力。

镜头切回现场,冲田几乎要撑不住了,然后他突然松懈了(因为看到有人来了),苍达以为他放弃了。

想喊手下人一起上,却发现身后“空无一人”。神乐继续说,为什么她相信冲田不会死,因为那家伙的身边,有着一群更笨的笨蛋。

除了银时这边,真选组也来人了,显然是土方察觉到不对,也暗中在进行调查。既然这群人来了,苍达那边不用说,就彻底没戏了。

这个战场结局是个很棒的升华,虽说是CP分析,但同时也应当明白,站在客观的角度上看,六角事件篇主要想表达的还是武士精神,只不过是让冲田当了代表,其他人辅助。辅助人员里,不管是主要功臣神乐,还是这些仅仅嗅到点不对就二话不说过来帮忙的人,正是因为抱着相同的信念,才愿意这么做的。雾江爸爸保护妻女,冲田保护雾江爸爸的遗志,其他人一起保护他的这份心意,有意思的是,雾江爸爸是瞒着所有人的,冲田也是想自己扛的,结果居然总有笨蛋自动冒出来,也想要陪着一起弄脏双手,所以神乐才说是更笨的人吧。当然大家都懂的,这绝对是褒义的说法。

c. 冲神被绑架后

最后就是结局啦,冲田和神山毕竟做了违反纪律的事,形式上也得处罚,于是陷入写检讨或者抄什么东西的地狱中,旁白继续提到了死亡预告,和开头相呼应。其中说到,坏人突然洗心革面,说了不符合自己作风的台词,也是种死兆,说的就是冲田自己,坏人当然不至于,但意思还是可以明白的,指的便是冲田日常给人印象和在本篇表现的差异,他本人也自认为是“坏孩子”,和周围的“好人”不一样,刻意划清着界限(三叶篇之后他对这点的偏执应该好很多了,但总归有点残留),虽然也做着好人的事,却对成为“好人”很淡漠。 

如今,“坏人”做了好事,便触发了死兆──也就是他们受了处罚,苦不堪言。另外对冲田来说,好事还被大家知道了,自己成了一个“好人”,这估计也让他不太适应,总之没啥开心的。 

接着他们谈到了雾江,看来她有了个不错的结局,事件算告一段落了。然而旁白此时忽然转折了,说死兆带来的东西并不一定都是坏的,换句话说他其实也这件事里看到了好处,也就是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

冲田一脸死相地走在路上,迎面撞来一个人。

等反应过来后扭头一看,哪还有什么人?不过衣服里却多了一封信,显然是刚才那人趁机塞过来的,而从高度和头发判断,肯定是雾江干的无疑,于是冲田看起了信。

注意读信时的这两个分镜,猛一看是一样的,但作者当然不可能复制粘贴啦,区别在于嘴角,右边往下,而左边延长了,有了往上的趋势,也就是说,他做了一个微笑的表情,尽管幅度很轻(动画看起来会明显一点),但说明他的心情确实放晴了。 

旁白也顺势便成了“偶尔碰上死亡预告也不错”,从他的表情变化,到旁白的变化,都说明这封信让冲田高兴了起来,让他觉得,被卷入这件麻烦事也算不错,因为从中收获了一些喜欢的东西。他所做的这一切,除了温暖别人,也最终给自己带来了治愈,让他体会到了成为一个“好人”的快乐,这才是一个健康的做好事的模式。我想,就算他对回馈再淡漠,再懒得与别人交流,经历了众人给予他的深度支持,看到了从中体现出的强烈默契,作为一个心思细腻的人,是不会没有感觉的吧。那个孤僻不合群、为了近藤才做真选组的“坏孩子”,已经在和朋友们的不断碰撞下慢慢成熟了起来,不管是三叶篇还是六角事件篇还是再后面的故事,都可以从中看出一些端倪,当然冲田的个人成长是另一个话题了,在此略过。

可惜我们无从知晓雾江到底在信上写了什么,能有如此奇效,另外分一段推测下吧,注意仅是个人猜测,且带很多脑补成分。不知道雾江有没有描述他们分开的后的故事,即神乐搀着她逃走的那段,包括她说的那段安慰话,前面也提到,那段话的杀伤力才是最大的,像冲田这种习惯性和他人划清界限,内心又敏感细腻的人,面对他人展现出的类似的一面,而且还是看得相当准,说不定会意外地感到共鸣和高兴。神乐在事件中这一方面的表现可谓可圈可点,在他得到的所有帮助中,神乐提供的无疑是最大最重要的,看到了她聪慧明理又善解人意的一面,会不会在他心里引起什么反应呢?会不会就是他高兴起来的原因之一呢?这点当然是无法证明啦,但看后面装病篇、死神篇和灵魂互换篇,他来了一轮三连发的微妙变化,对应起来看让人不免多想,是否那些真的是六角事件篇的效果呢?而冲田在神乐那里刷来的印象分,528训也许算是一个回应,虽然那里看起来更多的是将军暗杀篇某个大事件的效果,但效果都是累积出来的,谁知道呢。

回到漫画最后两格,后面的旁白还提到“或许极其难得地,会有让你这么认为的事情出现”,说明这样的事情可遇不可求,六角事件篇也是在各种巧合下才有个这样的发展,也许最巧的部分就是和这么一群笨蛋相遇吧。最后他又去买了蛋糕,还是加了辣酱,继续和开头呼应。蛋糕给谁我们也是不知道,但要是上一段推测是真的,那神乐再吃一次亏的几率就很大啦。

空知若是只想在六角事件篇发掘冲田的闪光点,可以有很多其他版本的发展,甚至编一个完全不同的故事,我相信同样能够达到目的。我不想说出作者是想推冲神这种太过遥远的结论,但既然他选择了让神乐去陪他走完这一程,说明他至少还是想再修琢下这两个人的关系,最终是恋人也好,朋友也罢,他觉得这两个人还能再演绎出来点什么。虽然剧情确实是以革命友谊为主,但作者还在让他们继续携手走在路上,这正是CP党最大的信心来源。

第二阶段总结:

漫长的第二阶段终于结束了……我自己发明了表线、里线和里里线的说法,将来也会一直用,不喜欢的就请忍耐一下吧。

在这一阶段,继承了第一阶段友情萌芽刚开始的状态,通过几个大事件,如柳生篇、真选组动乱篇,双方继续用团体交流的方式进行互相了解和磨合,团体间的好战友状态达成。在这基础上,冲神被单独抽出,以个人方式进行了比较深入的合作,了解到了对方身上很多以往不知的闪光点,配合默契,事件圆满解决,两人之间的好战友状态达成,也就意味着里线达成,意味着无需脑补,即使在原作中,他们也是互相认可的朋友。

同时,表线行为作为冲神标志性的互动方式,在各种日常和搞笑篇章中继续呈现,经过第二阶段的多次重复,看来两人互相对抗已成常态,因此表线也已达成。

最难以言说的里里线在柳生篇隐约冒头,但由于时机尚早,后面未再加以刻画。在表线和里线均达成的基础上,里里线是否能够再度出现,那么进入到下一阶段再看吧。


评论(14)
热度(184)

© Inbo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