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box

冲神相关的分析/整理/同人,选择倾向为完稿/严肃类,其余杂物扔子博。微博:Shio_o

【分析】银魂中的冲神从开始到现在(part 3)

总目录如下:

一、赏花篇 - 炼狱关篇(点我

二、银时失忆篇 - 六角事件篇(第一部分点我)(第二部分点我) 

三、两年后篇 - 神乐装病篇(在本帖) 

四、死神篇 - 至今(点我

五、再见真选组篇533训 - 至今(点我


××××××××××××××××


如果您想认真看的话,请从part 1开始看,很多思路都是连贯的,因为银魂的剧情本身就有连贯性,谢谢~


(13)两年后篇——326训(第三十七卷)/ 动画203集

两年后看上去是个搞笑篇,但也许是有影射意味的,比如近桂生子,就很像再见真选组篇中两人合力开创新的黎明(写本文时“孩子”生没生出来还没结果),再比如山崎的造型和他四年前的几乎一样,总之,让人觉得这些无厘头脑洞并非空穴来风。

另外,既然疣代表了上进心,所以他们两年后的模样,也有理由被看作是内心愿望的一种夸张甚至扭曲的反映,甚至藏在本人都不知道的潜意识里。

不过这篇的象征含义太过晦涩,不能太直接地来用,像神乐成为有三围的美女肯定是她愿望的体现;阿妙嫁近藤又和土方生子,就无法说明她在同时喜欢两人,也许来自于她内心深处两男抢一女的YY(柳生篇土方来找她时她就用这点来揶揄过,我相信她也不会真的这么以为,也许只是转瞬即逝的念头);近桂生子就是影射剧情的成分更大了,而不是他们希望和同性有后代……所以在有更多证据前,任何推测也仅仅是猜测啦。

神乐的情况上面也说到了,成为前凸后翘的美女是她的愿望,和老爸去宇宙闯荡也是,变得温柔可爱有女人味也极有可能是。

冲田的情况,能比较肯定是他愿望的是,土方被排挤了,可以按自己的规矩行事,希望挑战银时。变得意外地宽容友好,能顺利表达自己柔软的一面,想和土方和解,也许也是。

至于他和神乐之间,在神乐疣差点挨打的时候,他为她挡了扇子(虽然说出来的理由是不希望看到土方先生打女人)。

冲田倒下后,神乐显得很着急,还把他的头放在了自己的大腿上。后面就全部是冲田和土方难得的和谐时刻了(这在当时看来也是不可思议的)。

动画里膝枕删除,冲田直接躺地上,而且漫画神乐说的就是“皇帝(读作凯撒)”,动画里改成了“笨帝”(凯撒日语是カイザー,Kaiza,前面加一个バ的话,就变成了バカイザー,Bakaiza,而Baka是笨蛋的意思,于是成了“笨帝”,所以原作中神乐没有用那个调侃的称呼)。

既然两年后是和未来有关,那么不妨和现在对比一下,看看到底发生了怎么样的变化──冲田救人不稀奇,在目前的时间线上已经发生过,但并没有到能舍身的程度,神乐表达关心也发生过,但也没有到这么直接的程度(均指该训以前)。而膝枕一般是关系比较亲密的人才会做的,对目前的他们而言还难以想象。所以两年后篇中的两人,关系在原有的基础上不仅进了很大一步,连方向似乎也偏转了。

但前面说过,两年后篇的影射含义很晦涩,所以这是他们内心深处的心愿,还是对未来的预言,甚至只是无意义的搞笑,都还是不知道的。

【没忍住的吐槽:为了突出冲神线一步一个脚印的发展感,不管写到哪里我都假设自己正处在那个时间点上,不知道后面的内容,然后写到上面“并没有到能舍身的程度”时,好想在后面加一句,不!等下!后面就有了!于是突然意识到,尽管只是一星半点,但两年后篇的象征意义似乎真的有那么点(x


(14)被揍屋篇——333训(第三十八卷)/ 动画219集

这篇的冲神只是主旋律的小音符,所以就当个小糖看一看吧。

真选组突袭桂的地盘(人当然又一次没抓住),然后冲田看到了神乐。

沖田「…ん あり?チャイナ なんでお前こんな所にいるんだ」

冲田这句话里的China动画没删,这让11区粉丝很兴奋,因为他们很喜欢听他这么喊(相信这里也一样),但动画很爱删(之前数次提到),上次听到还是在柳生篇呢。

神乐赶紧把冲田介绍给想靠被揍赚钱的岩松做生意,岩松提供的服务只是单纯地被打一顿而已,可冲田的S并不是这种物理系的,而是精神系的,于是故事就往奇怪的方向发展了。


冲田不仅提出想打“不愿挨打的人”,还要收钱,岩松说这是变态了吧(确实),神乐却帮腔说快把钱拿来,还给出了奇怪的理由。

万一上图神乐的台词看不清:你大老远从乡下跑到这里来,连一次都没让人揍过就要回去了吗?你是挨揍专家吧?就算付钱给别人也要挨揍才行嘛!

神乐为了帮助岩松可谓尽心,就是重点完全错了……在一开始她就很为冲田考虑,叫他发泄压力,现在又顺着他骗钱,但这里不用多想,她就是想帮岩松做成一笔生意而已。

由于故事主线是岩松的经历,冲神的出场都是为了推动有关他的情节,所以他俩之间严格来说也没什么直接交流,如开头所说,冲神只是过个场。不过还是可以看出点小东西,冲田很典型地展示了他精神攻击系的抖S的那面,但相对于普通人的大惊失色,神乐对此见惯不怪,还很顺势地加入了,谁让她自己也是个有着恶魔属性的S呢(虽然这种性格都是调味料型,正经时刻表现出来的依然是天使),所以这两个人的合作,不管主动还是被迫,物理还是精神,都是很可怕的(想想之前祭典篇的合作让近藤惊呼“妖怪”,独角仙篇的合作吓得银时土方冷汗直冒)。


(15)滑雪篇——344-346训(第四十卷)/ 动画237-238集

滑雪篇也是日常搞笑篇,拉一拉万事屋真选组和将军这个“大家庭”的关系,如果你看过后面的篇章,肯定能明白为什么要拉,只不过……唉不剧透了。

真选组护送将军来滑雪,要清理现场,土方问冲田那边情况如何。

但既然冲田看到的是正在堆阿姆斯特朗回旋加速喷气式阿姆斯特朗炮的神乐,那后续发展也不难猜了……

冲田叫她不要在这里玩,所言所行看起来很正常,就是在做他的工作,不过也有可能他对服务将军本来并没有兴趣,看到是神乐,就借机利用起履行公务的机会了,嗯,仅是可能性。

神乐一开始没理他,见他紧追不舍,非常嫌弃地搭了话。

我们不知道他们接下来有没有继续斗嘴,不过倒是直接看到了结局。

一个巨大的雪球,应该就是神乐手里正推的那个,砸上了将军的直升机。搞笑篇章里的将军总是倒霉,没办法……

从时间点判断,神乐说完“是阿姆斯特朗啥啥的阿鲁”,土方同时听到了这个口癖,然后马上就发生了雪球事故,所以极有可能她说完了就直接扔了——目标当然是冲田,她不知道也没必要谋害将军,但雪球也许被冲田躲开了,也许本来就扔歪了,不幸正中了一个躺枪的。

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冲田可能什么都没来得及说,也就意味着神乐受的刺激只有他要赶她走的那两句,内容平心而论不算太过分,甚至算不上攻击她,但神乐直接动起了手,“欺负”的天平这回倾向了神乐这边。

这当然是个无所谓的细节,之所以挑出来说,是因为滑雪篇后面还有类似的倾斜,到了再后面的篇章,更是明显出现了神乐主动欺负冲田的情况,是个很有意思的转变。

两人不出意料地打了起来,一旦有机会形成持续的互掐模式,他们就会特别专心,比如冲田对土方的询问就充耳不闻。

突然想补充一句,截至到目前542训为止,冲神间还能算正儿八经决斗的只有赏樱和独角仙,勉强算比试的只有射击和这场雪仗,剩下都是各种伺机而动的动手动脚。要么赤手空拳,要么就地取材,冲田没亮过刀,神乐也没用过伞。还是那句话,尽管用了“打”一字,可本质都是玩儿。

后面万事屋自然就掺和进去了,银时和土方开始了喜闻乐见的前列腺刹车,这时听到神乐说来救他,滚来的却是一个雪球。

显然在刚才的雪仗里,她不知怎地把就自己给滚进雪球里了,而且并不止她一个(至于他们怎么滚到一起的就自由想象吧)。

冲田也在雪球里,两人一个说着积极的话,另一个却说着消极的。用银时的话说,一个像天使一个像恶魔般地在耳边说话。

这边“偷”一个别人的观点(含有此观点的原文链接放在最后,原文英语,见注1),观点的作者认为,冲田和神乐虽然童年有相似之处,比如亲人早逝/离开,有孤独的体验,但也许因为成长经历不同——冲田被三叶溺爱,又深深地受嫉妒土方的问题的困扰,而神乐是基本独立长大的,于是形成了不同的人格。

原作者用词要精确翻译有点难,所以用自己的话表达一下,也许已经带了个人理解请注意。冲田的人格比较“暗”——不是说他消极或者是坏人的意味,而是说相对神乐的纯粹天真、充满希望这种“光”的性格来说,更倾向于无法信任、自我中心、待人不善。滚雪球可以看作是这组对比的体现之一,至于怎么体现的太明显了,无需多言了吧。

不过他们的内在还是一样的(否则三观不同如何做朋友),但冲田为自己搭建了一个外在人格(最为大家熟悉的就是S属性),用来掩饰内在的不安,所以他的有些故事会给人“如此恶劣的一个人竟也会做如此高尚正直的事”这种感觉,而神乐里外一致,是很直接的一个角色(偷来的观点结束)。

在之前的六角事件篇,尽管不算直接,但其实也能看到这组对比的影子。对于通过杀人来救人这个矛盾,以及他自己其实是个好人这个问题,他们两个的着眼点就有着偏“暗”和偏“光”的不同倾向。这有点像大人和孩子(比喻,不是说他们是大人和孩子),大人经历更多更成熟,更能应付这复杂的世界,但也因为这个原因,失去了看到另一些东西的能力,那些通过孩子纯粹的眼睛才能看到的东西。除了528训对冲田,541训中神乐的这个特质在对信女的表现中更是明显。这组对比在某种意义上说也是一组互补。

扯远了。最后,他们还是变成了一个黑雪球,预示着这次滑雪之旅的种种灾难即将开始……

雪球里还有一个桂,被提议“知不知道前列腺刹车”后,传出了桂的惨叫,再一次验证了冲神要是组合起来,后果很可怕……(虽然目前仅限于搞笑篇)。

所有的人最后都摔在一起,唯独将军不见了。众人欺负近藤,派他出去找。荒野里没有信号,剩下的人只能先求自保。

土方和冲田在搭雪屋,神乐主动上前,问他们是不是在找东西吃。


神楽「オイどうした 何が食いもんでも 搜してんのが犬公」

「おっとポケットから酢昆布が落ちちまったぜい へへ どうしよっかな~~」

从后面银时新八抢醋昆布可以看出,此时他们的精神状态已经有些不正常了,也许被困荒山野岭同样也影响了神乐的心态,但不管怎样,她主动来戏弄冲田了。想想滑雪篇之前,每次争斗都是冲田先欺负,神乐再回应,到了滑雪篇,神乐在开头先对冲田不算欺负的行为做出了欺负的反应,天平开始倾斜,然后再到这里,可谓又进了一步。

她问冲田是不是在找东西吃,显然已经预谋好要用食物刺激他了,还很不客气地用了“犬公”这个称呼(也算直接称呼了,虽然没啥实用价值),因为冲田蹲在地上刨雪的样子很像狗在找食。在冲田把她的恶意拒绝回去了之后,她还不放弃,说绝对不会捡吗?然后故意把醋昆布掉在了地上,说哎呀口袋里的醋昆布不小心掉出来了(11区有评论说掉出来的台词原文“落ちちまったぜい”,有意用了冲田的口癖,估计是指结尾发音,我个人没法完全判断,但觉得是有这个嫌疑,真是这样的话,说明神乐在假装替冲田说话,她非常希望冲田能这么说,是有多迫切地想钓上鱼啊喂)。

冲田没上钩(他应该还不会在抢食上形象崩坏),倒是银时和新八中招了,神乐气恼之余,自己也去抢了。自从前列腺刹车后就坏掉的土方,也学着掉了蛋黄酱瓶,没人理他,瓶子却被冲田扔下了悬崖。

银时和神乐出于嫉妒弄坏了雪窝,大家只好继续找地方,谁知先后碰到的都是奇怪生物住的洞穴,外加饥寒交迫,几乎快承受不住这种压力,抖S组首先崩坏了,这时偏偏还遇到了熊,土方想指导大家怎么躲避,被冲田从背后刺了一树枝,不过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神楽「オイ お前も早く死んだフリした方がいいアルヨ」 沖田「てっ…てめェ」

神乐也趁机捅了冲田一树枝,在主动欺负他的方向上又走了一步,即从口头戏弄进化到了动手谋害。我前面说过,滑雪篇大家都不太正常,所以存在心态导致她行为奇怪的可能性,但到了后面的时间静止篇,我们将再一次看到了神乐的主动欺负,且那次既没有先被骚扰,精神状态也无恙,是真正百分百的纯欺负。因此在这个问题上,滑雪篇不是例外,而是过渡。虽然这种意义的“双箭头”从CP角度看有点奇怪,但也从另一个侧面反应出他们交流的双向性在更多的层面上发生了,除了战友间的合作,他们在日常中也都有了主动去和对方发生接触的意愿,而不是纯粹的一方被动。

比较有意思的是,和冲田刺土方时说就是要杀他不同,神乐说的不是你去死,而是你快点装死,对应前面桂说遇到熊得装死才能逃脱。不管从“武器”角度(一个树杈),还是从本篇的搞笑本质来说,肯定是不会出人命的,按银魂身体的结实程度,连倒下也未必。这一系列“事故”可以说就是在开玩笑(所谓会见血但下一秒就恢复的银魂式玩笑),以表现低谷时刻大家的不正常反应。 

继续“偷”上面提到的分析中的一个观点,神乐叫冲田装死后,冲田就真的倒了,台词也很配合,说明他能够接受被神乐欺辱,换成其他人则很难想象,另一个例子是柳生篇被当作武器打得那么惨却没有什么抱怨。对于这点要我个人严肃表态的话,滑雪篇的例子由于是恶搞,换成别的解释方法也都可以,比如说神乐心里其实是认真的,比如说冲田是真的倒了,所以不太好当证据,但柳生篇和其他各种被S的情况确实让人感觉到有那么点意思,我之前也解释过他很早就不在乎输赢了,是为了别的东西——发泄也好娱乐也罢(或者别的什么我也不知道),才和神乐去玩的,对于这么一个骄傲的人来说,皮肉之苦自尊之挫都无所谓了,那想必获得乐趣真的很大吧。

后来发现熊的里面居然是将军,经过一段各种“互相残杀”后,众人总算躲进了一个小木屋。没有取暖设备,只能靠人体,首要照顾的自然是将军,但是姑娘们嫌弃他臭,不肯去,新八和冲田很不屑,主动上前,结果吐了……

沖田「す…すまなかったな チャイナ娘」 神楽「わかればいいアル」

土方「なんにもよくねーよ!!何とんでもねェ所で素直になってんの!!」

也许依然是精神不正常的效果,但冲田破天荒地第一次(也是截止到543训的唯一一次)向神乐道了歉。同样是截止到543,他正式道歉也就三次,赏樱篇和集体一起对阿妙(动画有改,所以没印象的请看漫画),三叶篇对姐姐,外加这次(这个统计我不是特别有信心,欢迎纠正),针对个人的那就只有后面两次了。

图上的翻译稍微有点扩展了,原文就是对不起,中国女孩(China娘,算很标准的直接称呼),神乐的回答很大度却也有那么点体贴的感觉,显得两人的关系熟到很随意的程度了,令土方不由地吐槽为何要在无所谓的时刻坦率起来。于是间接地表明了他们平时确实不坦率,互相的所言所行(一般就指冤家关系啦)并不代表心里的真实想法,土方也看出了这一点。或许他们真的坦诚相待的话,就是这个样子的吧,还真有点不习惯啊;或许通过这个坦率模式,能窥见一些他们对于对方真实的想法和态度──当然这个只是猜测啦,不用太在意。

周围人对冲神的看法如何,原作中直接表达得很少,除了六角篇银时看出了他们打架不是为了闹着玩,其实已经有一定程度的互相了解,就是土方的这句话了。两个大人的意见有类似之处,就是他们的关系确实表里不一,表斗里和,我前面一直提的表线和里线的区别也是同样的意思。

滑雪篇虽然恶搞很厉害,因此很多东西不用太放心上,但也能看出一些有意思的东西,主要就是神乐欺负冲田的过渡,以及两人关系表里不一的再度强调。另外,第三阶段从开头的两年后篇到被揍屋,再到滑雪篇,相隔得都非常近,11区称之为“稳定期”,后面陆陆续续还有点小糖渣,让大家有了种在六角屋事件大转折后,冲神开始稳步了的感觉,但是银魂毕竟是个超级长跑啊,冰河期很快又会来临,这个后面再说吧。


『插播』── 牛郎篇(362训/四十二卷/241集)、相亲篇(384-385训/四十四卷/268集)

牛郎篇并没有互动,但有广为流传的神乐天使装的合影,在大合照上似乎在用眼神打架,于是放个图。

在接下来的对话里,动画给冲神两人增加了一个单独的画面(漫画依然是众人的画面+台词框)。

山崎相亲篇里没有单独交流,只有神乐对着冲田喊了几句,都是站在集体角度说正事,于是也放个图吧。




最后一边恶声恶气,一边又不忘敲诈食物的神乐真可爱w

以上这些觉得算不上什么交集,所以不编号了,放在插播中。

插播结束。


(16)倾城篇——389、394训(第四十四-四十五卷)/ 动画258、260集

倾城篇故事很长,冲神交集不多,就直接挑出来讲吧,不重复剧情了。

a.监狱中

简单来说,就是个冲田来调戏被关押的神乐和信女,结果反被S的故事。

 关于这个我单独写过分析,但不想直接拷贝过来,因为涉及到甜甜圈究竟针对谁的问题。可即便只是讨论剧情,也被太多人扣上了CP之争甚至“抢糖”的帽子,所以哪怕真的是和神乐相关,我也自愿放弃,反正没啥损失,这是我个人任性,抱歉。

我的结论是,存在针对神乐、针对信女和他就是自己吃三种可能,可能性大小按这个排序。分析链接我同样放在最后(注2),有兴趣的可以先拉到本文末尾看,正文里就先略过了。

b.监狱外

新八背着舞藏爷爷和神乐一起突围,无奈人太多,神乐子弹耗尽,新八又施展不开手脚,眼看要遭殃,突然来了一记炮轰,真选组登场。

对方杂兵意识到真选组“叛变”,口出不逊,说他们是畜生(尽管是杂兵,但总归是将军手下的,看不起从草根提拔上来的真选组),冲田进入S模式。

这句话显然是回敬给那些杂兵的,把他们比作走狗,丑陋肥胖的主人自然就是定定了。

沖田「目の前に豚が転がってんなら 食っちまうのが狼よ」

然后他貌似是接着前面一句话——因为狗和狼经常放一起比较,继续扩展了下去,意味着他是狼,要打败面前的那一大群猪,单纯从字面上理解就是这样。

但是,他脚下多了一个动作,踩了神乐的头,眼神也往下看,让这句话顿时有了潜台词。神乐跪着的样子很像对应着“倒着的猪”,冲田依然是狼,除了要干掉敌人,似乎也要把这头神乐猪给“吃掉”。至于“吃掉”的含义,通常来讲就是要挫败她战胜她,但也有人觉得带性骚扰意味,这个嘛,双关语本来就比较微妙,标准答案恐怕只有当事人自己知道了。

没意外的话,他这个动作正是为了报之前在监狱里被神乐扯裆的仇,只不过在大众观念里,男人被欺负得惨一点无所谓,女孩被欺负就不好了,所以这里也成了一个(部分人眼里的)“黑点”,和柳生篇断腿类似(但黑的是另一方)。同样,我不想为这个辩解,毕竟情节就摆在那里。从路人角度来说,两次都是一报还一报,算不得什么不公平,但站在其他角度比如角色粉的,自然会有个人偏好,引起不满也正常。总之就是个人喜好的区别吧,一定要说的话,冲神在表面上暂时做不到“相敬如宾”模式,也许永远也不会,如果这算“黑点”那也没办法,但表面的东西不会影响内在的发展就是了。


神楽「誰が豚だ チンピラチワワが!」

沖田「あだっ!!てめーじゃねェメス豚が!!」

神楽「私の事だろーが!!」

上面截图用了热情汉化的,因为觉得某个细节比腾讯准。

如果前面还在怀疑是不是真有“潜台词”的话,那神乐的回应告诉你,真的有,至少她听出来了。她一脚踢翻了冲田,问谁是猪,你这小混混吉娃娃——立刻把从狼“降格”成狗了,还是个子很小,一点都不威风的品种(对该全种没有贬义)。如果她不觉得在暗指自己,也不用反问“谁是猪”了。

冲田立刻否认,说不是你,说的是猪啊。意思是,他只是说字面意思的“猪”而已,没特指谁。含沙射影式损人用这种方法来狡辩,确实很好用,无法反驳。

神乐根本不信,她认定了冲田嘴里的猪就是暗射她,就算没有指名道姓,指的依然是她,所以说明明是在说我。

由于这种地方的理解没有标准答案,硬要说“猪”就是指眼前一大群敌人,踩神乐是不相干的动作,逻辑上也通顺,只不过我觉得若真如此,就没必要这样画了,所以还是语带双关可能性最高。

比较有趣的是,神乐竟然get到了潜台词,并且在冲田否认之后,继续咬定,让人有种她在主动跳坑,自动往“被冲田吃掉对象”这个位置上站的感觉(虽然我相信她没有特意想那么做)。其实一个男性对女性说要“吃掉她”,不管本意如何,多少给人以不好的联想吧,神乐不一定会想到那么深,也许只是浅层地觉得他在瞧不起人,但这么一来,让这番对话有了多种理解方式,微妙度和有趣度都有了发挥空间——举个例子(仅是一种理解方法,非标准答案),冲田本意是带着性骚扰的,神乐没懂,以为是在说要打败她,于是两次主动把自己代入猪,以此形成回击冲田的理由,可这么一来,等于间接承认了冲田想吃掉的就是她……

动画中把踢的动作扩展了一下,第一张对应漫画图,第二张危险地踩两腿间是加出来的。

以上是动画260集的情节,在259集放下集预告时,出现了一个冲神打架的静画,暗示的就是狼和猪的情节啦。


(17)恒道馆篇——405训(第四十六卷)/ 动画262-264集

冲神只有一行镜头,神乐想逃,冲田催她逃,和主线故事也没太大关系,所以也不复述剧情了。

 沖田「早くいけっつってんだ しょっぴかれてーのか」

这个和银时失忆篇很像,表达着关心,却用着粗暴的方式。发展到这里,对他这种“分裂”的行为已经见惯不怪了吧,不用再解释表里不一之类的问题了吧。

唯一让人想吐槽的是,这个样子,神乐能get到你的关心吗?

上面这个情况动画删了,所以TV里是看不到的啦。对于删冲神糖这个事情,也已经见惯不怪了吧。

于是在此八卦下动画删减问题,仅是个人意见,非官方表态,没有兴趣的可以跳过。首先明确一点是,只要不站在吹毛求疵的角度上,银魂动画的还原度可谓是良心地高,再明确一点的是,尽管如此,出于体裁、受众、参与人员等的不同,动画还原度虽高,却并不完全和漫画一样,原创修改删除部分若要单独挑出来看,也真不少。空知不参与动画,他的意志只通过漫画体现,这就是为啥这个分析只针对漫画。

我写过一个关于银魂动画的改编规律,有兴趣还是拉到最后点链接(注3)。

这边只缩小到说CP的删戏问题吧,冲神大家也都看到了,零零落落被删了不少,而加的只是连续动作中的镜头──这是为了动画的视觉效果,并非刻意加糖。其他BG也有删,不过貌似没有那么多,当然我没有特别留心,所以不确定,但谁说动画推冲神的,要么是在凭感觉随便说,要么是冲神料多产生的错觉,可那并不是加出来的……但不管怎样,我觉得也不必太苛责动画组,动画组是为整个动画服务的,为何会有删减和加戏我在附送的链接里有提,有没有私心我们永远不会知道,“staff肯定是冲神黑”这种没根据的推测只会给自己徒增烦恼而已。

不过,动画组也确实是会为了人气而给CP加糖的,最明显的就是土银土,从原创长度上来说也许比不上土方和冲田组(这两位的原创戏也是相当多),但从内容上来看,原创了两次暧昧的DVD封面以及166集被手铐铐在一起,明显不是为了拖时间这种正常理由,而是有卖的成分在里面。

同样是热CP,为何冲神反而是另一种待遇呢?就算他们是小孩,不能原创类似上一段的剧情,普通剧情也可以啊。标准答案我也没有,但我个人觉得,还是出于BG和BL的性质区别。银魂作为正常向作品,不管怎么“卖腐”也不会有后果,就算给土银土加了这么多料,全部都可以用友情和笑料解释过去,除非银魂准备突破传统,那BL本身就排除在官配候选名单之外了,这样反而轻松,随便怎么玩都可以,哪怕编出两人睡一条被子这种情节,依然能用“兄弟借宿一晚”毫无违和地描述过去。我在自己那个规律总结里也提到,动画原创本质是保守的,可能影响主线和结局的内容不会编(除非空知脑洞太大,计划赶不上变化),BG作为有官配潜力的CP(虽然很可能并没有官配),加戏OK,但这个度不好把握,那么干脆就不加了。

 

(18)性转篇——437-441训(第五十卷) / 动画276集

哈哈哈,这个不知道该怎么说了,神乐性转变成了夏侯惇大叔,冲田变成了美少女总子,两人居然还有一段戏……

前面剧情说到银子和X子比赛谁受男人欢迎,总子说要看她来展示下什么叫女人味,就去勾搭神乐惇了……

上面分别是腾讯和热情的,意思合并一下其实就对了,不是玩JK,也不是和贫穷美少女一起玩,而是和JK一起玩。

原文直译的话,是“叔叔大人,和女高中生一起玩吧”。JK就是女子高中生(即她自己啦),日语是じょしこうこうせい(Jyoshi Koukousei),取发音首字母缩写成JK。

总子说出来的JK,注音就是JK(看上图蓝框),也就是原意。

总子还勾着神乐惇的手臂,问你一定很有钱吧,也穿着制服的神乐惇回答,我也是JK啊。但是这个JK上面的注音不同,看下图红框。

神乐的JK注音是じりひんかねなし,发音Jirihin Kanenashi,首字母同样是JK,但意思是“越来越穷没钱了”,回应总子问的是不是很有钱,当然也很符合他(所在的万事屋)的现状……让总子忍不住吐槽说这是什么JK!?

根据总子的行为,山崎说她是bitch的吐槽(对,原文就是bitch),大概也能猜到她想去干嘛了,结果性转了对方还是不咬钩……

另外总子对阿妙的称呼变成了Anego,也就是大姐头,和神乐一样,冲田原本称她为Ne-san,也就是普通的大姐,性转后也许是无意识的,学了神乐的叫法。

 

(19)神乐装病篇——458-459训(第五十二卷)/ 未动画化

于是很快地就到了第三阶段末尾了,这个阶段在转折点之前没有什么太大的爆点——当时就在坑里的小伙伴想必很失望,因为在六角屋篇后,正常人都会开始期待他们会有什么大进展,但是并没有,看来作者没有加快速度的打算,从这个角度想就并不意外了,因为第二阶段就把里线敲定了,再往上就该敲打里里线了,时机还是有点早,所以本阶段在转折点之前,依然还是在重复以前的一些过程,不过在一些细节上还是可以感到,用大白话说,就是他们比以前更熟络了。

拿初期和现在比较的话,猛一看好像差不多,同样还是在互相看不顺眼,还是在动手动脚——这个我也提过,作为冲神组标志性标签,也许永远会存在,但再仔细想想,内在的很多东西都已经发生了变化,包括互相的认识和了解,包括对方在自己心目中的位置等等。

前面也数次提到过量变到质变的积累问题,它们反映着冲神关系一步步地转变,比如表线关系吧,从单纯地某次输了比赛想报复慢慢变成了玩伴的存在(虽然这就是表线的尽头了),那么里线关系呢,尽管知道他们是内心互相认可的朋友,但那到底又到什么程度呢?仅仅觉得这人不错,还是可以两肋插刀?或者更多?甚至多到触及了里线和里里线那模糊的分界?如果冲神还要往前走,那么这就是必然要回答的问题了。

所幸的是,他们确实还在往前走。

鉴于表线已经走完,我们可以不用去管它了,那么从装病篇开始,我们将会看到偏移到后两条线的重心。

顺便提一下这个阶段的间隔情况,从上阶段末尾的六角事件到本阶段开头的两年后,空窗一年两个月;从两年后篇到后面的的那些,互相都离得不远,让人有种冲神终于进入稳定发展的“错觉”,然后从恒道馆篇开始又没了声音,直到一年多后才等到了装病篇(虽然期间有性转篇),看来在重大转折前后,都要付出冰河期的代价啊。

要解读装病篇,这回得先倒过来,解答这样一个问题:其他人知不知道神乐在装病乃至装死?

从表面上看是不知道,因为大家都是当神乐真死了的来干活说话的,就算态度过于草率,疑点甚多,可银魂就是相互坑害的风格,似乎也没什么不对。老实说,我第一次看的时候也是抱着这样的想法,直到最后火化,众人争相欺负神乐,万事屋想骗钱的阴谋被曝光,才看出来其实大家都知道,万事屋甚至是故意知情不报。

其实,对比下漫画后来有重要角色真的死亡时大家的反应,就知道神乐这个真的是搞笑了。如果神乐真出事,就算银魂再没节操,也不可能是这样的描写法,任何恶搞都还是有个度的。外加澄夜还欲问“死掉的”神乐要什么样的葬礼,万事屋最后看到神乐说话反而吓得捂她嘴这种细节,都说明大家心知肚明。

那知道了为什么不点破呢?

银时和新八是将计就计,想通过收丧葬费来谋取私利,钱到手之前神乐必然得继续“死着”;其他人虽然察觉到不对,但苦于没有机会去找破绽(外加也许并不是很确定情况),直到冲田提供了一个大好机会,不需要自己去戳破,就能让神乐主动“复活”,从而达到让骗局自动败露的目的,何乐不为。冲田是生气的因素更多,想让神乐吃点苦头,吸取教训,澄夜和他类似,但没有那么严重。冲田的这个心理在其余人身上我相信多多少少也是有的,虽然没有直接或间接的证据表现出来,但毕竟,神乐对大家而言都是重要的朋友。

不管怎样,虽说万事屋最后的救场特别帅(当然由他们出面也是最合适的),在场的其他人都不会让神乐真的出事的,包括冲田。以上这些在之后的解析里再详细说吧,信息量太大,靠几小段前言太难概括了。

那么回到开头吧。在一个炎热的夏天,神乐因银时新八要抢她伞下位置而不满,正好又有些热伤风,就顺势玩起了装病的游戏,好让对方愧疚,以检验自己的重要性,很典型的小孩子的心理。结果一不小心玩脱了,不是“病”了,而是被误会为“死”了。她其实并不想搞得那么夸张,可依然拉不下面子去承认,只好硬撑着,偏偏那两人还“配合”得相当好,弄得像她真死了一样,于是更不好说破,真是骑虎难下。

银时新八的骗钱计划恐怕在一开始就有了,神乐演她的,他们利用她的表演来演他们的,只不过他们知道神乐在演,神乐却不知道,于是注定了要被欺负……

接着出场的还有阿妙、定春、登势、凯瑟琳、月咏和小猿。万事屋一群“反应”最激烈,银时捶墙,其余人哭得伤心,登势两人其次,月咏小猿就比较淡定了,这也符合她们平时和神乐的疏近关系。

银时说神乐的临终遗言是把骨灰装在糖果罐里撒停车场,也就是不需要破什么费,那奠仪费自然就全归他了──他的骗钱计划在此刻其实已经暴露了。其他人一致反对,因为她们也已然看破了银时的如意算盘,只是苦于没证据无法反驳(所以最后神乐一“复活”,万事屋就立刻被绑了)。

神乐也是够单纯的,满心苦恼着自己骗人的问题,完全没察觉在耍人方面,那群人早就跑到她前面去了。

就在一堆人为了葬礼和奠仪费吵吵嚷嚷的时候,最后一拨人出现了。

有人制止了他们讨论葬礼,但暂时看不出是谁,只辨别得出貌似是真选组制服(漫画能如此地设置悬念让你非常有动力翻到下一页,动画直接就……露馅了)。

果然,在下一个镜头中,真选组出现了,一起来的还有澄夜。

澄夜的反应最明显,真选组三人则比较淡定,只有近藤脸露一丝忧伤,这也很符合他们表面关系的定位(当然和性别也有关)──公主是闺蜜,其他人和神乐至少在名义上没有什么关系,但近藤是个很有同情心的直白人,不似另外两人善于隐藏自己的真实想法。


他们进一步的行为也继续验证着这一点。澄夜哭着扑了上去,近藤继续忧伤脸,继续流露出不忍。有个小地方腾讯没翻出来,原文是“对不起,阿妙小姐”,惯例的口头上占点便宜。后面一句我觉得也有些歧义,原文勝手なマネを…就是不知轻重地随便做了什么事,无特指对象,也许是指他们突然造访,也许指把公主带来这件事(毕竟这才是大事啊)。土方继续淡定,说是来当保镖,不是来给钱的,也就意味着不掺和神乐的事情,再次说明他们和神乐名义上的关系很淡。

综合这些台词,真选组和公主怎么接到的通知,以什么状态来的病房,依然不甚明了,但大概能有个猜测。最大的可能是跟踪到病房外面的近藤先看到的,也可能是银时(或者新八,总之就是骗钱二人组)通知的(来的人越多,份子钱就能收得越多)。真选组认为公主有必要知道,就带着她去了,那两人直接通知澄夜自然也是可能的,可那毕竟是骗人,他们不一定有那么大的胆子。不管哪种,虽然事发突然,难免让人心存疑窦,但当时也没有别的渠道可验证,我想他们还是倾向于相信的,直到赶到门口,听到了有关葬礼和奠仪钱的争吵,才真正起了疑心,以致于让土方说出了放心吧不会给钱这种话。

前面的月咏等人恐怕也是从银时新八不正常的反应里看出蹊跷的,想想神乐是他们的什么人,出了那么大的事,还能关注收钱的问题,再想想万事屋的一贯作风,多半有诈。这些最外围的亲友就算内心有着疑惑和不安,也不致于感情失控,所以态度是先冷静旁观,把钱捂住,看看形势。

冲田在理论上自然属于最外围亲友中的一员,若有反应,也该和近藤土方大同小异,但他却直接跳了出来。

沖田「コイツはまだくたばっちゃいねーでしょ コイツはこんなもんでくたばるタマじゃねーでしょ」

现在我们可以看到,同样的腿部分镜,同样的反对晦气主题的话语,开头那个叫他们不要再说下去的人正是冲田,难怪在四人一起的镜头里,他也冲在最前面。

显然,他对别人正在说的葬礼话题非常不满,以至于让他产生了焦躁的心情,甚至有些冲动地过来插手。他的理由是当着公主的面说这些不好,从字面上来看是为了照顾公主的心情。这理由自然也是成立的,只不过有点违和,因为他并不太像这种角色──不是说他不在意公主,若她性命有危,他定会奋不顾身,但要说能细致到连这种情绪也去照顾,还为此呵斥别人的地步,不免还是让人冒出问号来。想当初他打算炮轰神乐时,还完全无视近藤的会伤及公主的警告呢。


沖田「こいつはねェ こいつは… 俺と決着つけるまで死んだりなんか…しない」

更令人觉得他是在拿公主当借口的,是他后面的一连串话。为了完整,统一放到这里说吧,请从上一段配图的最左边开始看起。

进门时,冲田跑在最前面,进门后,近藤和土方依然保持着距离,冲田则径直走到神乐床前,注视着她。后面的那段话直译一下:“这家伙还不会死,这家伙因为这种事情是不会死的。请放心吧,公主,这家伙,这家伙……在和我决一胜负前,是不会去做死掉什么的一类事的。”

请无视语言的不流畅,但必须这么直译,才能感受到其中的重复性和强调意味。一共也就三句话吧,“这家伙”作为主语被重复了四次,“不会死”作为状态被重复了三次,可以说他正在急切地反复强调“神乐没死”这个事情。

在一些人玩装死游戏玩得不亦乐乎,另一些人冷静旁观按兵不动的情况下,他这个在理论上尚还属于后种关系范畴的人,却做出了对双方而言都很意外的举动──主动站到了团体的前沿(到床前查看),不愿意把这个当玩笑来对待(反对讨论葬礼),对神乐是死是活这种悬而未决的情况无法泰然处之(忙不迭地就去揭穿并强调事实),让人不免产生这样的感觉,这件事对他而言很严重,必须要马上确认不可。

在看了一眼发现她没死后,分镜总算给了冲田一个正脸,显示出放心下来的样子。之前都没有他的正面镜头,不知是否出于刻意回避的目的,因为依照他的言行,很可能是个焦急脸,但现阶段还不太合适有这样的明显表现(于是给自己马克,和541训对比)。

而冲田的理由,一方面体现出人在不愿意相信某传闻时的应激反应(直接否认),另一方面也首次暴露出他藏在内心的和神乐的一种默契(虽然不知道是否只是他的单向结论)。三句话呈现出一个递进状态,先是纯感性的应激否认,然后理性开始介入,摆出理由,觉得她的身体很坚强,不会被病痛打倒,最后理性继续上升到精神层面,认为她在和他决一胜负之前不会死。我们早就知道他俩虽然表面较劲,但其实并无所谓谁赢,不存在非得搞出你死我活才能瞑目的目标,所以换句话说,就是她的人生还没尽兴,和小伙伴们的“孽缘”还没走完,她不会舍得离开的。冲田把自己拿出来当了例子,说明他自认为是神乐在人生路上会牵挂的一员,他也愿意去处于那个位置。

从这个意义上讲,不管他有没有意识到(多半是不自觉地),他从本该属于的亲友团外围圈,直接挤到了里面,甚至比其中的人还要不淡定。他也许同样察觉了有诈,但就是无法安心下来,直到亲自查看,发现受骗,终于松了口气。

另外从读者角度讲,看到前面一点的时候,尚不能明确神乐的情况,也多半信了作者营造出来的“大家都以为她死了”的错觉,冲田被安排成为揭开真相扭转局势的那个人,给人的印象相当深刻。为什么是他这个“冤家”而不是别人?结合冲田相对少见的焦急反应,也许作者想告诉我们在经历了前面的种种打架也好,合作也罢,尤其是六角事件篇后,冲田的一些变化——当然在走过那一遭后,有点变化也是很正常的。而像他这样感情内敛的人,恐怕小事件还刺激不出来,得通过这样的“死亡”猛料才行啊。 

这样,从公主离家出走篇的“我和那个女孩还有一笔帐没算”,到独角仙篇“下次一定要和这个女人分出胜负”,再到柳生篇“要打败那女孩的人是我”,再到这次决斗梗又现,然而“决斗”的本意却越来越淡,掺杂进了很多别的东西。

接着镜头分别给了神乐亲友团和冲田亲友团,来表现旁人的反应,大家不吵钱的问题了,注意力被拉回到冲田的身上,银时和新八看着他,一时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近藤和土方也差不多,近藤还冒出一声总悟,显得很意外,说明冲田的行为确实不像他了。

既然心中的大石落了地,那么压在下面的S属性就汹涌而出啦。澄夜其实还是想帮神乐的,她非常机智地接着冲田以及之前大家的话题,说对啊她还没死,至少要让她说出想要什么样的葬礼──尽管言语上有点欺负人,让神乐吐槽你是不是天然S(本来就是),但公主马上又要求神乐说话,让神乐意识到挚友送了她一个绝好机会。

可是另外一个S并没有那么“心软”,神乐刚发出声音,就被他粗暴地打断了。

冲田压着神乐的脖子,显然就是故意不让她说话,不想让她这样中途退场,否则也太容易了点。他已经决定要整一整她,至于要整到什么程度,达到什么目的,后面再看。

然后,冲田表示已经知道了神乐的愿望,利用了神乐装死的事实(不管他替神乐编什么答案别人都没法质疑),和公主提起的自我规划葬礼的话题,来实施他的坏主意。如果公主没说话,他的计划便很难进行下去,因为无论以他的身份还是关系,来主动计划神乐的后事都很奇怪,而通过公主的意志就很名正言顺了,所以他的主意很可能是在公主开口的那瞬间敲定的,这反应速度真够快的。

当然,公主反应速度也是够快的,马上接口说“真的吗”,她应该感觉到了冲田想干什么,虽然不清楚内容,但S之间的感应让她迅速改变了战线,和冲田搭档了,一个出主意,一个出硬件。

值得注意的是周围人的态度,澄夜原本没想欺负得那么厉害,却没有表示异议,甚至还加入了派对,后面还有银时新八透过棺材看神乐的镜头,其他人也没阻止,说明大家都默认了。被掐晕的神乐再次醒过来后,发现居然为自己准备了国葬,不用说,能有钱有权办国葬的只有澄夜一人,众人身着正装,悉数出席,再次说明大家全部都默认了冲田的计划。

不过呢,大家的心态可能各不相同。原本处于最主动位置的银时和新八现在成了被动的一方,依照他们的原计划,恐怕就是从各家收笔钱,赖掉葬礼,再偷偷叫神乐醒过来吧,然而事情突然搞大了,充满了各种不确定因素,他们却没法反对,因为一反对等于暴露自己;原本被动的其他人这下开始转向主动了,经过刚才的折腾,他们也确认神乐没事了,万事屋果然是骗子,这时不管是想报复受伤的感情也好,还是想揭穿骗局也好,既然有人带头,方向好像也差不多,那干脆就跟着他走了。

至此,在澄夜的协力下,冲田神不知鬼不觉地扭转并开始领导起整个局面,神乐主场的下半场被交到了冲田手里。

神乐很快意识到,国葬并不是重点,而是日光浴棺材……

至此,冲田的计划开始才真正地显现出来。“装死”可以是个威胁,比如神乐用它来刺激别人,想让他们痛苦,但它同时也是个软肋,意味着能够对她为所欲为,她却不能反抗,除非主动要求退出,但那就意味着输了。关键点在于,“装死”是否装得够好,要是一旦被识破,只能无法挽回地从威胁变成软肋了……如果这也是一场斗争的话,那神乐的“败局”可以说几乎已定,只不过在前面也提到,到了这里,“决斗”的本意已经越来越淡,掺杂进了很多别的东西,结局也不再是简单地说明谁更厉害而已。

神乐大惊失色,这时才刚刚意识到被看穿,所以只能遗憾地说,冲田的内心翻腾了一大圈,神乐却什么都没感应到,她接受到了的信息只有最表面的那层,即冲田在利用她的尴尬处境欺负她(要是她能知道得深一点,那连装死的故事也不会有了吧……

我知道这里也有人诟病,因为阳光是夜兔的天敌,用这种方法来对付她未免太心狠手辣,如果是不喜欢这样的欺负梗那没办法,只能说你和作者的娱乐理念不一样(没有对错,只是不一样),但如果觉得冲田是真的要谋害她,那是多虑了。葬礼的安排所有人都知道,神乐的各种亲密的人都在场,都了解目前是什么情况,阳光晒久了神乐会怎么样,大家也清楚,但他们集体默认了,不管怀着什么样的心态站在这里,我相信没人会坐视神乐被晒死,所以说,他们知道并信任冲田能掌握好度的问题,不会真的去伤害神乐。

恐怕大家也都看出来了,冲田想要做的,是用S的手段来迫使神乐主动认错,这样一来骗局顺便也能被瓦解,也就是我上面说的,不管带着什么目的,都能达成,所以难怪后面他们参与得那么尽兴(万事屋两人例外,这个后面再谈)。

于是,葬礼便继续下去了,先是“遗体告别”,冲田主动要求第一个上。

他主导的局,他怎么可能等在后面上,而且本来就没打算晒她很久(这个后面可以看到),不抓紧不行,他可是有很多话要和她说的。

新八和近藤对他的主动表示了出乎意料,近藤已经是第二次了(顺便,新八那个“冲田”后面必然有“先生”的,他称呼人非常礼貌规矩,但大陆版常不爱翻)。

虽然不是特别确定,但感觉上图的话是近藤说的。不像银时或土方或多或少能看穿一点表皮,近藤似乎不怎么了解冲神的实际关系,于是不禁感叹道,原来他也会露出这种表情啊(估计冲田上去之前装成很难过的样子,外加整个人在颤抖),明明一见面就打架的。这是很典型的只看表线的理解方式,当然近藤也没必要去了解那么深,他本来也不是洞察内心型的。新八同样也没表达过对冲神关系的理解,如果这话是他的台词,也说得过去。

不管是谁,他进一步发出感慨,对这样的现象说出了自己的理解,人失去最好的朋友,或者失去恶语相向的吵架对手,并没有什么不同──这里我觉得腾讯翻得不是很对,热情汉化翻成“可能心情都是一样吧”,稍微做过一些修饰,但更容易懂(原文:たいしてかわりゃねェのかもな)。这句话原本很有嚼头,但旁边那位的脸直接破坏了气氛,于是也不好确定这里有没有“恨得深=爱得深”的暗示之意(虽说冲田在装病篇里透露了不少东西,但大多还是掩盖在恶搞的气氛下,就像是抛出了一个线索,日后能接上即是幸运,接不上也没办法)。

原本以为他伤心得发抖,其实是兴奋得震颤了,想想是啊,曾几何时他能有这样S神乐的机会?更重要的是,神乐还只能任他宰割?

甚至连这个机会都是上天的“眷顾”啊,要是神乐没决定装死,要是澄夜和神乐不认识,要是澄夜并不是一个能迅速领会他意思的天然S,后面的一切都不会有,绝对不可能有第二次这样的巧合了吧,可以说他目前整个人都沉浸在S的愉悦中。

他知道神乐都听得见,开始和她说话,还先特意强调了下他那“完美”的整人计划,别说,换成别人还不一定能设计出来(这大概也是为啥其他人都没有异议),只是苦了神乐,她从一开始就没意识到大人们都在玩什么,纵然有数次破绽,都被忽略了,还一直认为除了冲田没有人知道她活着,但至于“为什么偏偏只是冲田知道”这么有深意的问题,她却也没多想,思维直接跳到了后果阶段──完了被他发现了,果然被整了,真是个混蛋啊。

所以她那时不好受的除了身体以外,还有很大的精神压力,其实破解也很简单,自己坐起来认错就好了,全看她愿不愿意,但她似乎还没想到那么多。

人一旦兴奋了,话也会多,就像反派在最后一击前,总会把动机啊感想啊通通说出来,当然这不是因为反派傻,而是交代剧情的需要,否则读者难免要疑惑坏人干嘛要那样做(举个例说明下这类情节的存在价值,并非说冲田是反派,差得远呢……)。

其实呢,以冲田为首的这群人的真实目的,到了这里才开始慢慢浮出,装病篇的谜底基本都是到了篇末才陆续解开的。我提早写在了前面是因为分析需要,否则太头轻脚重……

于是再罗嗦一遍,目的无非就两个,报复神乐的捉弄和揭穿骗钱的诡计,恰好它们都能通过整一下神乐让她主动认错来实现,大家就抱团了。但是细究之下,这两个目的在他们心中的份额,依然有着不同之处。

冲田的这番话便是交代了他个人的心理动机。他不仅看出神乐装死,更是看破了她装死的原因──虽然这不难猜,但也需要对对方有一定的了解,然后顺着话题,说要想验证这一点,还不如真的去死一次,因为真死了才能看到人的本性,言下之意就是装死这个手段还是太嫩啊。

他继续吓唬神乐,说再过半天你就真死了,那时候才是无可挑剔的装死,还能看到自己的葬礼,多幸运啊。真是嘴巴很毒的一个人啊,但也传达出这样一个信息:死亡是很严肃很沉重的事情,不是过家家酒,演一演就能比拟的。

然后,他终于没绷住……说了一句“如果老板他们对你的感情是真的,肯定能察觉到异样吧”,确实,那群人对神乐的感情是真的,所以察觉到了异样,可是,那群人里也包括了他自己,而且他的存在感还特别强。

(6.29修改)是的,冲田看出了异样,那他为什么能看出来呢?为了严密些,我们还是要多考虑一些可能性,我能想到两种,一便是这句话说出来的原因──“对你的感情真实存在”,二是因为他洞察力很强,仅此而已,和关心无关,应该也能有第三第四种,但我一时想不出来了……

对于第二种可能,逻辑上自然也成立,也见过有人拿这点来淡化装病篇中冲田的情绪变化,但我觉得,冲田在整个装病篇的一系列行为,并不能单纯地用“眼光毒、S本性爆发而已,没别的目的”来形容,所以我认为还是第一种可能性,于是这句话等于是在坦白,我对你是有那么些特别的在意。神乐的测试在他身上同样是成功的,虽然神乐并没有打算测他就是了……

顺便,感情的原文是“愛情”,日语的“愛情”有两个意思,一个同中文的爱情,二是指广义的爱的感情,指在心里某人或某物很重要、很宝贵的心情,这里肯定是后者,但份量其实要比“感情”两字要重一些。冲田虽然用了这个词,但他有没有落入这个范畴内还不好说,但我想,至少相对其他身边的人而言,要高那么一点点。

他的本意也许只是想让神乐不爽,因为神乐就是为了验证真心而装病的,他等于在故意在刺激她,你看,他们真的不关心你哎。谁知,大概是太过沉浸在S神乐的沾沾自喜中,就这么把自己给暴露了……说出了好像很不得了的东西。

神乐的表情越来越扭曲,说明她能get到的只有冲田的坏心眼部分,对于上文提到的潜台词看来没感觉,虽然剧情需要也没法有感觉就是了。

既然已经没hold住,那接下来也收不回去了,他的话越来越带上了个人情绪,几乎像是埋怨般地说她是自作自受,要恨的话,就恨干装病这种蠢事的你自己吧(此处为直译)。

从上上张图可知,不仅是立场,甚至连内心感受,冲田都是和大家站在一个立场上的。可为什么明明关心着她,却又要欺负她呢?首先我还是想插一句,这是银魂,爱往往都是通过各种别扭的方式来表达的,众星捧月环绕小公主的情节看不到……然后回到原问题,这里也许猜想更多些,但我想,是为自己被玩弄的感情讨个公道吧。

试想一个对你很重要的人说自己要死了,等你心急火燎地赶到医院,却发现对方是在恶作剧,除了松一口气外,恐怕更多的是生气,因为这属于“开不得的、过分的”玩笑。他们的目的除了让神乐吃点苦头外,也想让她去体会一下真正的“死”,去明白那是个很严肃的事情,而神乐后来确实也是这么体验的。

只不过,正如冲田所说,死一下才能看到人的本性,他原本完全可以演一场利用“敌人”弱点抹杀之的戏,骗过所有人(包括读者),谁知一不小心“演砸了”,暴露了真实的本性。

也许猜想的成分更多,但前面提到的,两个目的在他们心中所占份额并不相同的问题,在这一段之后让人感觉更为明显,冲田的重点在于感情伤害,他是真的对神乐的乱来蛮生气的吧。和神乐比较亲近的人,比如阿妙、澄夜甚至桂,可能也是这个成份更多,其他人也许会相对少一点。比如报复伤害和揭穿骗钱,前者是9:1的话,后者就是7:3那样──只是举个例子方便理解,不是说真的就是这个比例。

神乐继续只能get到坏心眼部分,她能看到的,依然只有冲田伪装的那层表皮。这时想自救已经有些晚了,因为她动不了了,只能期待有人能看出她在装死(这单纯的倒霉孩子……)。

在下一个镜头中,出现了冲田在和澄夜咬耳朵的画面,澄夜(或者某司仪)说晒久了会对遗体造成损伤,所以进入下一步了。不出意外的话,这表明冲田是个总指挥的角色,他正在通知澄夜可以去下一步了。葬礼的告别仪式不可能有这么短,也远远还没到冲田之前所说的要把神乐晒死的时间,所以说,如果在前面还有疑惑──比如冲田是不是真的要害神乐,怎么没人站出来之类的,到这里就能放心了吧,冲田从一开始就只是想给她个教训,不会真的伤害她的,这也是为啥没人反对,因为大家都懂。

棺材于是顺着传送带去往火葬场,这下轮到其余人上了,这群人也是毫不手软,借着送她一程的理由各种欺负,脸上插花,巨石砸身,神乐除了一路狂吐槽,仍在期待着有人能发现她活着。不过终于,在石头即将要砸到她,也就是真的尝到了死亡的一丝滋味的时候,她醒悟了过来,意识到,尽管是装死,但大家都赶过来了,焦急和眼泪都是真心实意的,她其实是知道大家对她的好的,却还是这样做了,而如今真的要死了,也算是一种对自己的惩罚吧?

能想这是种“惩罚”的神乐,等于意识到了自己的行为有错,明知道大家对自己的爱,却还出于不信任去测试。没有了心理障碍的她,终于打算坦诚地坐起来认错──虽然绕了一大圈,但总算还不算太晚。

那块石头不用担心,肯定有人救场,站出来的是银时和新八,他们说还没和神乐说再见,还得把伞还给她。如果你注意到的话,这两个人全程没有参与胡闹,因为没必要,他们只想骗个钱而已,谁知形势突变,被别人占了上风,神乐这一路受罚,他们也有间接的责任(没想骗钱的话,早点把她搞醒就是了),内心过意不去,所以最后救下她,给她伞遮阳,顺便道个歉,作为愧疚的补偿。

不过,愧疚归愧疚,这两人可没有认错的打算,在说出对不起的同时,谁料神乐也同时说出了对不起,吓得两人脸色一黑,赶紧捂住她的嘴。

可惜为时已晚,哪怕银时和新八也开始装病,但葫芦里卖什么药,大家早就清楚了,于是三人被捆在了一起,真正的“葬礼”开始了──为玩弄他人感情的、不知好歹的家伙们准备的盛大的“葬礼”。


最后,听着传出来的惨叫声,冲田和澄夜一起打着神乐的伞(并不完全确定,但形状什么的确实一样),面带微笑,分别说着“太好了”——计划成功了,神乐接受了教训,骗钱的家伙也得到了惩罚,但我想这并非他们开心的真正理由,“太好了”的是,她真的没事,依旧元气满满。

所以说,尽管看起来神乐的计谋好像是失败了,但她的最初目的其实是达到了,正因为自己在他们心里有位置,他们才会有各种反应,如果仅仅是个无所谓的路人,谁又会管你呢?

冲田在此篇的特殊之处,并不在于他所流露的感情有多强,我想再强也还暂时比不过神乐身边的那圈人的,而是他的身份和行为的反差,他不算亲友团,甚至是个“对立方”,但他从头开始就没hold住,成了所有人中存在感最强的一个。说起来其他人都在场,都目睹了所发生的事,不知有没有细心一点的谁,看出了他真正的心思,也许这能成为一个伏笔,当然,也许什么都没有。

在六角屋事件篇后,冲神并没有趁热打铁,而是又回到原来的节奏,经历了那一场的合作后,两人在对方心目中的位置变成了什么样,想必大家都很好奇,总算等到装病篇,能够寻找到一些答案,可惜神乐的依然不明了,但冲田的答案颇有些让人细思极恐的感觉。

如果还记得我六角屋的分析,我曾经猜想过雾江给冲田的信上写过什么,会不会写了神乐对她说的那一番对冲田的解析。因为在六角屋事件中,冲田对神乐还是相当“好战友”状态的,到了装病篇却突然有了个小跳跃,应该是由于神乐在那一战中的表现刷了他不少好感值吧,主要体现在对他的了解和善解人意上,所以要是信上也提到了相关内容,那理由就更充足了。但不管怎样,猜想只是猜想罢了,过程的空白留给同人,在原作中我们所能知道的是,神乐在冲田心目中的地位,通过这个转折点的显现,原来已经提升了相当多了。鉴于他们来自见面并不多,还给人交恶之感的异阵营,我想这已经稍稍,仅是稍稍,触及到了里里线。


第三阶段总结:

转折点之前并没有太大亮点,重复以前的模式,但神乐有了开始主动欺负他的征兆,加强了交流的双向感。正当读者们疑惑着为何在第二阶段如此闪亮的转折点后,就没了动作,装病篇就来了。装病篇比较晦涩难懂,潜台词太多,糖吃起来并不容易,但是只要吃到了,就会被它暴露出的东西吓一跳。冲田这样一个感情内敛的人,总算在死亡猛料的刺激下(说起来六角屋也是和死有关啊),表达出了神乐在他心中,还是占着至少能牵动他紧张神经的地位的,先不说那是什么感情,但至少比玩伴要上了那么几个台阶。

六角屋事件篇中神乐看穿冲田,装病篇中冲田又看穿神乐,虽然前者更偏向于客观评价,后者只是感性波动,尚不足以构成一人对另一人完整的看法,但至少,这个过程还是在进行中。


【注1】英文冲神分析: http://okikagu-wiki.tumblr.com/post/108103502487/okikagu-manifesto-essay

【注2】倾城篇甜甜圈事件: http://divided.lofter.com/post/3ca077_55e7bde

【注2】银魂动画改编规律:http://divided2.lofter.com/post/1cd35186_6b99e2f


TBC. 

 

 

 

 

 

 

 

 

评论(9)
热度(271)

© Inbo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