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box

冲神相关的分析/整理/同人,选择倾向为完稿/严肃类,其余杂物扔子博。微博:Shio_o

【分析】银魂中的冲神从开始到现在(part 4)

总目录如下:

一、赏花篇 - 炼狱关篇(点我

二、银时失忆篇 - 六角事件篇(第一部分点我)(第二部分点我) 

三、两年后篇 - 神乐装病篇(点我) 

四、死神篇 - 再见真选组篇528训(在本帖)

五、再见真选组篇533训 - 至今(点我

××××××××××××××××


如果您想认真看的话,请从part 1开始看,很多思路都是连贯的,因为银魂的剧情本身就有连贯性,谢谢~


(20)死神篇——465、468、469训(第五十二卷)/ 动画第280集

故事很长,冲神交集和主线无关,于是不复述了。

万事屋先被卷入池田家的事件,潜入到装尸体的船上,后来才发现竟然和幕府政治有关。

惊吓之余,新八和神乐开始吐槽,埋怨银时害他们淌这么深的混水,会陷自己于不利。神乐的槽被另一个不速之客以很不得了的方式接口了。

以上是原文。

然后放个热情汉化吧,可能是大家最熟悉的版本。

神乐抱怨这下要嫁不出去了,冲田接话说那他就收下了,甚至还“描绘”了一番收下后的承诺,有住有吃,生活安宁,同时仰着头很无害地望着对方,简直让人感觉就差手中一支花了……

直到最后,才显出这是一句要把她关进监狱的俏皮话——转折是必然要有的,否则这台词就太爆炸了。神乐和新八一点异样都没察觉,只顾着受惊吓──这也是意料之内的,否则什么样的反应才比较合适呢?毕竟这只是剧情里的一个插曲,要的就是好像有点什么却抓不到什么的效果。

这段对话从字面上来看,确实是句玩笑,算不得什么直接证据,但是以“求婚”为内容,打着这么明显的擦边球,着实不能怪别人多想。而且,它和剧情没什么关系,甚至直接去掉都不会影响流畅性,所以也怪不得别人怀疑设计这一段的居心。

在装病篇中,冲田暴露了一些至少在日常中看不到的东西,暴露出神乐在他心目中的地位,至少比普通玩伴和职场搭档要高一些。如果顺着六角屋事件篇看过来的话,装病篇就像是从里线逐渐转向里里线的一个过渡,而死神篇伪求婚梗从位置上看,正是过渡后的一个结果。

当然正如之前所说,这句话至少披着玩笑外衣,所以不能证明冲田真的想娶神乐(也许直到完结你也找不到),也不能说明他肯定有什么心思,但考虑到此梗并不是什么突如其来的东西,在它身后有着一条明显一步步发展过来的关系线,所以“披着玩笑外衣透露真心”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

相对地,像早期神乐的那句“那家伙肯定喜欢我”,我就更倾向于将其归类于纯玩笑,因为那时几乎没有铺垫,要说它是来真的,总觉得基础还太薄弱,说服力不够。就像男人对第一次见面的女人说我喜欢你,女人多半不会当真,反而觉得是骚扰,但在经历过很多事,互相了解了品格后,再说这句话,那真心度就完全不一样了(只是个例子来说明交往积累对台词的影响,并无任何对应或暗示)。

所以伪求婚除了本身夺人眼球,更微妙的地方在于,当关系线发展到了允许这种等级的梗出现的时候,它偏巧出现了(动画把死神篇拉到了装病篇前面,虽然总体看没什么,但对CP线而言,发展顺序又再次被打乱了)。

不过呢,到底是百分百玩笑还是披着玩笑的真心,除了作者没人知道,因此也没啥好深挖的,最后娱乐下,来看看各大正版/民间汉化组的翻译吧!

粗暴直译的话,这个对话是这样。

神乐:就不会有人来牵我作为新娘的手了(带有变化的意思,就是以前会有,但经过这件事后就变得不会有了)。

冲田:如果这样的话,那何不让我来拿?

没错,其实意思就是“我嫁不出去了”“那就嫁我好了”,但说得多么含蓄,谁让日语本身就是一种非常含蓄的语言呢,能绕弯就不直说。

上面贴出的热情版是民间汉化组作品,那么正版的又是如何?先是大陆正版。

第一句差不多,但第二句为何会变得这么猴急啊?!感叹号又是哪里来的!感觉人格都变了啊!

如果你以为这就是终极直白版的话,那就错了,还有台湾版(同为正版,图源来自微博id“蛋黄酱吐槽星人”)。

正版们你们是怎么了?!原版的欲说还休一点都没了好吗!潜台词全部被摆上台面了啊喂!

当然大家的意思都是对的,只不过你看,翻译不同给人的感觉是非常不一样的,所以对于一些关键信息点,虽说生肉最高,但看看各种翻译版也是很有趣的。

英文目前没记错的话,应该都是民间版了,也有几个,下面是其中一个,也是个不得了的直白派啊。

经过了这样那样的事后,原来该事件的本质是一桥派对付茂茂派,一桥派要把万事屋和夜右卫门赶尽杀绝,命令手下射击,忽然枪手门被装尸体的桶砸得东倒西歪。

冲田显然是趁机来帮忙的,好让自己这边的人快点脱身。

一个桶正巧被踢倒了神乐头上,你说是巧合吗?我反正不太信……让对方get不到的救人梗都第三次了,真不想吐槽……(新八都是叫“冲田先生”的,又漏翻了后面两个字……)。

冲田说出了他的真实目的,帮大家逃生(虽然不说也知道),愤怒的神乐来报复了(注意她头上的包,看来她也不觉得是巧合)。新八已经在水里,扶着一个桶喊银时,他的水性早在和长谷川一起抓海怪的那个故事里就证明了非常好,而银时官方设定不会游泳,所以这个桶就是新八为银时准备的,好贴心。

冲田被神乐踢下去后,直接砸在一个桶上,从分镜的连续性看,极有可能正是新八扶着的这个,然后呢,秒沉了……于是有两个衍生问题,第一个,他为啥会秒沉?砸晕了或者压根不会游泳,个人感觉后者可能性更大;第二个,谁把他捞起来的?新八或神乐,个人感觉前者可能性更大,因为新八就在旁边。衍生问题没有标准答案,仅供娱乐。

银时最后由朝右卫门带下去的,如果你好奇的话。

于是呢,万事屋后来被抓到牢里去了,本以为只是做做笔录走流程,谁知冲田把他们三个叫出来上了警车,直接押赴刑场,理由是这事太棘手,真正的犯人没法处理,总得有人顶罪。


神乐听到后,反应剧烈,直接坐上脖子咬头,这没啥好说的,只不过动作特别萌罢了,可以算他们打架姿势里排名很靠前的萌体位了吧。

冲田则很淡定,顺手地就把她给揪下来了,全程对话都没打断,这两人一来一往的小动作现在熟练得很了啊。


(21)灵魂互换篇——471、475训(第五十三卷)/ 未动画化

灵魂互换篇是个搞笑篇,不过很难得的是它竟然紧接着死神篇。连着两篇发中到大糖,好像从来没有过。

银时和土方由于一起意外换了灵魂,只好暂时代替对方生活,结果万事屋被土方训导成了遵规守纪风格,真选组则变成了自由散漫的混混组织。

暗中追查真相的两个领导出来讨论对策,发现自家被对方搞成了那个样子,吵了起来,然而互换了风格后,手下倒是变得意外地忠诚给力,立刻为了保护老大而剑拔弩张起来。


让我先偷偷吐槽个神乐的“万事屋一番队”……

新八作势要打架,于是冲田站到了“银时”身后直接威胁,神乐也如法回敬,这两人自然就对上了。冲田表示,要和神乐比比她的“牙突荻野式”和他的“渣渣龙闪”哪个更厉害。

招数都是恶搞的没啥意外,但冲田说到神乐招式时,恶搞的方法是加上了一个“荻野式”。这是LAC的汉化,很贴心地写了注释,不知道这是什么的可以看一下小字。没错,又是一次性骚扰,而且依然是排卵期相关,之前在柳生篇提过这个话题,这里就不多解释了,只是这次神乐干脆没听懂,更挫败啊(后面有一句“只是惹他生气吧”,怕万一有误会,原文并没有指代谁,整句差不多就是“这么做不会让谁满意,只会让人生气”的意思)。

之后银时土方知道了互换的原因,但问题是他们各有一半灵魂进入到了一只死猫体内,得把那一半收回来才能复原。得到了人类灵魂的猫变成了怪物,也引起了各方的注意,总之,万事屋真选组从内斗变成了合力追猫(可惜惨败),之间冲神没有互动,但是有一些同框我觉得还蛮有意思的,显示出了两人均是冲锋型的特点,于是放一下。


后来还发生了一连串的其他角色的灵魂互换,略过不提了。在追击猫怪的途中,冲神两人突然又再度同时跳起攻击。

乍一看没什么两样,但下一个分镜的台词立刻暴露了好像哪里不对劲。

冲神合作已是常理内的事,但是这么高调地相互注视相互鼓励着前进从来没有过,冲田举着牌子也是疑点,但最为OOC的是神乐称冲田为“总君”,冲田的牌子上写着“神乐酱”(对,上图没翻译出来,虽然不翻也没关系)。

插一段称呼的问题,知道的可以略过。日语最常见的称呼后缀就是“さん(san)”和“ちゃん(chan)”,san是男女通用的敬称,本身没什么含义,加上去表示尊敬和礼貌,日本又是很注重这点的民族,所以使用非常广泛,中文通常翻译成“先生”和“小姐/女士”,虽然其实依然有微妙的差别,无所谓语法和规范的地方也常被音译成“桑”。“chan”是可用于女孩、小孩或无所谓尊敬的小、平辈的称呼后缀,表示亲密和喜爱,中文习惯译成“小XX”,非规范的那就是音译的“酱”了。

神乐周围的人叫她神乐酱的情况还是蛮多的,因为她还是个小女孩,被这样喊很正常,但对于从来没喊过她名字的冲田而言,“神乐”两字已是几乎不可能,更何况后面还有个亲昵后缀……

“君”常用于男性,平辈或以下(女的也有,相对少),也是关系比较熟的称呼,像银时叫冲田和土方分别就是冲田君和土方君──然而这用的是姓,如果直接用名字,而且是单独提取了一个音,外加是女对男,那么这至少是个很亲昵的称呼了,甚至可以怀疑女方对男方有那么点好感。

所以,这两个称呼一出,直接表明他们的关系非同一般,若有不知情的人觉得是男女朋友也不为过。

可能吗?别说这个时间点了,作品完结时也几乎不可能见到──不是说他们的关系不可能达到某个程度,而是若能干出这么坦率肉麻的事(接下来还有更甚的),那肯定得先发生些什么改变人格的事,才能让人信服啊。

于是不用怀疑,冲神的灵魂肯定也和谁换了。

沖田「神楽ちゃんじゃない バ神楽ちゃんだ」

果然,桂和伊丽莎白跳出来,直接踢倒了冲田和神乐,一个说“总君是谁啊”,原文有阿鲁存在,直接暴露了这是神乐,她和伊丽莎白互换了。伊丽神乐头爆青筋,双眼充血,显得非常愤怒,从台词看,总君这个称呼便是刺激源了。她自然知道总君指谁,但由于是个过分亲昵的叫法,不能忍受由她的身体说出来,所以对于这个强加上去的亲密关系,她非常敏感且表示了强烈反对。

那不消说,存在于桂的体内即是冲田的灵魂了,桂悟同样用动作表达了反对,但嘴里说出来的东西并没有神乐那么激烈,而是一句玩弄小聪明的调侃。

这句话也得看原文才能看出文字游戏,神乐的读法是Kagura,冲田在前面加了一个ba,变成ba-Kagura,前两个音节baka正好是笨蛋的意思,于是变成了蠢乐(如果还记得两年后篇,笨帝也是这么个玩法)。这整个句式和桂的口头禅“不是假发,是桂”一模一样,也就是说冲田已经顺势玩起了cosplay,心态可谓轻松,对于神乐反感的东西,他似乎并不介意。

另外有一点,冲田说出来的不管是神乐,还是蠢乐,都还带着那个“酱”的后缀,不加完全不影响文字游戏。也许他只是原文复制罢了,但结合后面的一些细节,却有了另一种种微妙感,先放一放,后面再说。

神小太郎去扶冲田莎白,对刚才的抗议置若罔闻,继续喊着总君,继续直接表达着关心和心疼,身体做出了从来没有过的、除打架以外的主动性大幅度接触。别说收敛了,简直变本加厉啊。神乐继续愤怒,愤怒点依然在于自己和冲田所显示出的亲密度。

赶来的银时问,神乐里面是假发吗?神小太郎用灵魂本体的口头禅回答,不是假发,是队长(队长是桂对神乐的独家称呼),接着表示大家要接受现实,对脱离恐怖分子身份甚至有点暗喜,总而言之已接受新身体,相当淡定。冲田莎白不会说话,只能举个牌子说自己是总君,同样淡定接受,那个眼睛嘛,自然是搞笑用了……后面还有冲神身体勾肩搭背的镜头,配这么个眼睛也许也有降低视觉爆炸度的作用。

神乐的激动完全刹不了车,对于桂的一系列自说自话行为想必很不满,继续强烈反对,成为画风最不一样的一个。桂悟叫她闭嘴,顺口给她起了个外号叫呕吐莎白──虽然换了个身体,名字也变了,口头上却还是不愿好好叫──不过实际上他却显示出了另一种心态,请继续往下看。神乐不甘示弱地回敬他为渣桂(桂是Kazura,神乐说成kasura,kasu就是渣渣的意思,比如豆渣油渣的那种渣)。

既然冲田一开始就cos起了桂,这里自然还在继续。不仅再度模仿起桂的标志性口头禅,连动作也一模一样(可以和上面的神小太郎比较下)。

他说,不是渣桂,是总君。根据桂的习惯,渣桂是接着神乐的称呼,是他要否定的部分,而后面的总君则是他自认为的身份。他可以自称桂,自称冲田,自称S星王子等等任何东西,却选择了神小太郎说的总君,也就是从神乐这个身体里说出来的总君,再想想之前提到的总君所代表的亲密度,他对这个昵称不仅不反感,甚至还认可了,和神乐的反应形成了强烈对比。

看到伊丽神乐和桂悟斗嘴,神小太郎和冲田莎白马上做了一个示范,并表示桂和伊莉莎白是很和谐的组合,不是你们那样的……我想哪怕是再大胆的粉丝,也不会认为这个勾肩搭背的动作能出现在目前的冲神本尊身上吧。神乐所受的刺激更上一层楼,上升到连江户都能毁了。

桂伊组合为何要这样刺激她,有两个可能性,一是他们其实是无心的,只是习惯性地表现出他们日常相处的模式,虽然借用着别人的身体,但也无妨,就用新身份继续老习惯吧,尽管这样看起来心眼太大,但桂伊还真的能够心眼这么大;二就是故意逗两个小孩玩了,非要追究起来能用可能性一当借口,抓不到把柄,如果真是这样,那他恐怕是察觉到了冲神间有可以这么玩的潜质,桂作为一个聪明人,不会傻到随便利用毫无关系的男女,既不道德也不一定有效果。

于是,可能性二等于间接地说明了冲神间确实存在着一些东西,桂也许在日常尤其在装病篇中感知到了什么,当然,前提是可能性二成立的话……可惜,空知玩暧昧一向精明,所以很难论证到底是哪个,CP党去吃二,反对的选择一,皆大欢喜,互不干扰,发糖水准真是高啊。

不过不管是哪一种,冲神借这个机会又打了一个巨大的擦边球,趁机描绘出了用本体没法出演的互动,依旧是不争的事实。而且,就算不管桂伊的动机,冲神两人的反应依然流露出了一些内心的秘密。


面对暴怒的神乐,冲田还是很淡定地在cos桂。经历过前面那么多,神乐并不会真的讨厌冲田,但在日常模式下,她还是会继续维持“讨厌”的状态(银魂中正剧向的讨厌和日常向的差距很大,前者是敌人,后者只是欢喜冤家),这就是我大概在第二阶段提到的,既然“对手”已成为冲神标志,表线模式一时半会儿不可能退出,也许会相伴到终结。她的暴躁,说明她不认为自己和冲田的关系有那么近,作为女孩子,被强行跨越心理安全距离,有反应很正常,外加柳生篇合体技的时候,冲田的裤裆恐怕也给她留下了阴影,所以更加排斥。如果硬要说她是因为害羞而傲娇,尽管没法反驳,因为哪边都没确实证据,但我感觉未免太超前了,前面的男友篇已经明确表示了神乐还不懂爱情,所以她的反应尚还不能和啥啥萌动之类的挂钩。

反观冲田,尽管男人大概比较无所谓,但如果说他们的“讨厌”是双向的,那至少也该表示些反对,可面对同样的场景,他却一点厌恶的意思都没有。神乐的发泄,被他说成了气势,利用了桂的身份来接口,倒也接得很顺(这边同样可以理解成一没有隐藏含义,二给自己找个台阶),神乐继续吼,这才发现冲田在cos桂,并觉得很难理解。

然后两个“桂”对上了,真桂对假桂的态度和cos都很欣赏(我想吐槽一句别的,你们两个是仇敌啊,有的玩就玩上了吗),赞扬他“这才是桂啊”,冲田利用机会又来了一句“不是桂,是总君”,第二次自诩总君,看来不仅仅是认可,甚至还有点喜欢。前面写到过,这个背景下的总君,是从神乐嘴里(尽管内在不是)说出来的一个爱称,被冲田这样认可和强调,加上对越界的肢体接触场景也是超淡定地围观,看来他对变相的冲神福利似乎还挺满意的,不仅全部笑纳还乐在其中。回头来看,前面那个“神乐蠢乐都加了酱”的问题,他故意留着酱的可能性还真有。

如果没有前面的一系列铺垫,如果这发生在前一两百训,那么可以说他只是肚量大罢了,甚至是出于男人有便宜就占占的心理,就像我在死神篇提到的,神乐早期的那句“那家伙肯定喜欢我”多半是个纯玩笑,伪求婚要是也出现得那么早,大概也是同样性质。

但事实是,走到这一步的时候,线已经铺得不说完美吧,至少是顺畅的。从开头到六角屋事件篇为止,除了柳生篇的那句“要打败这女孩的人是我”涉及到了一点点里里线外,其他严格说来都是在铺设互斗的表线和友谊的里线,用来完成他们特有的交往模式,并让他们加强了解、培养感情(感情为泛指),直到六角屋篇完成。

接下来的二年后、滑雪、性转篇等像是一个缓冲,依然是表线和里线的内容,没啥深意,随便看看,然后进行到了装病篇,我一直觉得它像一个里线和里里线的过渡,所以后面的死神篇和灵魂互换篇尽管有破天荒的擦边球,甚至让人觉得空知是不是疯了,但因为有这个过渡存在,哪怕知道狡猾的作者不会给你定论(狡猾非贬义),也实在忍不住去怀疑,这不是百分百玩笑,也不是百分百无理由发糖,而是表明冲田的内心真的产生了某些变化。

神乐的“死亡”就像一个导火索,一个催化剂,刺激了一些东西浮出水面,既然出来了,那也回不去了,于是就那么地表现出来了,这个“后遗症”在再见真选组篇其实依然能看到,冲田的一些举动以前其实都有过类似的,但他的反应却和以前不一样了,所以说,银魂的一些细节真不是脚踩西瓜皮,这也是为什么我一直很龟毛动画顺序的改变。死神被先挑去动画化,装病和灵魂互换不知道会是什么情况,但不管怎样,催化剂被抽走了,这一段线路等于被打乱,套用一位吧友的话,没了装病篇铺垫,后面的两块糖就更倾向为纯玩笑了──没错,那种微妙感就会少很多……当然这也没办法就是了。


(22)时间静止篇——485训(第五十四卷)/ 动画267集

时间静止篇本身就是个大脑洞,除了万事屋以外,时间都被停止了,在寻找解决办法的过程中,遇到了静止不动的真选组,土方手里正握着他们需要的电池。神乐怎么也掰不开他的手,银时说这样不行,然后示范了“正确”的方法——猛揍他的脸。

神乐趁机用膝盖去顶一旁冲田的脸,通过新八的吐槽,知道这两人是借机发泄,银时还勉强能说和正事有关,神乐则完全是趁人之危了。

冲神间互相坑害不稀奇,但这里却是个有着“第一次”意义的地方。

滑雪篇里我提到过,在以往的争斗中,都是冲田主动欺负神乐,神乐再反击,直到滑雪篇,她经历了一个“反应过度——主动精神挑逗——主动物理伤害”的过程,虽然那个时候大家状态都不正常,但比起以前,神乐主动欺负的趋势在增加。

于是到了时间静止,演变成了货真价实的主动欺负,在没有受刺激、且精神状态正常的情况下,这还是第一次。神乐似乎开始从冲神互动的被动状态中走出来了。

虽然现在说这个很马后炮,但是按常理而言,在装病、死神、灵魂互换三连发后,冲田的戏很可能要缓一缓了──三连发其实都是关于他的,而且挑得这么大胆,很让人意外,也想不出还有什么擦边球能超越伪求婚而不落下把柄,至少短时间内很难再突破。所以如果要继续发掘,神乐的安全空间还很大,让人不免觉得,这会不会是一个征兆呢?可神乐有不懂爱情设定,真的会撬她吗?

当然,区区搞笑的一格暂时说明不了什么,需要进一步观望下去。

 

(23)再见真选组篇——527-528训(第五十九卷)/ 未动画化

从时间静止篇开始,再次经历了说长不算长,但也有10个月左右的冰河期,按照以往的规律,三连发后有个缓和实属正常。

不过这10个月里可谓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以下主线剧情剧透开始,没看过的慎入。

将军暗杀篇启动,多方人马汇集到一起,导致冲田和神威打了一架(所谓多年同人梗变现实),那一架打得虽然表面架势不算太大,但内在的惊心动魄一点儿不输大场面战斗。最终借助运气,冲田勉强在耗尽最后一口气前和他战成了平手,基本符合地球人和夜兔的差异,表现也称得上可圈可点。

神威后来和神乐也打了一架,没结束就被冒出来的天导众搅和了,这一搅和,同样终结了所有的大混战。

在双神战中,有一个神乐打神威包着纱布的手的细节,因为她知道他有包住伤口不让妈妈看到的习惯,断定那儿必然有伤,果然一打就打出血来,挽救了她的劣势。然而这个伤,恰好是冲威战中冲田用机智的手段给他留下的。

两者纯粹是巧合,不管神威对谁,大家都专注于打架,没有提第三人。不过,既然多年同人歪歪变现实,还是引发了一大波人脑补“夫妻”如何“合作”打“大舅子/哥哥”,也引发了另一波人对此的反感,毕竟如前所述,这只是巧合,谈不上什么同心,颇有强行挖糖之感。为啥要提这个呢?因为它还真是伏笔……

暗杀篇的结局是,茂茂下台,喜喜上位,成为天导众傀儡。隐退到京都的茂茂遭人暗杀,目前来看,不管有多少人至今不愿相信,是真死了。

再见真选组篇紧接开始,剧情上没有断层,没有喘息,直接讲将军死后的后续变化。茂茂派的真选组自然不可能留,于是近藤被带走,准备砍头,组织解散,由见回组接替。

真选组成员只能各寻生路去,土方加入了小钱形,当了捕快,冲田流浪,然而生计是小事,精神压力才是压垮人的东西。土方噩梦连连,在真选组大门前流泪,后又遭遇喜喜,恶意地要他去当近藤行刑现场的警卫,敢哭就杀了他们,接着喜喜还随意动手杀掉陪酒女,忍受不了的土方一拳揍过去,被同样在场的银时挡了。如果真揍的话,喜喜求之不得,正好能有个理由彻底铲除他,他正是利用土方目前非常压抑不稳定的情绪,想挑他犯错,幸好,有朋友在场。

后来银时帮助他捡回信心,和他一起重新推开真选组大门,看到所有队员一起在雨中向他敬礼。名号不在没关系,真选组依然是那样一个组织,一点没变,众人重振旗鼓,打算去营救局长。

为啥要说土方呢?因为真选组这一段的变化,得总体一起看才最有味,只看CP真的很埋没。整个527和528训,正是讲述了他们从滑到悬崖边缘几乎崩溃,到再度站起重整士气的过程,有了“抑”的对比,后来的“扬”给人的感觉也就特别燃,就像一下子出了一口恶气那般爽快。

然而,这从泥沼中走出来的这一小步,也是最艰难的一步,靠自己的力量恐怕不够,幸得有朋友出手相助。这中间的感动与美好与CP无关,不论是接下土方一拳的银时,还是接下来要说的“巧遇”冲田的神乐,这份友情完全不需要CP加成就能发光──不管将来他们成为恋人,还是只是朋友,甚至变成陌路,依然能让人感叹一句,遇到你们真好。

不过既然是说冲神,还是回到他俩身上吧。尽管528训严格来说还是友情向,但也得益于这份友情,让CP歪歪起来也更有滋味。

同样,得有“抑”的对比,才能感受到“扬”的力量,所以我们先来看看527里的冲田是个什么状态。

他在街上无处可归的时候,来了一帮攘夷志士模样的人,认出他是真选组的冲田总悟,要他跟他们走。

冲田的表情相当阴郁──这是理由当然的,尽管说着真选组没有了,但他和换上捕快服装的土方不同,依然顽固地穿着制服;和土方重新找了份工作也不同,他没有着落,到处流浪,整个人仿佛就刻意地硬生生地“停滞”在了“真选组还在”这个已经不存在了的时间点上。

说个难听的比喻,就像家人离开了,却坚持不去动ta的遗物,甚至吃饭时还帮ta摆上碗筷那样——理智上明白发生了什么,但感情上没有接受。我想真选组对他而言,早就不仅仅是个为了近藤老大而干活的组织,同时也代表了他的归宿和理想,现在家和梦都死了,亲人危在旦夕,他们都在承受痛苦,自己却不能分担,有这样的应激反应可以理解,但这种状态好吗?当然不好。

人在遭受重大挫折又没法接受事实的时候,心理防线是最脆弱的,很容易剑走偏锋,这就是为啥失意的人常会做出些冲动的事情,然后在恢复过来后又后悔……如果是能弥补的小事也就算了,但冲田除了态度比平时更为恶劣外,还做出了拔刀的动作,表示他没有组织,已经不是警察了。

不是警察还能是很多别的身份,但他直接就自认为是个杀人魔。不知道是不是怕大家看不明白,空知让冲田把他的心理状态直接全部说出来了──忘掉义务和职务,只有恶趣味全开,也就是没有任何道义束缚,只剩下了恶的存在。这里可以注意一下他那混沌的眼神。

那一刻,他为了心里痛快,打算抛弃一直以来坚守的原则和骄傲,放任自己滑向另一方,而这,是那把妖刀曾经都奈何不了的事情,所以如果真的那么滑过去了的话,实在是很悲哀啊。新八曾吐槽说冲田若是当年走上歧途,就是个杀人狂,是除了样貌英俊无一优点的垃圾渣滓混帐,现在想来真是个伏笔。

所以,在恶意满满的状态下大开杀戒,没了警察身份会不会被追责先不管,靠这样的方式发泄肯定对身心无益,要是开了头收不回去那就更麻烦了,想想有多少人就因为做了一次坏事就变了本性,从此踏上不归路。

尽管形式不同,冲田所处的崩溃边缘,和土方破罐破摔挥出那一拳时的危险是一样。

当然,空知肯定不会让主要角色堕落的,从上图左下便能看出一双狗爪,踏倒了两人。谁会出现不言而喻。

神乐来插一脚的理由是,那群人挡着她散步了,不过大晚上地出来遛狗真的只是巧合吗?怎么看都不像,虽然是也好不是也罢,并不是重点。她的出现等于是先浇了一盆水——把马上要爆发的火苗灭了再说。


效果果然有,至少原本将要倾泻而出的负面情绪暂时被收住了,局势暂时稳定下来。神乐是来制止冲田的无疑,但有一个很有爱的细节,她没有站到他的对立面,而是站在了他的身边,因为看完整段就知道(其实不用看就猜得出),她的真正目的是来给予支持,是他那一边的人。就像银时出手阻止土方,同样也是为了帮忙,而不是反对。

一口气被打断的冲田自然不太爽,问她到底来干嘛。和上面提到过的眼神相比,他此刻依然处于混沌之中,说明黑气只是被意外中止,人并没有完全恢复过来,后面要是没什么跟进措施,或者措施不到位,恐怕还是会复发。所以神乐主要的工作以及最大的成就,便是在接下来的劝解上。

神乐接着他的话,说你是巡警吧,那整治下交通吧,狗狗没法散步了。她没有直接明说你怎么这样,你应该那样──想必真这么说效果并不会好,而是说着很普通很日常的对话,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同样是讨论冲田要驱除眼前这群人这件事,杀人魔大开杀戒从她嘴里讲出来,变成了巡警管理交通──继开头的猛一盆水后,现在是慢慢浇水,好让气氛缓和下去。

于是轮到冲田顺着她的话回答,这里没警察,难道你不知道真选组已经……面对神乐,他的态度还是蛮好的,至少愿意谈起这个敏感话题,这点也是非常必要的,换成一个他抗拒的人直接就没戏了,而他信任神乐的基础正是之前那么多训累积下来的,尤其是六角屋事件篇功不可没。所以神乐出现在这里,不管有没有卖CP的成分,她依然是最合适的人选之一。

从冲田的话中可以感觉到,他认为神乐应该知道真选组的变故,所以诧异为何她要明知故提警察的事。神乐当然是知道的,她这么说当然也是有目的的。

你看,冲田并没有说真选组怎么了,神乐却很顺溜地说出了“如果已经解散了”,说明她不仅知道,而且提起警察话题的目的正在于反问他──那为什么你还不把制服脱掉呢?

她点出了真选组已解散和冲田不换制服的矛盾,等于是点出了他不愿接受现实的现状。我们读者拥有上帝视角要看明白很容易,说不定有些读者还没注意到冲田的制服问题,神乐作为一个半局外人,能看出问题可以说相当心细了。这是帮助冲田走出迷宫的第一步,即发现自己原来并没有接受已经摔倒的现实,反而为它所困,赖在地上不肯起来,那就更不要说重新爬起来了。听到这善解人意的话,冲田的表情也由此恢复了正常。

但仅仅点穿有用吗?并没有,让他如何站起来的第二步才是关键。土方和冲田走不出来的错觉在于,他们接连遇到了三个重大挫折,将军死了(要记得那句名言,武士保护不了应该保护东西,就是死)、老大有难、组织散了,那么组织所象征的一切引以为傲的东西也一定跟着全没了,所以人的精神支柱就垮了。当局者迷,有这样的感受很正常,责任感越大的,就越明显。

作为旁观者清的神乐,她很清楚这一点,她所看到的远比不换制服要来得多。整体看一下神乐的开导过程的话,她的核心思想在于,没错,真选组没了,但只是外壳没了,你们所立下过的功绩全部都在,所珍视的荣耀也全部都在,名字背后的精神并没有跟着消失,所以你们依然是那个“真选组”,所以请继续做你们自己。这些完全对应冲田的迷惘。

点出现状只是第一步,除了让冲田看清自己的状态,也为她后面的关键部分做铺垫──是啊,发生了很多悲剧,但那又如何呢?你们不必为此过于难过,为什么不必难过呢?她直接就说了下去。没有过渡,也没有等冲田回答为何还穿着制服,因为这本来就不是提问,就是她单方疏导,可见她是看得很清,很有把握才来说的。

神乐开始说他救了公主的事情,目的显而易见,就是要证明他依然能够保护好需要保护的东西,叫他不要忘记虽然有失败,但也有成功,再说这场成功本来就是他功勋簿上可圈可点的一笔,可以骄傲也值得骄傲。

她用的词是“听说”,那么肯定是从澄夜那里听来的,也就意味着神乐已经知晓冲田和她哥哥的故事,但冲田还不一定不知道神威和神乐的关系(虽然能从外表很容易猜),于是神乐线(夜兔和万事屋相关)和冲田线(真选组相关)突然产生了部分交集,很有潜力可挖,但这个伏笔能不能回收是个很大的疑问,暂时不用多想。

然而冲田没有领情,说将军没保住,一切都没意义,公主也会因此恨我吧,令我非常想吐槽的是,到了这个地步,他又再度自称为杀人魔(原文是人斬り,直译是杀手、刽子手),在开头他还黑着的时候也就算了,但居然接在神乐说他保护了别人的话后面,简直就是灰心到一定境界了,难怪神乐一串省略号……(强行吐槽:神乐的内心一定是崩溃的

这里又让人不禁想起六角屋事件篇,发生了数次冲田自贬(指看轻自己的价值),神乐拉高的情节,看来没根治啊。当然在目前这个背景下,他犯一犯悲观病,也情有可原。

尽管有点小挫折,但省略号归省略号,神乐很快又接上。她顺水推舟地说公主确实有怨言。

不过怨的是冲田害她吃不了内脏了(冲威战前夕,她目睹冲田的血腥杀人过程,产生了阴影),没办法,就按你的口味招待你吧。当冲田想用将军之死掩盖掉功绩时,神乐没有回避,甚至字面上都没去反驳,而是巧妙地顺着冲田负面的意思,轻轻一拨,就把话题再度转回到澄夜她很感谢你这个正面上去了。其中的温柔和智慧,让人惊喜。

话题总算绕回来后,神乐继续说她打算说的重点。真选组是没了,但你救了她一命的事实不会改变。至此,她的核心思想出来了一半──真选组没了,但没的只是名号,一件外衣罢了,你做过的事情不会消失,这和名字在不在没有关系。

直到这里,都很有六角屋事件的既视感,是的,都是神乐作为旁观者来读懂冲田,并对症下药,然而那次她做到的程度,差不多就到此为止了。不知道是因为本次事态更为严重(六角屋事件里的冲田至少精神状态满值),还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的认识和交流在不知不觉中进一步加深,使得她投入了更多的感情(泛指意味),总之这回神乐探得更里面了一点。

说完保护公主后,紧接着她把自己说进去了,不再是旁观者,而是当时者──是你,不仅救了澄夜的命,还保护了两个女孩,这些都是存在的事实。配上双神战的背景,神乐所谓的第二个女孩自然是她本人。

前面提到过,有些人在冲威战/双神战时就炸了,说冲神跨时空联手,自然也引起另一些人的反感,还有更多的是当时没敢公开讲(毕竟没证据),但暗地里疑惑过这个料会不会被用到以后的冲神梗中去。以乐观一点的预料,觉得冲威战也许会在某个不重要的地方提一下,双神战根本没当糖看,谁知竟会以这种推动主要情节的形式出现,真是万万没想到。空知说自己是细腻的神经质猩猩,我是信了。

神乐相当于是承认冲田也保护了她,保护了两个女孩这种话,实在是很难想象神乐能说出来,可见冲威一战哪怕只是转述,给她的震撼也非常大,恐怕帮冲田在神乐心目中刷了不知道多少分(刷分只是个形容,不是说他故意在表现什么)。可惜从严谨的角度讲,无法确定冲田能猜出来多少,也许能知道第二个女孩是神乐,只不过不了解细节,也许还在疑惑怎么有第二个,如果能猜出是神乐的话,相信他心里也会震撼一下。

从炼狱关到六角屋再到和自己哥哥,冲田的分值可谓直线上升,也是神乐对他的认可和信任加深的过程。528训中她能做到这一切,一来是出于她善良聪慧的本性,二来也因为对冲田的了解足够深,两者缺一不可。

最后神乐进一步投入自己的情感,说出了核心思想的后一半──不用担心,就算不穿制服,我们也知道你们是真选组。不管你们现在怎样将来怎样,我们都是认可你们的。

真选组一方面是个幕府组织,另一方面也是这群人所形成的带有强烈小集体特色的存在,换一批人,真选组还能继续叫真选组,但肯定不是我们所熟悉的这个了。他们所看重的当然是后者,但两者感情上很难割离,所以才会陷入迷惘。神乐这段话的意思,正是表明,既然头上名号和实际所为不是一回事,那就算前者没了,后者还能继续在,而且,正因为后者还在,前者其实也仍然活在大家心中。

这一点虽然读者很早就知道了,但这么直白的鼓励让神乐亲口说出来,还是很难得。那句“你……你们是真选组”,并不是在说“你们”时停顿了下。原文是“お前は お前達は”,她是先说了“你是”,再说了“你们是”,也许是两段强调,先强调冲田一个,再扩展到其他人,也许是本来想说你是,发现不妥,改成了你们是,是我个人觉得蛮可爱的一个细节。

从她说保护了两个女孩开始,就比六角屋篇更往前跨了一步,从“我看出了你是个好人”到“我体会到了你是个好人”(即从旁观者到当事者)。

到了这个点,可以说解除黑化任务已经完成,看冲田上上图中那回复清澈的表情。两人也就恢复了日常模式,但这日常模式,经过了洗礼,似乎显得比以往更亲密了些,在灵魂互换篇中对肢体相碰如此反感的神乐,主动接触了他的身体,说别再闲逛了,不管是救猩猩,还是管交通,快干活吧──既然前面已经说到你们不管干什么,都是真选组,那就不要纠结了,赶快干正事去吧。

不得不感叹神乐的这一连串话都戳得好准,冲田的纠结点在于将军之死,真选组之难和迷惘的前途,神乐就告诉他,你在这场变故中的功绩就在那里,不会因为结局不好就失色一分,真选组没有的只是名字和组织,你们的本质不会改变,所以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往前走,不管下一步是什么,都要往前走,不要在原地打转。

 寥寥几句,拨云见日。撇开CP不谈,至少神乐了解关心他是肯定的,而且比你以为的还要再深一点。

 恢复日常以后的对话,就是很典型的银魂式傲娇了。冲田先是有了一串省略号,停顿了一下,很可能在处理前面的信息量,然后开始说反话,难道你是来鼓励我的?难道我刚才很消沉?这也太此地无银三百两了,他就是很消沉,神乐就是来鼓励安慰他的,毫无疑问。我想,其实两人心里都明白这一点,无非就是其中一人嘴上不肯承认罢了。

神乐一听,又顺着他的话“反击”,我是没有鼓励你,我是来叫你脱下臭抹布的(指制服),然而言下之意,依然是叫他要往前走。

这一回神乐全程都非常坦率,倒是冲田一直别别扭扭的。他在六角屋事件篇里,面对神乐的帮助也别扭过,但最终还是说了感谢,可这次明明助力更大,结果也更重要,他反倒加倍别扭了。

听到神乐善意的调侃后,他摆了一个不爽脸,孩子气地说那一辈子都不脱制服了,才不会如你所愿。神乐的内心大概又想崩溃了,她也摆了一个一样的不爽脸,但什么都没说,只吐了一口气,我的理解是无奈和放松,知道对方get到了自己想要传达的东西,算了,爱嘴硬就嘴硬,随他去吧。

主观歪歪一下(注意是我的个人主观),这个场景除了一个别扭的小孩和一个无奈的小孩外,两人倒都有点不好意思的感觉在里面。神乐说出了要脸皮厚一厚才能说得出的话,冲田的心灵第一次被这么温柔善解人意的神乐关照,想必傲娇之墙一下子变得太高难以逾越,所以以前能说谢谢,现在只会别扭。

正常了的冲田再度注意起了那群路人。

结果还是要杀人……不过变了个颜艺脸。这里搞笑意味比较大,反正状态和之前相比,已然是天壤之别,至少不再迷惘,知道自己在干嘛。同样是杀人,他又重新回到出于职责而动刀的正常模式,而不是被消极情绪牵着鼻子走的发泄模式。

值得注意的是,冲田冲出去时,神乐也冲了出去,还说不要挡着狗狗散步,说明她不知道对方是谁,也以为他们是伺机报复的攘夷浪士。她从一开始就没有阻止冲田杀人的打算,甚至还打算去帮忙,只是不想让他在奇怪的状态下干活罢了,这点让我颇为意外。原本以为的是,她知道对方是好人所以阻止,或者纯粹不想让他杀人所以阻止,可事实居然是,她细腻到只是不想让他黑化着去杀人,作为的读者的我都感到非常惊讶。

后面这群人其实是站在他们一方的,还有一些其他真选组队员也在,找冲田是为了拉拢他一起行动,都是后话啦,在此不再详谈。

在时间静止篇的分析里写过,冲神要发展,冲田这块除非捅破窗户纸,否则余地很小了,神乐余地倒是很大。只是她爱情不开窍,CP向走起来又很难。结果是猜中了又没中——确实推进的是神乐,但绕过了开不开窍的问题,而是走了更深层次的友情线。

好吃的友情糖并不输暧昧糖,528训就是个很好的证明。好吃的一方面在于本身够味,神乐的温柔体贴和聪明,在六角屋事件里已令人印象深刻,这次更甚一筹,那次她只是作为意气风发的冲田的帮手,而这次是独立面对失意颓废的冲田,并成功挽回,这样的剧情不看CP也很温暖人心;好吃的另一方面在于余味,六角屋事件篇后,我们等到的是装病篇为首的三连发,我就不说那个份量了,六角屋很可能就是一个催化,那么,528训能催化出什么呢?心灵上走得更近的两个人,又会变得怎么样呢?

另外一个很重要的事情是,再见真选组篇是主线篇章,他俩交汇于主线,应该还是首次,看样子还会继续交汇下去。纵观冲神互动,以往大部分都是日常搞笑,偶尔有严肃剧情,也是一人为主另一人为辅,不论表达什么主题思想,只是体现在为主的那个人身上。528训看似仅是朋友拉一把而已,但看完整个再见真选组篇就会知道,真选组的演变、意义和升华,是这一长篇的最大主题,而它的起源,正是在这一夜银时和土方,冲田和神乐的故事中。他们的互动,从活跃气氛的打打闹闹,逐渐变成对友情的理解,对成长的思考,撑起了属于他们的特有主题。

最后的最后的唠叨,虽然知道他们在对方心里有一定位置,但两个箭头(非爱情意义)倒并不相同。神乐对冲田是理性为主导,即客观地地懂得他的三观和性格,但感性上如何想的不知道;冲田对神乐倒是感性为主,具体可见那个三连发,前面也有不少蛛丝马迹,可她在他心目中究竟是怎么一个人,原作也没给出交代(如果有人没看懂,理性是指,比如A知道B性格内向,宽厚善良,不爱交际等等,而感性是A看到B就心跳加速,B难过A也跟着不明所以地难过,喜欢一个人,必须两者兼有才能长久,有理性没感性就是个朋友,没理性有感性只是荷尔蒙作祟)。

截止到528训,感性理性问题的分界线就更明显了。虽然六角屋和528训中神乐的表现都很惊艳,但仔细一想,依然在理性层面打转,倒是冲田反在后续被刺激出更多的感性来(嗯,剧透了,528以后也这样),大概定位暂时就是这样了吧。有空白点并非坏事,至少给以后留下了发展的余地,当然,有发展的话。


第四阶段总结:

这个阶段的转折点我纠结了很久,选了528训有点强行的味道,不如以前的那么明显,谁让写这篇时只连载到553训,没法整体判断呢,不排除随着剧情的发展,更换转折点的可能。

在这个阶段,里线和里里线都有着惊人的发展,冲田的擦边球几乎要擦破纸,神乐也突然在他面前做出了关系比以往都要好的举动,但如我上段最后所述,他俩的感情存在理性与感性的区别,好像两根虽然指向对方,可不在一个平面上的箭头(再次,非爱情意义),无法整体看,只能单个琢磨。

但不管怎么样,既然有了大幅进步,下一阶段的发展值得期待。




评论(3)
热度(196)

© Inbox / Powered by LOFTER